滢溪

复问 DC APH

【复问】热梦

summary:在一切皆已无可挽回之后,他仍痴心想得到救赎。

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李问再细心经营下去了。秀清望着倚着柱子坐在廊下的男人,默默的下了结论。所以当她发觉李问一声不响的离开之后,只是平静地切开了一整只鸡,将其中的一半放进了冰箱,她是不惧怕死亡的,准切来说,她不认为吴复生会专门费心思搞他,那男人眼里只装得下他的阿问,从未施舍给别人分毫。

 

李问去了维尔京群岛,刚下船就撞进了热带毫无征兆的暴雨,他凭着记忆趟过岛上泥泞的土路,扒开滚落着雨水的肥厚的芭蕉叶,疲惫潮湿沾着泥的推开了那扇被白蚁蛀的稀松木门。

 

“阿问。”

 

李问的手一缩,身子便僵在那里不动了。天边又炸起一道雷,一阵雨随之以更猛烈的阵势砸到了泥土里。许久,雨中的男人缓缓扭过了头,望进身后空无一物的雨幕中,他的眼神比方才更张皇了,雨水冲刷进他的瞳孔中又顺着他的眼眶溢出去。像一只被主子丢弃了的狗,暴雨声掩盖了喉咙眼里的呜咽。

 

“阿问,阿问,睡着啦?”吴复生弯下腰拍了拍蜷缩在羊绒地毯上的李问的面颊,后者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扬起手揪住了吴复生剪裁得体的裤脚。

 

“你说哪里了,大佬?”

 

“我说——温哥华的冬天太冷了,”吴复生托住李问的腋窝,把他抱上沙发,手指拂过柔软的黑发,“我们应该去温暖的地方。你喜欢热带的海洋吗,阿问?”

 

李问咕哝了一声,侧脸压在吴复生的大腿上,稚气尚显。

 

他走过被雨水打的衰败的紫罗兰花丛,细碎的野草裹着他沾着泥的鞋和裤脚,踩着嘎吱作响的木楼梯上到二楼卧室,李问将自己摔在潮湿的长着青苔的腐旧被单上,用手堵紧耳朵。狂风暴雨的声音隔绝掉了,唯一剩下的,也愈发清晰起来。

 

“我待你如此好,你喜不喜欢我呀,阿问。”

 

男人将新鲜的番石榴汁递给李问,带着笑意坐在了旁边的柳木摇椅上,眼角弯弯的望向木棉树下的李问。

 

“喜、喜欢啊。”

 

李问下意识地回答,仍是笨拙的学不会滑舌的模样。吴复生笑了,朝李问招招手,男人垂下头乖乖的走过来,他拈起掉落在石桌上的艳红色花朵,插在了男人鬓角。

 

李问砸开了楼下的酒窖,他浑身哆嗦着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四五个还有分量的酒瓶,一股脑的抱上了二楼,他已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将那些辛辣的液体倒进咽喉的,唯一留在他印象里的,便是那些滚烫的,粘稠的液体从他的指尖掌心涌出,最后和脸上的鼻涕眼泪混在了一起。

 

AO3

 

#占tag致歉#

有好心人告诉我上交有什么欧美同人的社团或者是微信QQ群吗?

想约电影约展子开小车

如果没有的话好想搞一个这样的社团鸭,有没有想一起开车的小可爱呢?

私戳私戳


科学的本身是艺术呀

HistoricalPics:

人进入黑洞边界以后会看到什么?
- 首先,黑洞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叫作“视界”,指的是我们能从外面看到的黑洞边缘。越过这个边界再往里,由于光都没有办法出来,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知道里面发生的事。
- 黑洞的这个边界并不是一个固体表面,也没有一个牌子会提醒你说“你已经到黑洞视界了”。这时,如果你冒险往前跨了一步,走到了黑洞的视界里面,你感到的并不会是撞到岩石的痛苦,而是广阔的空间。如果这个黑洞的质量是太阳质量的50亿倍,那么距离你从黑洞边界下降到最后被撕裂的地点还有21个小时。
- 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回过头看看位于黑洞视界外面的宇宙,你会看到宇宙未来发生的事情在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疾驰而过。你手表上的每一秒钟,意味着外面世界过去了几十亿年。
- 而如果在你越过黑洞视界的同时,你的一个队友在外面看到了你,他会看到你似乎在那里静止不动,永远保持年轻,永远不会被毁灭。

