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all耀】国境线(第八章)

今夜的雨下的很大,王耀坐在厅堂的扶手椅上,望着对面被雨淋过的露台。他将玻璃门拉开 ,雨打湿了门前的地板,如果Mary在的话她肯定不会同意,王耀叹了口气,起身将玻璃门关上,从沙发上拉起叠的整齐的毯子,披在肩上。

王耀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他想起前些天晚上,自己半夜啰嗦着咳嗽,拉响铃让Mary把炉子生的热些。小女佣拨拨炉子里的碳火,又抱来一床厚被子盖在了男人身上。 “您暖和了一点吗?”她小心翼翼的问,王耀朝她笑笑,“谢谢。”

“您不用这么客气。”她的小脸儿红扑扑的,让王耀想起了王湾,他问,“你有家人吗?” 她摇摇头,“我是孤儿,一对老妇人收养了我,他们送我去读书,后来为了补贴家用我去了一家做女佣,然后日/本偷袭了珍珠港,我的父母都在那里丧生了。”姑娘吸了吸鼻子。 “我很抱歉。”王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的握了一下姑娘的手。

也许这是一个迟到了两年多安慰,姑娘死死攥住了王耀的手,她开始只是低声抽泣,后来悲伤仿佛压倒了她,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涌出,带着王耀熟悉的伤感。王耀坐起身子,将女孩儿抱进怀里,他轻轻拍着她的额头,就像王湾和他分别的前夜他做的那样。

Mary出去洗了洗脸,又回到房间,为王耀掖了掖被角,犹豫道:“我还是觉的应该请一位大夫看看您的病,我们还可以请琼斯先生为这里装上空调。”

“不用了,别麻烦他。”

“但您的身体可是很不妙啊,脸色苍白的吓人,整夜的咳嗽,平常我准备的饭菜您也只吃一点点,是不合口味吗?” “没有。”王耀安慰的摇摇头,“吃你做的饭已经有这么长时间了,你可听见过我的一句抱怨饭菜是咸了还是淡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最起码比家妹的厨艺高多了。”

女孩儿舒了口气,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又说:”不过琼斯先生真的很在乎您呢,他成日向我询问你的情况,我有时候忍不住揶揄'你为什么不亲自来看看呢?',你猜他怎么说的,'那人的脾气可傲得很,万一做什么又惹得他不高兴了,那可划不来喽。'真是的,王先生您的脾气是很好的呢。”女孩抿着嘴笑,王耀不自然的别过脸,咕哝道,“就是,别净听他瞎说。”

Mary只是笑,她吹熄了蜡烛,向王耀道了晚安,掩门走了出去。 直到听到她轻快的脚步声渐渐远了之后,王耀才深深叹了口气。“阿尔呀阿尔,你还只是个小鬼啊。”他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将心口涌起的暖意归功于Mary带来的那床厚被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