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all耀】国境线(第九章)

warning:cp混乱。

前文请点tag:黑塔利亚国境线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王耀的回忆,他走到门边问是谁。

 

“亚瑟柯克兰。”

 

王耀深吸了一口气,拧开了门把手。

 

亚瑟见到王耀后略带惊讶的一顿,“阿尔呢?”

 

“他不在这里。”王耀回答,“你可以先进来坐坐。”

 

亚瑟本想拒绝,但室内温暖而干燥的空气留住了他的脚步。“好。”

 

王耀点点头,将风雨关在了门外。他把毛毯递给了被雨淋湿的亚瑟,“我帮你找一件干净的衣服。”

 

王耀拎了件阿尔的衬衣和长裤下了楼,亚瑟自然的在他面前脱掉了打湿的西装和衬衫,王耀没有移开视线。

 

“你的伤愈合的差不多了。”王耀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

 

“是呀,毕竟是挺过来了,你呢?”亚瑟向上挽起略长的衣袖。

 

“好多了。”

 

亚瑟走到了王耀对面,毫不避讳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撒谎。”他撇撇嘴,“你们国家内部可是乱的很,你的身体要能好才怪。”

 

话被戳破,王耀也不恼,走到厨房烧上水,折回来问亚瑟,“你不急着找阿尔吧。”

 

亚瑟摇摇头,“我这次来事先好像没有通知到他,到美国后打电话去他的官邸,管家说他离开了,我问他在哪儿,他便给我了这个地址。”

 

“阿尔今天都没有来过。”

 

然后便是尴尬的沉默,亚瑟翻了个白眼,“这管家迟早要辞退,他究竟知不知道你和阿尔什么关系,竟然把我打发到你这儿。”

 

王耀抿了抿嘴,干巴巴的说;“我也这么觉得,大晚上笨蛋的跑到弟弟情人家里实在不是绅士的行为。”

 

亚瑟瞪圆了眼睛,片刻,二人皆笑出声。亚瑟绿色的眼睛看着王耀,看着红晕顺着笑意染上了他的双颊,像搽了胭脂。

 

“这么多年他依然这么好看。”亚瑟迷迷糊糊的想,直到他们的双唇贴在了一起。

 

王耀如梦初醒的一个激灵,拉开了二人的距离,他逃似的走向厨房去提那壶烧开的水。

 

“时间不早了,阿尔今天应该也不会来这里了,还请柯克兰先生回到。。。”王耀愣住了,往杯中倒水的手一顿,开水溅到手面上,霎时红了一片。

 

“回到那儿去呢?”脑海中的疑问被亚瑟玩笑般的问出。

 

“是呀,回到那儿去呢?”王耀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玻璃杯从手中滑落,和地板撞得粉身碎骨。

 

亚瑟从背后抱住这个惊慌失措的男子,嘴唇吻上他的后颈。“为什么你要这么天真呢,耀?你真以为阿尔为我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曾经我们是兄弟关系?”他一手搂住王耀的腰,一手伸进他的里衣,手指在他背后的刀伤处游走。

 

“我和你是一样的。”亚瑟抱紧王耀,将脸贴在他的肩胛骨上,“我们都一样。”

一段朝耀h,一段米英耀,3p只是提及。(链接吧)

在泪眼朦胧中他同阿尔接吻,尝到他舌尖有锡兰红茶的味道,仿佛百年前的下午他笑着绕开亚瑟执拗地追问。他抓紧青年的手腕。笔挺的军装,金色的徽章,礼炮的轰响,英国措不及防的雨,熊熊燃烧的壁炉,半幅未完成的刺绣,雪白的方糖,银色的茶匙,一幕幕交织着从他眼前闪过,最后定格在了他悲伤无措的绿眼睛中。悲伤。它从那双绿色眼睛中流出,像雨后的松树,半凋的绣球,大雪压垮的树屋,折断的木制路牌。像荒凉的公路,被霞光染红的戈壁,偃伏的枯草,晶莹浩渺的大浩湖,密西西比河上橘红的落日。像蓝天下孤寂转动的暗金色的转经筒,终年覆雪的昆仑,长满荒草的破败的城墙根。王耀几次张口,终究没有再说什么,陷入黑暗之前,阿尔弗雷德在他的后颈烙下一吻。

 

阿尔和亚瑟最终还是没有向他道别,在那混乱的一晚结束的时候。王耀将头贴在飞机的舷窗上,望着大陆的轮廓逐渐被白云所掩盖。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照片夹,在那张家庭合照后面又塞进了另一张照片,王耀用手指夹着他的边轻轻抽出:夜空下,倚着栏杆的男子笑得正盛。虽然又暗又模糊,但那人盛着笑意的眉眼和嘴角却清晰的印在了王耀的视网膜上。一年前太平洋的海浪,夜晚的海风,高悬的星子,自由的味道,一股脑的钻进了心底,他静静地将照片贴在心,心脏的跳动撞击着耳内的鼓膜,血夜奔流在血管中带着新生的希望。

国境线(上)完结

——————————————————————————

很感谢你们。感觉我写的甜也甜不起来,虐也虐不起来,要剧情没剧情,要场景没场景,肉也没什么滋味,但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真的是给我了很大的鼓舞。谢谢小天使们(笔芯)。

接下来在国境线(中)里可能会侧重于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联系,希望自己能找到那种感觉。北方的冬天很冷,趁着西伯利亚的寒流还未减退之际赶快动笔吧。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