【杰佣】星河未满 1、2

大哥:金纹×刺客

三哥:玫瑰爵|二哥:原皮(杰克)×原皮(奈布)

弟:白纹×弹簧手(弹簧)

 

1

 

'遇上什么麻烦了?'奈布夹着手机,将橄榄油倒进平底锅,磕了两个鸡蛋进去。

 

'没有。'干脆的否定。

 

奈布没说话,将煎蛋翻了个面,'滋滋'的声响弥漫在厨房里。

 

对面小小的'戚'了一声,'是遇到了点麻烦,但还没大到解决不了。'

 

奈布叹了口气,'你知道,刺客,还是那句话,别把你的命折进去,不值得。'

 

'我知道。'刺客顿了顿,‘那就得看他们不给我个金盆洗手的机会了。’

 

'奈布叹了口气,关上煤气灶,从锅里捞出意面,浇上酱,每盘里铲进了一个煎蛋。

 

'弹簧他怎样?'

 

'我准备把他送去寄宿初中。'

 

'哈?'电话那头明显的呛了一声,'你终于受够了当老妈子了?'

 

'哪有。'奈布放下手机,扬声叫弹簧来吃饭。‘只是觉得这样对弹簧来说更好。’

 

'你觉得可以就送去吧,那里可能会更安全。'刺客沉默了片刻,'不聊了,你们赶紧吃饭。'

 

'你吃过了?'奈布问。

 

'嗯嗯。'

 

'吃的什么?'

 

'呃……三明治。'

 

'别编了,你也得好好吃饭,不能……'

 

'行行,挂了。'不等奈布说完,刺客便掐断了电话。

 

'大哥?'弹簧抬头问。

 

'嗯。'奈布拉开椅子,坐在了弹簧对面。

 

'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奈布顿了顿,'等他处理完那边的麻烦就回。'

 

'对了,今天晚上局子里有事,我走之后记得锁好门。'奈布说。

 

'别人敲门也不要开。'弹簧接上。

 

'如果有人想强行闯进来……'

 

'先开枪再问他是谁。'弹簧抬眼,'你都重复过几千遍了。'

 

奈布笑了笑,将盘子放进厨房的水池里,'走了啊。'

 

弹簧送他到了门口,挥了挥手,在他身后反锁上了大门。

 

2


'嗨,我来你这里喝一杯。'刺客扬声道。

 

金纹有些无奈的的叹了声气,将手枪放到了旁边桌上,伸手打开了吊灯的开关。

 

'每次来你家都要颇费一些力气。'刺客晃了晃酒杯,佯装不满的埋怨道。

 

'这里的安保系统确实不是来陪你玩家家酒的。'金纹将西装外套搭到了椅背上,松了松领带,接过来刺客递来的酒。'下次来走正门。'

 

刺客哼了一声,'那多没意思。'然后顿了顿,打开电脑,'几处安保漏洞给你标出来。'末了,他撕下了一张写字台上的便签纸:'把钱打到这个新账户上。'他向金纹样了杨手中的便签。

 

金纹沉默了片刻。'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他问。

 

刺客摩挲着便签纸的边缘,避开了金纹灼人的目光。一时间诺大的书房只剩下了挂钟指针行走的'咔嗒'声。

 

最终刺客的嗤笑声打破了长久的沉默,他抬眼看向金纹。'做我们这一行的,麻烦还算少吗?'

 

金纹垂下了眼。

 

刺客仰头喝尽了方杯中的酒,将杯子搁在了圆桌上,'走了啊。'

 

'所以你来这一趟是干什么的?'金纹斜向前了一步,拦住了刺客的去路。

 

'只是想喝酒了,想到你的酒柜,就来了。'刺客拉上了兜帽,侧身绕过了金纹,拉开了落地窗子,金纹转身,夜风吹起了他的额发,他微微眯起眼睛,望着那抹暗红色的身影从窗边一跃而下。

 

刺客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金纹想,而且他无法保证能在其中全身而退。他走到窗边,望着下面幽暗的庭院,波澜不惊的夜幕掩盖起了刺客的踪迹,他合上窗户。与其说刺客隐匿于黑暗,倒不如说是黑暗私心遮隐了了那个和它拥有相同气息的男人。

 

