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超蝙】不自量 · 第五章(ABO世界观超A蝙O 开始蝙单箭头 怀孕 生子?)

再次回到蝙蝠洞时,压抑的沉默笼罩着五个人,亚瑟明显感觉到了布鲁斯的精神恍惚。

 

布鲁斯走到亚瑟面前,“听着,我想让你,嗯。。。放条鱼,那个,你知道。。。”亚瑟皱起眉头,“你能和鱼说话吗?”布鲁斯问。海王愣了一下,布鲁斯给他的印象更多的是疯狂,自负,强势的蝙蝠侠,除了初见时他清清楚楚的闻到了布鲁斯身上的omega信息素,他一直觉得布鲁斯更像alpha,直到这一刻,看见对面的人脸色苍白,瞳孔不自觉的放大,已有白发的鬓角挂着还未拭去的汗水,嘴里拼命地说着点什么,但蹦出来的话语却零零散散,词不达意,

亚瑟才恍然意识到布鲁斯其实是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的人类omega,而他却逼迫着自己去拯救这个对他没有什么善意的地球。他盯着布鲁斯的背影,超人那一下着实扔得不轻,连他也觉得超人做的有些过分,如果没有布鲁斯,哪来什么超人归来,但结果呢?丢了母盒,布鲁斯带着一身伤,还有一颗破碎的心失魂落魄地回来。未来陷入了黑暗,但也简单了许多,把光找回来,亚瑟想,拼上这条命把光找回来便是。

 

戴安娜将手搭在布鲁斯脱臼的肩膀上,带着女性alpha特有的温暖安慰。

 

“克拉克的反应和你说的一样。”

 

“他差点杀了你。”

 

“他回来了,受点皮肉之苦还是值得的。”

 

“仅仅是皮肉之苦?”戴安娜扳起他的手臂。

 

“当然,那还。。”一声清脆的骨头就位的声音,“能有什么。”

 

布鲁斯疼得咧了咧嘴,“谢谢。”

 

“你知道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戴安娜没有打算放过他,但布鲁斯执意绕过这个话题。

 

“关于史蒂夫的话,我很抱歉。”

 

女侠摇了摇头,黑色的眼睛直视着布鲁斯,“你用激将法,想让我领导这个团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抱起了双臂,担忧的看向布鲁斯,她把自己的信息素控制的恰当到好处,无言的抚慰着面前已经到了极限的omega。“我活了几百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直觉告诉我,布鲁斯,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现在就像。。。”戴安娜摇了摇头。

 

“你多心了。”布鲁斯打断她,“你比我更适合领导这个团队,你更出色,更有感召力,你让人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而且。。”布鲁斯将酒杯递给戴安娜,“你比蝙蝠侠活的更长久,蝙蝠侠,他该退役了。”布鲁斯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听他这样说,一丝笑意染上戴安娜的眼角:“祝我们活过今晚。”她向布鲁斯举了举杯,琥珀色的液体闪着淡金色的光。

 

波扎尔诺夫,俄罗斯北部。

 

“我拆了那座塔,突破防护罩,你们去对付荒原狼。不用等我,你们完成任务即可。”蝙蝠侠转身回到运输机上,想到什么似的,叫住戴安娜:“今天没有史蒂夫特雷弗,明白吗?”不等她回答,飞机已升起。(戴安娜一直为她的男友史蒂夫特雷弗因为她的指挥失误丧生而内疚)

 

直到战斗结束,蝙蝠侠都没有再出现,即使超人归来,即使他们成功救出了小镇原住民。海王在废墟中找到了鲜血淋漓的布鲁斯,他们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不加重他伤势地把他抱起来。戴安娜将剑插入泥土中,失声痛哭,她知道布鲁斯深爱着克拉克,知道布鲁斯有了一个孩子,她甚至已经隐隐感到布鲁斯失去了生的希望,但蝙蝠侠总是擅长掩饰,他撒着漂亮的谎,装作冷硬心肠,装作毫不在意,装作大局总是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将自己裹进黑色的战衣里面,没有人能听见他的真心话,即使超人也无法透过他含铅的制服听见他的心跳,他带着不愿启齿的秘密一直走进自己的坟墓,他会安排好自己的葬礼,不会麻烦任何人。

 

克拉克走到布鲁斯身旁,蹲下身,将布鲁斯的一缕额发从眉骨上的伤口处拨开,他没有透视,只是安静的看着那沾满鲜血的脸,他用披风轻轻地把布鲁斯裹了起来,抱进怀里,朝剩下几人点点头,向哥谭飞去。

——————————————————————————————

这章怎么写都不称意,老是感觉自己在文里啰嗦太多,删删改改又觉得衔接不上,老爷的想法感情表达不清。

其实老爷的感情是在开始时爱大超,大超死后得知自己怀孕时的自我厌恶又一厢情愿,以及对复活大超的偏执,大超刚复活时老爷其实还稍稍幻想了一下,那其实是老爷最最开心的时候,然后,当的一声,幻想破灭。所以老爷在中央公园是一个重新面对现实的过程,然后在他和大超和露易丝的关系中强烈的自卑感和自毁倾向让他设计好了自己的死亡,女侠预感到了,但布鲁斯欺骗她说她的感觉是错误的,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当蝙蝠侠了而已,然后女侠就放心了。之后上战场前布鲁斯说的那句“今天没有史蒂夫特雷弗,明白吗?”其实是在暗示女侠不必在做出任何决定,她只用按蝙蝠侠的指示去做就好了,她不用来救自己,也不用背负自己的死亡。(还是啰里啰嗦了一大堆。。。)

 


评论(4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