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朝耀】不饶人(含王耀女装)(第一章)

“老朽。。对不起您啊,少主。”风烛残年的老人在病榻上颤颤微微的伸出枯瘦的手,被王耀紧紧地握住。

 

王耀摇了摇头,他张口欲安慰这老人几句,但嗓子却哑得无法发声,浑身上下难以启齿的疼痛来源于列强们连续数日的凌辱和折磨,他只能苍白的笑。

 

老人又咳嗽起来,堂皇的屋内弥漫着大限将至的衰朽气息,了无生机。王耀将目光投向窗外,他记得屋檐上吊着一个雨燕的巢,但他未发现飞鸟的痕迹,莫不是都跟着太后西逃了,王耀讽刺的勾起嘴角。

 

使者在屋外高声道:“柯克兰先生有请王先生出席晚宴,还请王先生尽早准备。”

 

这话在胶着的空气中搅起了一点点涟漪,老人张开双眼了片刻,悲恸的不出意料的捕捉到了王耀嘴角的惨笑。他微微眯着眼睛,将未梳起的黑发拢到脑后,他披上搭在椅背上的洋大衣,老人认出那是他同英国大使谈判时亚瑟柯克兰身穿的那件。

 

“少主。。。”老人挣扎着起身,浑浊着双眼看着将手搭在门上的瘦削的青年。“您。。。保重。”

 

王耀回头,暗金色的眼睛微张,一丝感情的波动划过瞳孔,最终他只是点点头,双眉下搭成了不可言喻的迷惘与哀伤,他走出门,没有发出一声多余的声响,连关门的声音也没有打破僵死的沉寂。

 

王耀坐在梳妆镜前,涂上雪花膏,搽上白粉,他拿起碟子里的唇脂,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又放了下去,他站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拿起里面躺着的那只管状口红,他对着旋出的艳红色看了许久,对着镜子涂上了双唇,然后再次梳直了长发。王耀将手搭在膝上,看着镜子中的人,镜子中穿着红色旗袍的男人也回望着他,他伸出手,盖住了镜子里的人含泪的双眼。

 

在再次催促响起之前,王耀穿上了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推开门走了出去。厅堂中坐着的亚瑟看见王耀露着肩背走向屋外飘飞的白雪中去,皱了下眉头,快步追上去,将大氅披在了东方男人身上。王耀挑着眼角看了一眼大雪中只穿着西装的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顺从地挽上他的手臂。

 

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苍茫的飞雪中,变成一个书写在史书上的小小的黑点。

——————————————————

情人节快乐,emmm。。单身狗并不想发糖,但还是想祝福他们。

另猜猜那老头是谁。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