这次突兀的拜访到像是一个告别。任何有意贫开的心思都绕不过这个令他不快的结论。金纹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目光停留在了园丁今早新插在花瓶中的两束玫瑰上,比起以往,他更中意这两支已略显疲态的花朵,也许是刺客意外的来访为它们增添了一份值得回忆的色彩,那暗红勾银的身影,竟与它们是如此的相配。

 


【超蝙】是多么爱他

Summary:庆幸和遗憾沉淀在心脏中,随着血液泵至四肢百骸。

 

布鲁斯希望有一位类似与上帝那样的位高权重者去庇护着人类,这念头从那个漆黑的小巷子里产生,反射在母亲溅着血的白珍珠上,浮现于每次被疼痛折磨得借酒入眠的凌晨,尽管他千方百计的扼杀这念头,但每次正视自己之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如此希望着。

 

但超人出现在大众视野之时布鲁斯却丝毫没有美梦成真之感。想终归是幻想,当这位位高权重者出现于现实之际,蝙蝠侠首先感到的,是直觉上的危险,绝对优势、专制独裁、引发外太空对地球入侵的祸端……他有一万种理由将收集起的莹绿色小石头打制成各式各样的武器封存在漆黑的蝙蝠洞中,同时他也有一万种方法将超人隔绝在哥谭之外,隔绝在蝙蝠侠之外。

 

到后来布鲁斯发现超人并不是那种所谓的位高权重者,一个来自堪萨斯的大男孩,带着土气的黑框眼镜的平凡记者。他有自己的脾气秉性、困惑迷茫,他甚至比自己活的还要像一个人类。当疑虑和戒备逐渐淡去,超人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特质,曾在布鲁斯孤立无援时,即使他本人极力否认,给予过他莫大的安慰。

 

超人偶尔会在深夜到访蝙蝠洞,风尘仆仆,带着大自然或者是硝烟的味道,走过蝙蝠侠的工作台,熟稔的掀开餐盘盖子,拈起阿福准备的小甜饼放入口中,然后端起蝙蝠侠旁边空了的咖啡杯,上楼重新续满。

 

“不加糖和奶。”布鲁斯曾几次要求到,但到后来也不再对那杯牛奶和少量咖啡因混合的热饮有所抱怨,也许是习惯了,但布鲁斯更愿意把它归因于是自己不愿意浪费口舌。

 

布鲁斯对自己已经活过了父亲的年纪而心满意足,对自己能儿女满堂、遗年安享没有丝毫渴望,但他认为克拉克应该有自己的人生,他是地球的明日之子,但他也是人,他值得有自己的人生。他这么对阿福说,不解老人眼中的怜惜与隐痛。

 

然后他西装革履的出席了克拉克的婚礼,拿着早已倒背如流的稿子站在雪白的台子上致伴郎贺词,他夸奖了克拉克的正直勇敢,对新娘的美貌做了玩笑又不失风度的赞扬。玛莎在台下笑的欣慰安详,在她身后天空一碧万顷。

 

布鲁斯在那天喝的很高,酒精将意识从大脑皮层中逐渐剥离时的晕眩感,舒适的让他有了一种上瘾的冲动。然后那天晚上他独自回到了韦恩大宅,站在韦恩塔顶俯视着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哥谭,属于他的城市,一如既往的满足感填充了他的心脏。

 

有一种感情在他的心底蠢蠢欲动,但布鲁斯给予了它恰到好处的遮挡,以至于到现在他本人也不甚明了,不愿深究。

 

一星期后的那个夜晚,布鲁斯习惯性地拿起放在手边的咖啡杯,放至唇边时忽觉杯中已空而无人再续,他握着冰凉的陶瓷手柄,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是多么的爱他。

【自省】

填坑是件体力活,第一铲子土尤其的重要,其实很多故事我已经在脑海里构想出很多种结局了,但是实在是很难静下心来形成文字。

最近十分不务正业,浑浑噩噩,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要倒时差,但最重要的,不愿意正视的,是我自己的性格。得过且过是我的人生信条,目前为止像我这种重度拖延症患者能活到今天也是拜托了众多死线和周围人带来的巨大压力。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画画,唱歌,作文,逻辑推理,甚至长得赏心悦目也算是一种。但我常常会想,我自己到底擅长写什么呢?青少年时期在家长的引导下我也算是涉猎广泛,但我真正擅长什么呢?我真正热爱什么呢?到目前为止,给我带来最大满足感的,给我最多为人处世时的自信的,是我的成绩。这恰恰也是给我带来最大焦虑的,最终负担的东西。我擅长学习吗?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我只是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拿来看书罢了。但我其实上不是一个勤勉、热爱学习的人,这就是我常常感到煎熬的原因,一旦脱离了周围人的影响,我便会无比的懈怠,但内心又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声音折磨着我说我是多么的不思进取,别人又活的那么优秀。

