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那个梦中,有干燥刺眼的阳光,你的双臂缠绕在他的脖颈上,额头相抵,发丝浮动。你在与他相触时,生出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和满足感,就像他是从你身上取下的一根肋骨,现在你们复原了,契合如初,你爱着他就像你爱着你自己。他就像村上在‘没有色彩的多琦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中写的一样:他是你不愿分享的存在,无论肉体还是心灵。

是的,在梦中他是你拼死也要保护的存在,就像被恶龙守卫的宝藏。

但现实又残忍而冷酷的撕扯着你的神经,梦中的美好和现实格格不入。尽管你极力否认抹杀,那事实已经像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那般确凿,你不得不怀着苦涩的心情,继续若无其事的掩饰伪装。

你在等着这份感情在心底腐烂消亡,或者等着你自己精疲力竭的死掉。

显然,最后一种是注定要发生的。

———————————————————————————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