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米耀】奇迹(下)(银翼杀手梗)

王耀推开孤儿院的大门,穿过一群面黄肌瘦的孩子,向负责人出示了警官证。他凭着记忆走下铁台阶,走过一排排漆黑废弃的锅炉,走到尽头那个熊熊燃烧的锅炉,在旁边站了许久,火光映红了他的侧脸。他从第一排尽头的锅炉开始,蹲下身,价格手伸进通风管中摸索,空无一物,再起身,走到第二排尽头,开始下一轮的寻找。他的指甲缝被染的漆黑,浑身遍布灰尘,后背和脖颈的肌肉酸疼。王耀深吸一口气,心中痛骂自己是个蠢货,阿尔弗雷德是个仿生人,他的记忆不可能是真实的。直到他的手碰到了一块东西,像是被烫到一样,他猛地缩回手,盯着那个黑洞黑洞的出口,仿佛里面藏着潘多拉盒底的恶魔。最后他咬咬牙,飞快地将通风管中的东西抓进手中,掏了出来。一个木雕下马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他颤抖着把他翻过来,马蹄上刻的字模糊不清,他用衣袖将灰尘抹净,露出了熟悉的字体:“耀”。世界在王耀面前旋转起来,他摇摇晃晃着站起来,后退了两步,像每一个直面恐惧的人都会做的那样,王耀想转身就逃,但木马在手中的触感又是多么的真实,他能清楚的回忆起自己用小刀雕刻时身边那个蓝色眼睛的小孩脸上好奇的神情。像是被抽干力气似的,王耀跪倒在地上,眼泪滴落在沾满灰尘的掌心,砸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点。

 

“你是最好的记忆制造师。”阿尔弗雷德向女孩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段记忆的真假?”

 

“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是如果您是仿生人,就不会拥有真实的记忆。任何植入真实记忆的行为都是犯法的。”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只是确认一下。”

 

女孩点点头,“行,请您坐在这里,脑海里回想您希望我检查的记忆。”

 

阿尔闭上眼睛,眼球在眼皮下间歇的滚动,女孩专注地盯着屏幕。阿尔张开眼睛,看见女孩眉头紧锁。

 

“您的记忆是真实的。”

 

“该死的,我就知道。。。”阿尔刹住话头,愤怒的站起身,走了几步后猛地回头。

 

“你会报警吗?”他问

 

女孩摇了摇头,“我不为政府工作。”

 

阿尔回到警局,等待他的是例行的基准线测试,他坐在白色的小房间内,试图机械的回答电子音问的问题,他知道王耀正在办公室为他的基准线测试评估。问题结束后,房间归于寂静,阿尔等待着测试结果。

 

“大幅偏离基准线。”

 

阿尔被押送到审讯室,他看见王耀抱着双臂,阴沉着脸。

 

“出去。”他向押送阿尔的警员命令,但他们依然一脸怀疑的用枪指着阿尔弗雷德。

 

“需要我再说一遍吗?!”王耀吼道。

 

他们对视了一眼,垂下枪,鱼贯而出。王耀在他们身后用力地甩上门。

 

“你他妈的究竟怎么了?我给你了一个案子,特别强调了它的重要性,结果你却在哪儿晃荡?”王耀将手按在测试结果上,“你知道通不过基准线测试意味着什么吗?!”

 

“我找到了那个孩子。”阿尔打断了王耀的话,“他被安排了仿生人基本的工作,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究竟是什么。”

 

“然后呢?”王耀问。

 

“结束了。”

 

“什么叫结束了?”

 

“按照您的意思,找到他,把他带来。”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颤抖的苍白的嘴唇,“你可以直接让他们把我处决了,一劳永逸,解决两个麻烦:一个破坏秩序的自然孕育的仿生人小孩,一个暗恋着他的上司的偏离基准线的仿生人警员。”

 

“你是个混蛋。”王耀骂道,怒气冲冲地扯着阿尔的领子吻上他的嘴唇。

 

“让我心软放你一马吗,小子?不得不说,你这几年还真长进了不少。”王耀回到桌后,舔了舔嘴角,“我可以让你活着走出警察局,给你48小时时间,时间一到,你下一次基准线测试就不归我管了。”王耀抄起手,假惺惺的笑着,“祝你好运。”

 

阿尔向他点点头,解去了警徽,和证件一并放在了桌上,转身走出了大门。

 

王耀办公室内。

 

“这里太暗了。”来人打了个响指,办公室的灯光亮起。王耀坐直身子,看着走进来的人,目光扫过他身后两位持枪的警员。

 

“sch02,有何贵干?”王耀抬了抬下巴。

 

“sch01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王耀耸耸肩,目光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左上角的位置追踪,点了断开连接,而后清除了阿尔弗雷德的资料。

 

王耀起身倒了一杯水,慢悠悠的说:“我觉得他去的地方应该不会被人类找到,当然你是仿生人,所以如果你不浪费时间在这里纠缠我,找到他的可能性应该会更大一些。”

 

“我再问你一遍,sch01现在在哪里?”sch02握住王耀拿着玻璃杯的手,缓缓施力,直到玻璃杯碎裂在王耀手中,碎片扎进王耀的皮肤,鲜血滴在了桌子上。王耀的嘴唇抖了抖,但他始终没有开口。

 

“你是个脆弱的人类,王耀。”sch02加大了手上的力度,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楚的回响在沉默的房间,王耀的面颊因疼痛而变得惨白。

 

“你还能包庇sch01多久?为了一个仿生人,你觉得值么?”王耀叹了口气,点点头。

 

“那么很遗憾了。”sch02抽出匕首捅进王耀腹部。

 

王耀睁开双眼,在此之前他接受了疼痛长时间的洗礼,他们像潮水一样一波波的冲刷着他的神经。他意料之中的看见自己被截肢的右腕。

 

“你醒了。”阿尔弗雷德从墙角的椅子上站起来,拿起插着吸管的杯子,端在王耀嘴边。

 

“别把我当成小瓷娃娃,阿尔。扶我起来。”

 

阿尔摇了摇头,顶着王耀谴责的目光。

 

“对不起。”他说。

 

“为什么?”王耀平静地反问。

 

阿尔一时语塞,“对不起,”他又道,“你救了我,你给我了感情,你让我意识到自己也是被需要的,被渴望的。但你却受了这样的伤,而我却完好的站在这里。。”

 

王耀的视线扫过阿尔额头贴的纱布,笑了笑,重新闭上了眼睛。

 

“但但可以请医生为你安上假肢,有神经连接的那种,仿生人反叛军也可以庇护我们,他们想让我做他们的首领。我们还可以一起逃。。”阿尔着急的一股脑的将刚刚几小时他所想到的颠三倒四的说了出来。

 

王耀抬起手,向阿尔摆了摆,阿尔刹住话头,紧张的看向他。

 

“我只想说,那个孩子是个奇迹。”

 

他们在简陋的医务室接吻,头顶是惨白的日光灯。但王耀的眼睛却闪烁着古金色的光芒。

 

“我的太阳。”阿尔心想。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