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all耀】国境线(第六章)

warning:CP混乱

前文请点下面tag:黑塔利亚国境线

“王先生病了,他咳嗽的很厉害。”小女佣偷偷给阿尔打电话,“他还坚决不看医生。”王耀一定病得很厉害,阿尔想,这姑娘听上去吓坏了。

 

“你好好看着他,”最终,阿尔将笔仍回桌上,妥协似的说,“如果王耀想要出去走走,让他去便是,无论多远。”挂断电话前,阿尔又补充道,“让他开心点,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

 

阿尔搁下电话,叹了口气。他很清楚王耀是怎么病倒的,像他经历的痛不欲生的四年内战。阿尔弗雷德知道他的上司希望国民|党能全盘接收中|国,但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他们还会锲而不舍执行计划二,计划三,包括全面封锁和彻底分裂。前者意味着自己将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到王耀,后者则意味着王耀的死亡。“天哪,hero决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阿尔叹息道,但他知道自己也无能无力。

 

阿尔弗雷德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和体内那股彻底囚|禁王耀、占|有王耀、向王耀无节制的索取的欲|望抗衡。他为王耀另寻了住处,那栋临海的小房子有湿润的海风吹拂,美好的阳光和四季常开的花朵。他顶着上司的质疑和咆哮帮王耀搬到这儿,其实王耀的东西少的可怜,几件单薄的白绸褂子,两套阿尔为他定的西装,一双皮鞋,然后便是一套中式茶具,两罐上好的碧螺春,一碟雪花膏和一张王耀的家庭合照,阿尔瞧见过一次,中间是笑得一脸灿烂的东方男人,旁边鬓角别着牡丹花的少女挽着他的手臂,两边站着两位比王耀略高的青年,一位有着和亚瑟一般粗的眉毛,一位带着细框眼镜,斯文的笑。王耀把这张照片放在照片夹里小心的藏着,但他很少拿出来看,阿尔能明白他每次眺望远方时眼底的迷茫和失落。

 

阿尔再搬迁之前特意又跑去了几次,他绞尽脑汁的将房子布置得尽善尽美,因为他知道,王耀再也不可能向他提出什么要求了。他叫人在卧室旁边辟了一间书房,虽然王耀读得懂英文,但书架上仍摆着许多中文书和书法画集,他甚至还添了一把古琴和几本古典乐谱。王耀显然对他的安排很满意,只让阿尔觉得自己费的心思很值得,王耀并不再一味的将自己封闭起来,他开始对这个世界有了五感,他能感受到的可能更多地是不安,迷惘,屈辱,绝望,黑暗,但他摇摇欲坠的躯体却在深渊下面渴望着光明,他试图攀爬这万仞高的绝壁,近乎自残般的逼迫自己完成这希望渺茫的挑战。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时候,王耀把他手中的花插进花瓶里,眨着眼睛犹豫着道谢。阿尔弗雷德笑出声,王耀一定是不了解美国的风俗,这是客人登门拜访时给主人的小礼物,他解释道,当然,我还有一份送给你的吻。他笑着去亲王耀的嘴角,王耀用手挡回去,他却趁机将王耀拦腰抱起,怀里的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去找支撑物,结果男人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阿尔的脑袋,双腿缠住了他的腰,阿尔大笑着,一手搂紧王耀的腰,一手托住了王耀的双腿,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王耀垂下眼睛,双手搭在阿尔的肩上,吻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