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all耀】国境线(第二章)

(*/ω\*)warning:CP混乱。

“nini就在这里了,恕在下告辞。”本田菊向金发青年欠欠身。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绕过米黄色微旧的屏风,看见坐在床边的黑发身影。秋日的阳光从半推开的窗子里透入,为整间屋子蒙上了半旧不新的橙黄色。很久,谁都没有开口,似乎二人都陷入了冗长而模糊的回忆里。阿尔弗雷德曾随他的兄长经过漫长的航行去遥远的东方探寻传说中铺满金子的国度,那时的王耀高高地坐在龙椅上,厚重的黑袍上绣着繁复的金色龙纹,他抬眼,灼灼的目光像金灿灿的金子。不,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否定,并不是那种呆笨的金色,这双眼睛更渺茫,更深邃,像中天的太阳在奔腾了数千年的江河上投下的粼粼波光。之后一别就是五十年,莱克星顿的枪声,独立宣言的起草,约克镇战役的胜利,凡尔赛和约的签订,南北战争的手足相残,美宪法的分权制衡。。。他已不再是兄长羽翼庇护下的小鬼,北美洲的阳光让其金发更加闪耀,中部大平原的广袤沃土给予了他强壮的体魄,新鲜良性的制度让饱含氧气的血在血管中奔流,他的瞳孔带着天空和海洋的颜色,笑容里永远闪烁着自信和阳光。

 

相比之下王耀被拉下了昔日的王座,苟且的活着,每况愈下。阿尔弗雷德再见到他是在万国游览会上,亚瑟怀中拥着一个一袭红装的美人,他顺从的将头依在亚瑟挎着金色徽章的胸前,裸露的锁骨,脖颈,双肩和后背上清楚地印着欢爱的红痕。他眯着眼睛,笑着看着阿尔向他行吻手礼。

 

“我以前见过你。”他笑道,声音憨甜不带矫揉造作,每个音节说的都很轻,似乎想努力地咬准。

 

如今他们又相见了。王耀坐直身子,看向阿尔弗雷德。午后的阳光模糊了他的轮廊,但似乎王耀本该如此晦涩而难懂,他那双金色的眼睛此时已经黯淡下去了,透不出什么希望的光亮。宽松的白色棉袍松松垮垮的吊在他瘦削的肩头,从窗户进来的风吹动了他宽大的袖。

 

“王耀。”阿尔弗雷德将这个东方名字放在舌尖反复回味,他握住了东方男人温凉的手,将有些迟疑的那人揽进了自己怀中。他觉得自己如果再不牢牢抓紧的话。这古老而神秘的东方男子将会被这时代的锯齿绞的遍体鳞伤,甚至消散而永不相见。“但这已不重要了,”阿尔将他抱起,望着臂弯里熟悉的眉眼,“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他,而且有信心让怀中血色全无的男人再次鲜活起来。”他这样想。

——-————————————————————————

私心占个朝耀的tag。

非常想要小心心和你们的评论。(*/ω\*)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