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朝耀】不饶人(含王耀女装)(第二章)

王耀将手放在亚瑟张开的手心中,由他牵着下了马车。亚瑟挡住了王耀张望的视线,一同身后酒店铜牌上刻着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门童为他们撑开伞,但雪花依然顽固的顺着西风染上了王耀的鬓角。亚瑟在门厅前拂去了王耀发上的雪,他的眼睛无意间与王耀的向上望着他的视线交汇,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沉淀着太多晦涩的感情,亚瑟或许能读懂,但他不愿,也不能,王耀亦然。越是心知肚明的事实,越是沉重得难以言说。

 

金色的大门向他们敞开,王耀将大衣交与身边的侍从,挽上亚瑟的手臂,二人走入了没有风雪的金色世界。身边白色皮肤的洋人纷纷对王耀投以异样的眼神,贵妇用扇子掩住脸议论纷纷,只是碍于亚瑟柯克兰的面子而没有当众讥讽。对于这些,王耀早已习以为常,他从侍者端着的餐盘上拿过一杯香槟小口小口的抿着。很快,就有各路人前来同亚瑟搭讪,王耀默不作声的放开手,准备像往常一样呆在一个亚瑟可以看到的不起眼的角落,但亚瑟抓住了王耀的手腕,而后他们的手指扣在了一起。王耀挑挑眉,顺从地依在了亚瑟身边。

 

乐队奏响了舞曲,亚瑟向王耀欠欠身,做了一个邀舞的手势,王耀略带僵硬的扯起微笑,将手放在了亚瑟的肩头。亚瑟环住他的腰,将他带进了舞池中央。王耀着一身深红色高开衩的旗袍在在一个个白色的拖地长裙中旋转。身边一对对起舞的宾客都纷纷停了下来,好奇地围观。

穹顶上挂着的金色的吊灯,反射的七彩光线的玻璃饰物,怀着鄙夷和恶意的喧嚣看客,混着酒气和香烟味的污浊空气,王耀踩着高跟鞋机械的跟着亚瑟的舞步。亚瑟看着怀中人脸上粉饰的微笑渐渐淡去,一种迷茫和悲恸浮上面庞,他微微张着嘴,唇上涂着亚瑟为他挑选的口红,金色的眼睛虽然看向亚瑟,但失焦的瞳孔更像是透过了他的身体望着远方。

 

“王耀究竟在想什么”这问题一直困扰着亚瑟,炫耀似的向所有人宣示着他对王耀的所有权,如同日不落的大英帝国炫耀着她强盛的国力。但这种行为无疑会对王耀造成腕骨的般疼痛和羞辱。

王耀和他曾经有过一段真实的感情,甚至在他未见过王耀之前他就怀着对王耀隐秘的渴望。远渡重洋的使者回来曾向他形容过王耀的容颜,“他的眼睛闪耀着金子的颜色,他的国家是用黄金铺成的”。后来他经过数十日的风浪来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东方国度,中国的确富饶而充实,国家的化身也的确有着金色的迷人双眸,他明媚的笑容足以驱散英国令人厌烦的连绵不绝的阴霾,他会说一点点自己国家的语言,他慢慢的轻轻的发出每一个音节,卡壳时带着略带羞涩的笑容,他说的英语是多么惹人喜爱,相比之下,他的中文是如此的笨拙粗陋。他们洒满阳光的庭院里饮茶,锡兰红茶的香味和东方茶叶的香混合在一起,就像他们相贴的嘴唇和交缠在一起的头发。

现在他们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怀抱着王耀转了一个圈,看着日益瘦削苍白的王耀。

“对不起。”

 

但一直到这支舞结束,王耀都未说些什么,甚至连游离的眼神都未曾收回。
——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朝耀真是令人欲罢不能。本来的短篇可能要变长了。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