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不自量 · 第二章(ABO世界观超A蝙O 开始蝙单箭头 怀孕 生子?)

“您不能这么无休无尽的折腾您的身体了。”阿福抱着双臂,责怪的看着坐在电脑前喝下今晚第三杯咖啡的布鲁斯。

 

“我知道自己的极限。”布鲁斯抬起头,目光越过阿福的肩膀看着他身后的超人3D投影,那抹鲜红刺的他眼睛生疼。

 

“然后不断地试图超越它。”阿福绷紧了嘴角,“你知道蝙蝠侠无法再肩负下超人的责任。”

 

布鲁斯收回视线,皱着眉头看着阿福,过了很久,他像妥协似的塌下肩膀。

 

“你说得对,阿福,我做不到。”布鲁斯烦躁的站起身,猛然感到一阵晕眩,他摇晃了一下,推开了阿福企图扶他的手,踉踉跄跄的走向电梯。

 

“您从来不擅长向我隐瞒什么,老爷。”阿福走上前,看着布鲁斯变得紧张的神情,“我只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超人。克拉克·肯特。”布鲁斯嘲弄的弯起嘴角,“韦恩家有了后代,你应该高兴才是,阿福。”

 

阿福垂下眼帘,没有再问什么,假笑从布鲁斯脸上渐渐淡去,后悔催促着他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他只是咬了咬牙,转身走上了电梯。

 

阿福知道克拉克爱着露易丝,也知道我爱着克拉克,所以向阿福坦白就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布鲁斯想。超人在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和蝙蝠侠上床,更不会想象和蝙蝠侠拥有一个孩子,而我此刻肚子怀的的是他不忠的证据。布鲁斯打开淋浴,水流冲过他酸痛的肌肉。不,不是他不忠,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意识到身下人不是露易丝,这一切都是蝙蝠侠的诡计,是我一边知道这样会对待自己如同好友的超人和露易丝之间的关系造成无法弥补的裂痕,一边打开双腿陷入这构筑在幻象上的的绵绵情意当中。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像一个从地下爬上来的恶魔,自私卑劣,玷污光明,这样的自己,他一拳砸向了镜中的影像,鲜血流过破碎的玻璃,顺着镜面流进了水池里。

 

当第一只类魔在网中自爆,脏污的黑色墙壁上留下的银绿色鬼脸预示着一场灾难的来临,布鲁斯仿佛如它们一般,闻见了空气中腐臭的恐惧的味道。

 

“因为它们知道他死了,对吧?我是说超人,他死了。我们还能指望谁?”男人在他身后喊,他没有理会,却攥紧了拳头。

 

亚瑟·库瑞愤怒地将这个自大的男人甩在了墙上,强烈的alpha信息素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对面男人不可察觉的抖了一下,淡淡的omega的香味,亚瑟不确定的挑了一下眉,凑近他的脖颈深吸了一口气,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亚瑟松开了手。

 

“你是蝙蝠侠?蝙蝠侠是个omega?”布鲁斯点点头,再次和不由自主凑上来的海王拉开了一点点距离。

 

“开战的时候我们需要你。”

 

“别指望我会凑热闹。”

 

“如果你希望保护这些人,你就需要和我合作。”

 

“单枪匹马的英雄才是最强的,听过这句话没?”

 

“那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刚好说反了。”

 

“这并不代表着我说错了。”海王无意再谈,脱掉上衣,转身走入海里。

 

“你听说过超人吗?”布鲁斯叫住他,“他与我并肩作战时去世了。”

 

“我没说错吧。”亚瑟往深水处走去。

 

“你也觉得是我害死了超人?”布鲁斯突然扬起音调,话中一丝扭曲的怪异让亚瑟回头看了看这位年长的omega。

 

“你是不是觉得是我害死了超人?!”布鲁斯又喊了一遍,他甩掉鞋子,挽起裤脚,跳进了凉的刺骨的海水里,向亚瑟走去,眉眼里含着病态的执着。

 

“你疯了吧?!”亚瑟一把抱起布鲁斯,将他搁到岸边,用外套裹住了他的双脚。“超人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说你杀了超人,你激动什么!”

 

被海水打湿的裤脚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布鲁斯毫不在意,神色如常的穿上鞋子,在地上跺了跺脚。亚瑟骂骂咧咧的又将布鲁斯领回屋,粗鲁的将一杯热水塞到他的手里,

 

“你的联盟里有什么人?”他问。

 

“目前还没有。”布鲁斯喝了一口热水,后知后觉的感到了一些凉意,他哆嗦着,摇了摇头。

 

“那你准备怎么办。”亚瑟淡绿色的眼睛盯住他。

 

布鲁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阴翳压在他的眉骨眼窝。


评论(7)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