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不义超蝙】半为江山半为情 · 第二章(abo 超a蝙o 有强制内容 生子)

布鲁斯感觉到有只手在轻轻的拨动着他鬓角的头发,他知道那是卡尔艾尔,只是他根本不想张开眼睛去面对他。卡尔的手停住了,“你醒了?”他问。

 

布鲁斯翻了个身,背对着卡尔,没有吭声。身体被清洗过了,营养液也一道注射了进去,但浑身的酸痛和被撕裂的感觉却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的手抚上了后颈,牙印还未消。卡尔伸出手,握住布鲁斯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意料之中的,一双蕴藏着怒火和怨恨的深蓝色眼睛直直瞪向了他,他的脸上挨了一拳,但他知道疼的不是自己,耳畔响起的骨裂声只属于蝙蝠侠。

 

“你是我的omega,我不会主动伤害你,布鲁斯,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卡尔握住布鲁斯的拳头,强势的信息素如枷锁般扼住布鲁斯的脖颈。

 

“不要妄图控制我,卡尔艾尔。”布鲁斯将指甲刺入皮肉,疼痛让他叫嚣着臣服的本能得以稀释,“人间之神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无所不能。”

 

卡尔轻笑了一声,没有反驳,起身离开了房间。

 

“该死的!”布鲁斯将枕头扔向已经关闭的木门上,将脸埋进颤抖的双手中,一种无能为力的恐惧感攥住了他的心脏,仿佛他又回到了幼年时的那条暗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亲被夺去生命。他踉跄地走下床,跑向向门口,身后的铁链猛地将他拉倒在地上,他挣扎着,惊恐的注视着脚腕处的脚铐,仿佛注视着一只从地下爬出的恶魔,他不顾一切的后退,但恶魔黑色的利爪却死死不肯放松,鲜血从反复磨损的伤口处流出,将铁黑染上点点暗红。布鲁斯失焦的张大眼睛,滚烫的液体从眼角滚落,砸在地板上,他神经质的哆嗦着,嘴中喃喃地反复着:“救救我,克拉克,救救我。”

 

卡尔进来时被蜷缩在地板上的布鲁斯惊讶到了,他弯腰抱起布鲁斯,将他放在了床上,拨开他的额发,发现了他眼角的泪痕。卡尔将手指搭在布鲁斯冰凉的脸颊上,布鲁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蹭了蹭,卡尔的手缩了回去,布鲁斯翻了个身,卡尔的信息素本能的让他感到安心。就像从前的克拉克永远都可以安慰暴躁的布鲁斯一般,布鲁斯向熟悉的热源靠拢。

 

布鲁斯走在通向废弃的韦恩大宅的路上,荒草盖过了他的脚脖。他抚摸着墓碑上熟悉的刻字,直到黏重的鲜血沾满他的指尖。布鲁斯猛地张开眼睛,心脏带着噩梦的余韵疯狂跳动着,半晌,他静悄悄的下了床,发现脚铐已被解下,他走到门边按下门把手,门拉开的没有一丝声响,布鲁斯扫视了一眼周围,向大门口跑去。直到他赤着脚踩到了门外的雪地上,都没有任何阻拦,没有任何阻拦的让他置身于苍茫的雪原之上。

 

布鲁斯执拗地走进风雪之中,不顾身后漂浮在半空的身影。

 

“聪明人应该知道适可而止。”卡尔终于出声警告,布鲁斯没有停下。

 

“不要逼我重新把你栓住,布鲁斯。”卡尔立在浑身落满雪的布鲁斯面前,挡住他的去路,语气微愠。

 

“这有区别吗?”布鲁斯挑衅似的扬起下巴。

 

卡尔扇的布鲁斯一个踉跄,跪在了雪地里,血从他的鼻孔流下,布鲁斯冷冷地笑着:“承认吧,超人,你用你的拳头来教训别人,用恐惧推行僵死的和平,你敢说你做过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你杀死的每一个人都罪有应得?”布鲁斯嗤笑了一下,擦去流到唇边的血,“你错了,大错特错!你以为你的战友不会怀疑你们的所作所为吗?你以为你看到听到的都是真相吗?他们因为对你的敬畏而噤了声,你的心腹,神奇女侠,生下来就接受战士一般的培养,你觉得这能带来你理想中的和平?”布鲁斯顿了顿,“如果露易丝在世,她会赞成吗?”

 

“够了。”超人揪起布鲁斯,“停止你的说教吧,是你先纵容了小丑,纵容了阿卡姆里的疯子,让我亲手杀死了我最爱的女人,我的孩子,我才意识到我不能再逡巡不前,我应该去改变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无辜的人的鲜血和泪水,她将变好。”

 

“我很抱歉,”痛苦的神色沉淀在布鲁斯眼底,”但你。。。我们都没有权利去决定别人的生死。”

 

卡尔沉默着将布鲁斯推进屋,关上房门。布鲁斯望向窗外,红色披风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上。


评论(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