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all耀】国境线(第五章)

warning:cp混乱。

王耀睡得很沉,像子宫中的胎儿一般背对着阿尔弗雷德,他在做梦。他梦见各种各样的井:有夏日里长着青苔的,绿幽幽的井水像亚瑟祖母绿的眼睛;有戈壁上弃置已久的井,风沙掩去了其中也曾注满水的事实;有黑石井壁上覆盖着皑皑白雪的井,阵阵白烟从井口上升起。王耀从井口往下看,平静的水面显露出自己的面影,他将卵石丢进水中,水面便皱起波纹拼绘出其他人的模样,罗马、路德维希、亚瑟、弗兰西斯、本田、伊万,模样是如此真实,他们笑着朝王耀伸出手,眼睛里波光流转。王耀转身欲走,他们也从水面上浮现出来,冰凉的手扣住他的手腕和脚踝,湿漉漉的,颜色各异的头发扫过他的脸颊,锁骨,侧腹。他们调笑着,用各异的语言呼唤着王耀的名字,呼唤他来到自己的身边。他们的手指描绘着东方男人的眉骨,眼窝,嘴唇从他的额角开始一直吻到指尖。王耀拼尽全力的挣扎,但连指尖也无法移动分毫。

 

回忆开始大片大片的在脑海里展开,大漠尽头的风沙里栗色头发满脸胡茬的男人热情的笑着向他张开双臂,夏季融化的冰原上紫色眼睛的男孩仰着头将盛满太阳味道的花朵放在他的手心,他想起坐在壁炉边看着粗眉毛的少年刺绣,想起皎洁月色下他和留着齐耳短发的青年煮茶论道。王耀喜欢沉浸在这些明媚的,充满希望的记忆之中。但他即使在梦中也深刻明白着自己最终总会被各式各样的疼痛拉回现实,然后再麻木的疼痛中陷入黑暗。

 

轮船在大海中行驶,王耀在波浪拍击船舷的声音中张着眼睛,直到眼中的泪水干涸。他静静的听着阿尔沉稳的呼吸声,下了床,提着鞋子光脚走在地毯上。打开门的声音很微小,王耀摒着气,向卧室的方向瞥了一眼,侧着身从门缝中走到门外,轻轻掩上门。

 

王耀走到甲板上,双手抓住栏杆,深深吸了口气,带着海腥味的新鲜空气充满肺部。“自由。”他的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自由。”王耀尝试着咧开嘴角,背后的刀伤开始愈合,双腿也能独立行走了,血夜从心脏中泵出,带着迷人的生命力。他真切的感到自己的国家正在变好,希望再次让他的双眸熠熠闪光,他望着漆黑夜空中闪耀的星,爆发出二十年来真正意义上的笑,对自己的祖国,自己的子民燃起了前所未有的灼热的信心。

 

“只有你们才是我的希望,才能将我变得更好。”王耀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那片自己深爱着的国土。

——————————————————————————————

非常想要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