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超蝙】不自量 · 第一章(ABO世界观超A蝙O 开始蝙单箭头 怀孕 生子?)

布鲁斯骗了超人一个孩子,准确来说是布鲁斯在自己无比清醒超人神志不清的时候和他上了床。他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克拉克深情地亲吻,温柔的前戏和他那根氪星阴|茎,就像他在以往无数次春梦中做的那般用双腿勾上超人的腰,细碎的吻着熟悉的眉骨和耳廓。一切美好的就像梦境,布鲁斯可以装作超人是真的爱着他,直到克拉克射|精时吼出的是“露易丝”。幻想破灭,布鲁斯习以为常的勾起嘴角,哥谭人向来务实,他们最擅长也是最不擅长的就是在淤泥里构筑水晶宫。

 

布鲁斯熟悉哥谭的雨,每一滴雨水都疯狂的想在什么东西上撞的粉身碎骨,但他也为今天的雨惊住了,他站在玻璃窗前,看着湖面上升起的白烟和混沌的雨幕连接在一起,虽然是下午但天空昏暗的已像黄昏。没有罪犯会想在这种天气下行动,大自然会用她最原始的力量让她的子民臣服在她的脚边瑟瑟发抖,但蝙蝠侠还是要夜巡,他偏执的守护着自己的哥谭,就像巨龙盘踞在自己的宝藏之上一样。这么说可能有点不恰当,布鲁斯摇了摇杯中的威士忌,最终还是将它搁在了酒桌上,哥谭不是宝藏,哥谭是一池长满深色苔藓的深潭,自净的能力已经远远落后于腐败的速度,而哥谭的守护者,蝙蝠侠,最终也会被她所腐蚀,直至吞噬。

 

布鲁斯无意识的将手搭在自己的腹部,他想象着胎儿的形状,想象着哪些细胞会表达成什么样的形状,哪些细胞会自动老去脱落,他计算着日期,胚胎已经在他的子宫里呆满了一个月,克拉克也在他的坟墓里躺满了两个星期。布鲁斯对克拉克的离世没有特别的悲恸,因为他始终相信自己会把克拉克带回来,无论以哪种方式,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他唯一感到撕心裂肺的是自己无法出席克拉克的葬礼,无法再一次端详他平静的容颜,无法在他的棺木上洒下第一抔土,他甚至无法流下眼泪,将身体里残留的哀伤,惋惜,自责,内疚,以及求而不得的痛苦,痴狂,腐败通过流泪的形式排出体外,他静静的看着鲜血从他的皮肤上流下,滴在黑色的瓷砖上,带着乞求原谅的希冀。

 

他看见了露易丝无名指上的戒指,小小的钻石闪着坚定的光芒,一如那位坚强的女士眼底闪动着的坚强和纯粹的希望。她注定是和超人最般配的存在,他们都纯粹,正义,阳光,带着人性可贵的善良,这些美好品行的反义词:恐惧,强权,黑暗,偏执,残暴。。则全是蝙蝠侠的代名词,黑暗若是不自量的想贴近光明,最好落得个烟消云散的下场,最坏则是将光明蒙上一层阴翳。但最重要的,还是克拉克深爱着露易丝,只是凭着这一点,布鲁斯便失去了所有可以为自己辩解的理由。

 

阿福准备好了晚餐,甚至还为他倒上了浅浅的一层酒。阿福还不知道孩子的事,但这只是早晚问题,布鲁斯边咀嚼边思考他以后该怎么向大家解释这个孩子的身份,一个半氪星人必定会将矛头指到超人身上,还有近期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一个挺着肚子的蝙蝠侠打击着哥谭罪犯,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阿福瞥了他一眼,布鲁斯抬头看着他,阿福无奈的摇摇头,给他的酒杯里添了一点酒。

 

“这种天气下蝙蝠侠应该歇歇了。”阿福朝起身离开的布鲁斯道。

 

“不能给哥谭罪犯一个娇生惯养的蝙蝠侠的印象,阿福。”布鲁斯挥了挥手,半开玩笑的说。

 


评论(37)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