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不自量·第七章(ABO 超a蝙o)

我们需要谈谈。”露易丝支起上身,望向走进房间的克拉克。 

“好。” 自从复活后,克拉克一直逃避的,露易丝一直避而不谈的,二人终于下决心让它曝晒在日光之下了。

露易丝穿好衣服,和克拉克来到客厅,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她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柠檬,切了一片,放进玻璃杯。

 “你要加柠檬吗?” 

“不用,谢谢。” 

露易丝将玻璃杯搁在克拉克面前,捧着自己的那杯柠檬水坐在了克拉克斜对面的扶手椅上。克拉克不自在的变换了一下坐姿,将双手搭在膝头,看向默不作声的露易丝。 

“需要我指出吗?”露易丝翘起腿,“你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吻我了。”

 “我只是。。。”克拉克停顿了一会儿,“我只是感到很奇怪。” 

“很奇怪?”露易丝挑挑眉,“是复活的后遗症吗?”

 “我不清楚,只是没有感觉。”克拉克挠挠头发,瞥了露易丝一眼,发现她紧抿着嘴唇。

 “那你有做什么检查吗?我的意思是。。。布鲁斯他们,你的团队,没有看看你在被母盒复活之后有什么后遗症?” 

“布鲁斯给我做了检查,他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说如果我有什么问题再联系他。”

 “那你联系他了吗?” 克拉克摇摇头,露易丝意料之中的叹了口气,“他已经够忙了,而且他的伤还没完全好,还有正义联盟的合法化,你知道那些政客有多么难搞。。。”

 “好吧,那我们自己解决。”露易丝看看表,指针指向一点十分。 “其实我自己也有问题。”露易丝像演练了无数遍一样飞快的说:“事实上我还无法完全接受你复活这个事情,毕竟我是一个普通人,在你死后我就安慰自己你已经入土为安了,接受你离开很难,但你毕竟是离开了。但你现在又回来了,我很高兴,我当然非常高兴,我很感激布鲁斯他们,但是,”露易丝深吸了一口气,“我还没有准备好,你离开时我半夜惊醒你不在身边让我无法适应,但现在半夜我碰到你的时候我都要先重复一下你已经回来的事实,才能平复我受到惊吓的心脏。”

 “我很抱歉,我不应该离开你。我很抱歉。”克拉克握上了露易丝的手,露易丝望着他,眼睛里透着不确定的脆弱。 “我现在和你说话都有一种不确定的错觉,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受不了这个,我受不了。”露易丝的声音哽咽了,她甩开了克拉克为她拭泪的手,扭过头,“你得让我缓缓。”

 “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好吗?”她褪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了茶几上,推向克拉克。 

“好。”克拉克点点头。 

露易丝回到卧房,克拉克关上了客厅的灯,静静的坐在黑暗中,然后一道光闪过,克拉克已悬浮在大气层外,他觉得他需要晒晒太阳。 露易丝说的对,没人能做到平静地接受自己男友死而复生的事情,他虽然向露易丝保证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她,但他知道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承诺更无法说服露易丝。露易丝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坚强的爱着超人,可以为了超人放弃生命,可以在超人死后带上那从未被克拉克提起的求婚戒指孑孓一生,但她却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失而复得的喜悦,超人超越了生与死,而露易丝不能。 

这是露易丝的问题,可能露易丝没有全盘托出,但这也远比克拉克要诚实。克拉克注视着这个蓝色的星球,如果没有布鲁斯,她可能已经毁灭殆尽,连同玛莎,露易丝和躺在棺木中的自己。

 克拉克选择了含糊其辞,其实真正的问题就在自己身上,不在于母盒,不在于复活与否。是布鲁斯。蝙蝠侠永不退缩,他以人类之躯挑战神的任务,怀着一腔孤勇孤注一掷,但克拉克却牢牢记住了布鲁斯信息素的气味,面具之下铁锈般衰败的腥甜昭示着深埋于胸的恐惧和萧索。荒原狼一战后,躺在血泊中的布鲁斯成为了反复将他惊醒的噩梦,每当他张皇失措的在黑暗中坐起时,最能安慰他的反而不是身边露易丝绵长的呼吸,而是远在哥谭的熟悉的心跳。他还记得自己抱着布鲁斯飞向哥谭时绝望的心情,他听不见布鲁斯的心跳,只有那微小紊乱的呼吸声证明他怀里抱着的不是一具僵死的尸体。

 “如果布鲁斯的呼吸在他的怀里停止了怎么办?”只是个想象,就让克拉克的双目猩红,他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布鲁斯,他将这种保护欲归结于布鲁斯是他的好朋友。他在重症监护室外碰到戴安娜时,女侠曾婉言询问他对蝙蝠侠的看法,“作为战友,我尊敬他;作为朋友,我信任他。”他这样说,但戴安娜只是摇头。 

评论(17)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