我喜欢写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这些脑洞让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健全的,拥有感知力的人。把他们写的有血有肉的同时,自己也变得充实起来。

我心惊胆战的走在应试教育的钢丝上,唯恐哪天一叶障目落下万丈深渊。浅浅的一摔自是十分熟悉,怕就怕是叠的粉骨碎身。但毕竟没有彻底的绝望,像王尔德所说,在泥潭中仰望星空,美好幻想的破碎让他在备受煎熬的现实中写下了哀而不伤的故事。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多一种绝望的经历从某些方面上将也不算是坏事。

永远都有办法自我蒙蔽,自我欺骗。

我就是我,我也只能是我。

【杰佣】将心比心 19-22

19

 

“嗨,艾米丽,玩的开心吗?”奈布用肩膀夹着手机,将盒子放进衣柜。

 

“天哪,太棒了,在加勒比海边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灿烂的阳光。”

 

奈布不自觉的笑了,海涛绵长的声响一波一波的从电话那头传来,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他和艾米丽扒在旅行社窗边偷偷看到的那些明信片,金黄的沙滩,蓝的透明的海,生长旺盛的棕榈树与椰树林,以及那烤透到骨子里的阳光。

 

“你那边怎样?”

 

“嗯嗯,还像往常那样。”奈布舔了舔嘴唇,“圣诞节前,买点东西。”

 

“发生了什么事吗?”过了一会儿,艾米丽低声问。

 

“想什么呢。”奈布的指甲抠着木制衣柜的裂纹,“没事。”

 

“好吧。”艾米丽小小的叹了一口气,“无论怎样,哥,我永远都在你这边。”

 

20

 

“你知道艾米丽是奈布·萨贝达的妹妹。”杰克转着银制的台式打火机,抿了抿嘴。

 

“我知道。”玛尔塔拿着手机,起身瞥了一眼坐在花园里面对着大海的艾米丽,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这就是,杰克。”

 

“你知道,玛尔塔,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杰克拨开了火机盖子,滑动螺丝,明黄的火苗蹿升在黑暗中,他用肩膀夹起手机,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支带滤嘴的香烟,点燃,夹在指尖。

 

“你绷的太紧了杰克,”玛尔塔叹了一口气,望向落地窗外的月光,“畏首畏尾,患得患失,弄巧成拙。”

 

电话那头的杰克突兀的笑了,“说得轻巧,玛尔塔,你选择脱离家族之后,你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对待我的,怎么……”他突然顿住了,毫无征兆的沉默砍断了爆发的顶峰,烟灰落在了他熨的整齐的衬衫上。

 

“准备娶海伦娜·亚当斯?”玛尔塔撇开话题,问道。

 

“不。”杰克干脆的否定。

 

“海伦娜是个好姑娘,”玛尔塔顿了顿,“她值得你的一个解释。而且,她喜欢的人,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美智子小姐。”

 

“她们家族的首席杀手。”杰克笑了一下,“我知道。”

 

“还有,那把枪的来源好像有点眉目了,但具体情况请你去问瑟维吧,”玛尔塔看到艾米丽转身走来的身影,“听着,杰克,我不奢望自己能明哲保身,但我要你保证这件事情艾米丽绝对不会被牵扯进来。”

 

“我尽力,”杰克垂下眼,“没有人知道我们将会面对什么。”

 

玛尔塔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祝你好运。”她道。

 

“你也一样。”

 

21

 

从昨天晚上开始,女人便没有再回过家。走的孑孓一身,连手机都留在了沙发上,奈布给她打电话,看着屏幕亮起灭掉,听着很久之前女人录的语音信箱,直到她的手机电量完全耗尽,失去了最后一点声音。第二天奈布打印了寻人启事,累在客厅的茶几上足足有七厘米高,他拿着传单去酒馆、赌场、大麻交易的黑人街区,后来他即使躺在床上,耳边还是会想起风吹动纸页的声音。

 

语音信箱里躺着整整齐齐的属于杰克的未接来电,但他不想理会,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呢?奈布·萨贝达想。

