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朝耀历史向】不饶人(第四章)

天津日租界。蔡锷急匆匆的拐进小巷,不时警惕地环视四周,确认身边没有尾随的人后,他停在一栋洋楼前,穿过院子,敲了敲大门。

 

“梁老师,是我,我是蔡锷。”大门向内拉开,蔡锷走进去,师徒二人相见后,激动的紧紧抱在一起,革命的理想在他们心中熊熊燃烧。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梁启超将蔡锷引进会客厅,刚坐定,蔡锷就急冲冲地问梁启超:“事到如今,袁世凯称帝之心已昭然若揭,老师您有什么办法?我准备秘密回昆明,再次筹备革命。”

 

听完此话,梁启超陷入沉思般的点点头,“你可以带上王耀。”

 

蔡锷听完,脸色大变,“什么?现在袁世凯可是将少主盯得死紧,想从他眼皮子地想把人带走?没有可能。”

 

梁启超此时也眉头紧锁,一时间二人皆没有言语。

 

“联系黄先生和孙先生罢。”(黄兴和孙中山)

 

“已秘密联系了,黄先生正在集结当初解散的南方部队,但以现在兵力,对付北洋军还未有胜算。”

 

梁启超沉默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亚瑟柯克兰现在还在不在北京?”

 

蔡锷回想了一会,“在!”

 

些许笑容出现在二人唇角,梁启超起身,“我去给王耀写封信,你找准机会带给他,少主回南方之事就无需费心了,只用将会和地点详细的附在信上便可。”

 

蔡锷一拍大腿,刚想道好,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酸涩的笑了笑。“都说那些外国佬是混蛋,没想到他们还真有派上用处的那天。”

 

此时梁启超也深感无奈。“国运衰微,受苦最多的便数少主一人了。想当年我们还曾痛斥他向列强作谄媚之状,如今像我们自诩为先进革命之士,也不得不向他们求助,要怪便只怪我们我们无能,无能啊!”

 

王耀离开亚瑟柯克兰的住处,正欲上马车,黑暗街道上突然窜出一位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扑向王耀,“先生,先生可怜可怜我,施舍几个钱吧。”立刻有几位警卫冲上来,准备将他拖走,王耀出声制止,走到他面前,将镶金的衬衣袖扣递与他。流浪汉感动至极,握住王耀的手便欲下跪,王耀拉他起来,向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上了车。

 

回到住处,王耀展开了手中叠的仔细的信纸,凑近灯光仔细阅读,他的嘴唇颤抖着,读罢,又将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将地名熟记在心,而后点起蜡烛,火舌舔干净了信的纸张。

 

“亚瑟柯克兰,到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王耀自言自语道。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