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all耀】国境线(第七章)

王耀直说过一次想回去看看,阿尔弗雷德面色复杂的看着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王耀最终还是为这句话付出了代价,阿尔弗雷德虽然在明面上未曾对他的要求有什么不满,但这个要求却像尖刺般深深扎进阿尔心底。

“王耀想离开,王耀要逃离。”这个念头像咒语般刻入他的心脏,每每夜深人静,阿尔独自返回住处时,这个声音变更加清晰有力,他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王耀搬出去住,未能剪去欲飞鸟儿的双翼,未能狠下心来采取和他哥哥一般的手段将这漂亮的东方男人最后一丝逃离的念头碾除干净。他在镜子前面摘下眼镜,那双蓝色眼睛里闪现的暴虐的欲望一览无余。

王耀发现自己身边的警卫开始增多,他能活动的区域逐渐缩小,像蚕吞噬桑叶。接着,他身边的邻居开始一家一家的搬离,夜晚的灯光逐渐熄灭,啤酒派对上狂欢的人群和震耳欲聋的音乐消失,他偶然听到Mary小声抱怨,说仿佛身在一座空城。最后是王耀可以预料到的,粗暴的性/爱,捆绑,疼痛,束缚,疼痛……

其实就像王耀开口要那只金色的地球仪的时候,他便隐隐约约感受到未来将沿着一条诡异又扭曲的路线发展开来,但他又能将自己的双腿拉离这条道路。二百多年的时间即使是傻子也能从中悟出点什么。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和王耀的开始无论有多美好,最终都会以两败俱伤告终。现在的王耀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温顺且肥美,每个人都渴望能从他身上分杯羹,他们曾联合起来,但每个人尝到甜头之后就想要更多,他们自然是极不满足于共享的。于是暗地里的较劲就摆在了明面上,王耀自然是怀着复仇般的快感看待着一些由他而起的纠缠,斗争。他不在乎夜晚是被几个男人品尝还是被一个男人独享,这对他来说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彼时清王朝正迅速走向衰颓,而愚昧的统治者仍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认知中无法自拔,王耀曾婉言提醒过几位朝中重臣,说自己的身体在逐渐衰弱,或许他们可以尝试和外界多一些联系,让自己这把老骨头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王耀也曾翻阅皇家藏书,向传教士探寻西方文明,他也曾痴心的想挽狂澜于既倒。但几番折腾下来他发现自己几乎什么也没有改变,唯一有变化即是越积越厚的不平等条约和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渊。

他还记得自己初见亚瑟时对方还是个傲慢的青年,祖母绿的双眸上是粗到可爱的眉毛。他在自己的住处留了近一月,他们对坐着喝茶,王耀泡龙井,他泡锡兰红茶,两种茶香交织在一起,西方的机械工厂,宫廷贵族,高帽蕾丝从印度洋流入太平洋最后混着异族的芬芳流入王耀耳中。东方男人微笑,倾听,但不发一言。每当亚瑟讲话题引到他自己身上时,他便微笑着拒绝:“不急,小鬼,你认识我的时间还短着呢。我们来日方长。”当第一艘远渡重洋的轮船驶入广州港时,王耀便听到了齿轮开始换换转动的巨大声响。他垂下眼帘,所能做的,无非是顺应时代罢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