 

第三天他去了最近的警察局,报了警,填了失踪人口的调查单,写外貌特征时奈布微微愣了一下,她的眼睛究竟是什么颜色的,在阳光底下应该是浅棕,但太久了,奈布认为她一直生活在阴影里。但他清楚地记得女人左侧乳房上那枚五分硬币大小的鲜红印记,在哺乳期就烙在他脑海里的,关于母亲最直接的联想。

 

22

 

雨水顺着发梢流进外套领口,衬衣领子湿漉漉的贴着脖颈,滴水的铁楼梯被踩的吱吱作响,楼梯尽头黑色的身影让奈布收住了脚。

 

“谁?”他攥紧了楼梯扶手。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长久的沉默后男人的嗓音带着一丝不难听出的偏执的喑哑,他从靠墙的姿势慢慢直起腰,朝奈布迈了一步。

 

奈布梗在那没有挪动分毫,他没有开口,垂着眼也不去看走到他面前的男人,手指捏着揣在怀里薄薄的一叠打印纸。

 

风尖利的吹过破旧建筑外的铁楼梯,将雨水吹进他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奈布眨了眨眼睛,水珠顺着他的睫毛从鼻翼边滚下。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操着相同的语调,杰克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近乎咄咄逼人的质问。

 

奈布松开了抓着栏杆的手,慢吞吞地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了钥匙。

 

‘我要把这该死的门打开。’这是他拧成一团的脑海里唯一一个清晰、并且可以充分执行的念头。他现在又湿又冷,胃袋一阵一阵的抽搐着让他想吐,‘出门前不应该穿这双浅口鞋的。’他想,袜子完全湿透了,每走一步仿佛都能听到鞋里往外挤压的水声,‘也许我也不应该让女人一个人在家呆着,最起码出门前我应该把大门反锁上。’他又想着,拿着钥匙对准锁孔。大门上悬挂的暗黄的白炽灯风烛残年的闪烁着,最后的光亮也随着一声凄厉的风声熄灭在了大雨之中。‘没事,反正平时熟悉的摸黑都能开。’他疲惫的扬了扬嘴角。

 

钥匙捅到了锁孔边缘,金属摩擦的刺耳声响让青年顿了顿,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攥紧了钥匙又试了一次,依然没有对上。

 

奈布攥紧钥匙的拳头被杰克握住了,“你怎么了?”他问。

 

“我……”青年微微仰起脸,左手抓上了男人的手腕。打印纸掉在了地上,被风吹散,被雨水打湿。

 

“我们不合适。”青年低声道,像是自言自语,“我们不合适。”他对着杰克的脸,一词一词的吐出。

 

“为什么?”杰克的手扣在了奈布肩膀上,“你告诉我为什么。”

 

“那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奈布垂下眼,“她和……我觉得……”他皱了皱眉头,眼皮抖了抖,“我认为……我们没有将来。”

 

杰克松开手,后退了一步。青年收回了视线,将兜帽下湿淋淋的鬓发捋到了耳后。

 

“你认为我们离得开对方。”杰克的声音冷的可怕。

 

奈布低着头默不作声,大衣下的身体细微的哆嗦着。

 

‘也许我就要失去杰克了。’奈布想,这个念头疯狂的盘旋在他昏昏沉沉的大脑之中,冲撞的他的耳膜嗡嗡作响,‘就像我丢了母亲一样。’

 

“我……”奈布咬着嘴唇,将额头抵在了冰凉的铁门上。

 

手中钥匙“咔嗒”一声扭开了大门。

 

“我想是的。”他几乎是从齿缝之间挤出了这个避开了所有思考的回答,并且在有所犹豫之前,他几乎是仓皇的关上了房门,最后留在印象里的,是杰克那抹几欲灼穿他的视线。

 

“我想我不能。”

 

奈布蹲下身子,将脸埋进膝盖之间,喉咙和鼻腔哽的难受,后悔和决绝拉锯着他逐渐衰弱的神经,

 

“我想我不能。”


有趣的人,让生活变得有趣。

HistoricalPics:

“日本的新农村建设 —— 疯狂的稻田艺术作品”
- 每年,大约有25万名游客通过观光列车观看在本州北部的青森县的水稻艺术节作品。
- 这些作品是春季由数百名志愿者按照规划好的区域,种植颜色不一的水稻而成,等到收割水稻的时候,作品也就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