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幼蝉 · 第一章 (布兰登超×贝尔蝙)

幼蝉钻进土壤,无声却能生长。*

“很高兴能认识你,斯通女士。”布鲁斯一面保持着花花公子式的微笑,一面不动声色的与这位明显热情过了头的女士拉开距离。

 

“嗯。。”布鲁斯艰难的将自己的脸颊从她的红唇下拯救出来,“你知道。。我今天。。”布鲁斯猛然拉住身边一位带着过时黑框眼镜,穿着廉价西装的高个男人。

 

“对!”布鲁斯将男人脖子上挂的名牌翻过来,“克拉克·肯特!”布鲁斯抽开被斯通女士搂在胸前的手臂,大力的拍了拍克拉克的肩。“按照约定,我今天我要接受这位先生的采访,很遗憾不能和您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还没等克拉克反应过来,布鲁斯便匆匆拽着不明所以的克拉克离开了宴会大厅。

 

“布鲁斯·韦恩。”布鲁斯握住了克拉克的手。“谢谢你的解围。”

 

“我是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克拉克温和的笑着,对布鲁斯点了点头。

 

“所以,”布鲁斯走上甲板,从使者的托盘上拿走一杯香槟,“作为报酬,克拉克·肯特,你有一次采访布鲁斯·韦恩本人的机会。”布鲁斯回头看向克拉克,举了举手中细长的玻璃杯,朝他眨眨眼睛,“你要好好把握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机会哦!”

 

克拉克愣了一下,眼前的人眼睛里映着从船舱照射出的光亮,淡金色的香槟在他两指之间浅浅的闪着光,他背后是广袤的大海,与美国弯曲绵长的东海岸线上的万家灯火。世界仿佛在他耳边安静了那么一两秒,如同儿时的他窝进玛莎温暖的怀抱里。

 

布鲁斯向克拉克挑挑眉。

 

“当、当然。”克拉克慌忙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录音笔。

 

“嗯。。请问您对蝙蝠侠怎么看?”

 

“哇哦,”布鲁斯夸张的惊叹一声,“一上来就是这么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我还以为你会问我到底睡了多少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呢。”

 

克拉克尴尬的笑了笑,正当他准备换一个问题时,布鲁斯却开了口。

 

“他让人。。有安全感。”布鲁斯走到栏杆旁,抿了口酒,望向远方,“他打击罪犯,保护哥谭。”布鲁斯顿了顿,“最起码的当我遭到绑架的时候我就能喊上一句‘蝙蝠侠来了’。”他低下头,兀自笑了起来。“你知道。。我小时候亲眼看着我的父母被歹徒杀害。我没有什么安全感。”

 

克拉克抿了抿嘴,“我很抱歉。”他说。

 

“也许找蝙蝠侠当我的保镖是个不错的主意!”布鲁斯重新带着笑意看向克拉克,仿佛刚刚克拉克从他身上感受到的疲惫和悲伤只是个错觉。

 

“这样的话,我要给他开多少钱呢?”布鲁斯掰着指头,仿佛被自己逗笑了似的轻咳着,拍了拍克拉克的肩,“继续下一个问题吧,肯特先生,希望不要太难啊。”

 

克拉克点点头,接着的几个问题都普普通通,问一点关于韦恩企业的问题,一点私人性质的花边新闻。布鲁斯打着哈哈,讲了一点关于他的企业的皮毛,倒是在私人问题方面说的详细尽致,克拉克不得不红着脸听着布鲁斯发表他长篇大论的关于女人在什么场合穿什么样的女性内衣的演讲。

 

“这些可能会引起女权主义者的不满。”克拉克稍稍提醒了下挥舞着酒杯,说的正在兴头上的布鲁斯。

 

“是吗?”布鲁斯露出了痞气的笑容,“告诉你,男孩,别看她们外表一本正经,其实她们里面穿的可是都遵从了韦恩的建议哦。”布鲁斯一拍脑门,“哦,加上这一点:在批击布鲁斯·韦恩的时候,记得要穿。。。”

 

克拉克无可奈何地按断录音笔,“谢谢您的配合,祝您有个愉快的晚上。”他象征性的握了一下布鲁斯的手,便快步离开了。

 

“好了,阿福,该干正事了。”看见克拉克走进船舱,布鲁斯对着耳麦低声道。

 

“我以为您和肯特先生聊的愉快的忘记了正事呢。”布鲁斯习惯性地无视了阿福语气中的讽刺。

 

“布鲁斯越蠢,蝙蝠侠就越安全。”

 

“我还以为您有点喜欢肯特先生了呢。”

 

“他和其他记者一样。”布鲁斯选择忽略他在反驳之前半秒的犹豫。

 

“他打击罪犯,保护哥谭。。”克拉克躺在床上,手中握着录音笔,接下来布鲁斯的笑声回荡在了他的小公寓内。克拉克烦躁的按断了录音,布鲁斯的笑声无知、自大、玩世不恭,但在这笑之下,特别是当这笑声将要熄灭的时候,一种孤寂、自嘲以及无人能解的凄凉便狠狠地攥住了克拉克的心脏

 

克拉克能体会到那笑声之外的东西,因为克拉克他自己也会那么笑,当他戴上黑色的粗框眼镜,缩进那身廉价的西装里的时候,他发出的笑声便也和这回荡在他单身公寓中的笑别无二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他们在各自的故事之初相遇,这样即使在蝙坠落的时候,也总会含着一抹红蓝相间的希望,不至于永远孤身一人,下着无休无尽的冷冷的雪。

*出自一首歌,emmm,忘记歌的名字了。(抱歉的微笑)

评论(8)

热度(96)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