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米耀】奇迹(中)(银翼杀手梗)

“你知道,阿尔,人类和仿生人之间有一道明确的界限,仿生人不能生育,这是一个定则。我们的任务就是维持这个界限,维护社会的秩序,所以今天的事就当是没有发生过,那个小孩是个错误,我希望你能清除它。”

 

阿尔弗雷德望着王耀,用一双平静的蓝眼睛,他想起五年前王耀给他做过的那顿饭,用的是新鲜的食材,食物散发着梦幻般的香气。他坐在餐桌边,看王耀端出盛在瓷盘中的蔬菜,他的黑发垂在耳侧,琥珀色的眼睛淡淡的弯着。

 

“我不能这样,王耀。。”阿尔恍然站起身,踉踉跄跄的后退到门边,“我得离开。”

 

“为什么?”王耀好笑的看着失态的他。

 

“因为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被渴望的。”阿尔绞尽脑汁,组织着适当的语言。

 

“每个人都是被需要的。”王耀打断。

 

“但我是个仿生人,王耀。”

 

“那个孩子,我希望你能清除它,就像你往常做的那样。你在听我的话吗?”王耀的话打断了他的回忆,阿尔点点头。

 

王耀在窗前站了许久,曲起手指不规则的敲击着窗台,眉头越皱越紧,最终拳头狠狠地砸向玻璃。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事错误的?!”王耀转身向阿尔吼道。

 

“我服从您的一切决定。”阿尔走到王耀面前,垂着头,而后抬眼,王耀透过镜片望见了海洋。

 

王耀苦笑着,倒上茶,捧着茶杯坐到沙发上。“给我讲讲你童年的记忆罢,挑印象最深刻的。”

 

阿尔被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得不知所措,最终他干巴巴的拒绝:“仿生人没有童年,我们的记忆都是人工植入的,都是假的。”

 

“我非要把它说成命令吗?”王耀抬头,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弯了弯嘴角。

 

阿尔笑着摇了摇头,在椅子上坐下。“好吧。”他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开始了讲述。“我刚来到孤儿院时,有一个金色眼睛的男孩儿对我很好,他离开时送我了一个木雕小马。这个小马对我而言十分珍贵,它仿佛就是我的世界。有一天,一群比我强壮的男孩儿要抢走我的小马。我疯狂的跑下铁架子,跑过一个个锅炉,最后一个巨大的熊熊燃烧的锅炉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很害怕,我决定把小马藏起来,我把它藏进尽头废弃的锅炉下面的通风管里。然后那群孩子追上来,他们打我,踢我,但我最后也没有说出小马藏在哪里。”

 

阿尔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张开眼睛,他仰着脸看着头顶的日光灯,他听见电子时钟内部细小的机械声和东方男人睡着了似的绵长的呼吸,茶叶水沸腾到变凉的气味和对面男人身上特有的沉香环绕着他。

 

“每个人都是被需要的。”男人跳跃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脑海里,他将这话反复的放在舌尖回味。“你没有告诉他小木马的蹄子上是刻了字的,刻的是汉子‘耀’,王耀的‘耀’,金色的眼睛。一个被孕育的孩子,拥有真实的记忆,他值得一个名字,他是被需要的,他也可以拥有爱,欲望,感情。”阿尔猛的张开眼睛,急促的呼出一口气,将脸埋进颤抖的双手,他发出一声幼兽般的呜咽。

 

阿尔走到王耀身旁,小心翼翼的打量的合着眼睛的男子。他摘掉眼镜,慢慢弯下身,嘴唇轻轻蹭了一下王耀温热的侧脸,再缓缓直起身子,然后他暗了房间的灯光,打开门走了出去。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