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幼蝉 · 第二章 (布兰登超×贝尔蝙)

对于克拉克来说,布鲁斯身上有一种吸引着他的东西,就像堪萨斯洒满阳光的金色麦田,但又多了点哥谭神秘和茫茫雾气。这很奇怪,克拉克探头望着台上因为再一次想不起演讲词而低头看提词器的布鲁斯,他是不完整的,尽管他掩饰的毫无破绽,但克拉克也能透过他的外壳从中嗅出一丝冷兵器特有的锋利之感。

 

布鲁斯和他的视线交汇了一两秒,克拉克用他的超级速度捕捉到了布鲁斯一闪而过的笑意。突然,克拉克听到了从地下传来的定时炸弹启动的声响。他透视了这座大楼的地下,发现了一段弃置不用的地铁隧道。

 

“谢谢各位。。。”布鲁斯的演讲被从天空中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打断了,他像众人一样缩了缩脖子,乖乖的按照安保人员的指示进行了疏散。其间他用余光瞄了一下克拉克的位置,发现他的座位是空的,布鲁斯皱起了眉头。

 

“吓呆了哈。”克拉克的后背被重重的拍了两下,布鲁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是呀。”克拉克推了推眼镜,“去喝一杯压压惊?”他神使鬼差的询问道。

 

“好啊。”布鲁斯朝他眨眨眼,“不过这次没有采访。”他特意强调。

 

“当然。”克拉克露出了笑容,“我知道大都会有一家不错的酒吧。”

 

“这确实是一家很棒的店!”布鲁斯点了一杯Cosmopolitan,抿了一口淡红色的液体,惊喜地说:“连Cosmopolitan都甜的恰到好处。”

 

“是呀。”克拉克点点头,酒保给他倒上威士忌,他举杯:“祝我们幸运脱险。”

 

他们的酒杯轻轻碰了碰,“敬伟大的超人先生。”布鲁斯笑道。

 

酒过三巡,话题也绕过了客套变得越来越私人。

 

“所以,你是刚刚结束了你的五年的心灵旅程?”布鲁斯松了松领带,歪着头望向克拉克。

 

“是,刚在大都会安顿下来。”克拉克将空了的酒杯推向酒保,琥珀色液体又将酒杯注满。

 

“感觉怎样?”布鲁斯见克拉克没有回答,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结束散漫的状态,重新回到工作上。”

 

“变化了很多。”克拉克叹了口气,“当然,事情肯定会变化。”

 

“但是那些你认为不会变的却改变了。”布鲁斯插嘴。

 

“对。”克拉克看向布鲁斯。“而且再也变不回来了。”

 

“敬过去的好时光。”布鲁斯举举杯,一饮而尽。

 

“和他一样,加冰。”布鲁斯指指克拉克的杯子。

 

“酒量好?”克拉克问了一句,毕竟开始他点的Cosmopolitan酒精含量少得很。

 

“酒逢知己千杯少嘛。”布鲁斯舔了舔嘴唇,“况且你觉得像我这种人酒量会小?”

 

“像你这种。。。”克拉克顿了顿。

 

“富家大少,花花公子,成天浸淫在酒池肉林中荒废光阴的人。”布鲁斯嘲讽的勾起嘴角。“报纸上不是天天这么写吗,亿万富豪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什么的。”

 

“你和他们不一样,布鲁斯。”克拉克直视布鲁斯的双眼,“你不止这些。”

 

“你太高看我了,小记者。”布鲁斯撇开视线,大笑着捶了克拉克一下,“是什么让你这么感觉的?嗯?同意和你一起喝酒吗?”

 

“好吧好吧。”克拉克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下去了,“我听说你也在外浪迹了七年,有什么好玩的吗?”

 

“啊,让我想想,”布鲁斯向上捋了捋额发,“我去青藏高原的时候,当地有一种特殊的小蓝花。”布鲁斯伸手比了比它的形状,“这么小,有锯齿状的叶子。当地人用它来入药,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布鲁斯喝了口酒,“就像吸毒一样。”

 

“哈哈,骗你的啦。”布鲁斯看着克拉克变得难看了的脸色,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出声,“我没沾过毒品那玩意儿,这个我敢保证。”

 

“就是见形形色色的人,做点新奇的事儿。”布鲁斯叹了口气,“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玩。”

 

“我知道。”克拉克转了转手中的玻璃杯,“有点孤独。”

 

“对,就是有点孤独!”布鲁斯再次举杯,“敬我们孤独的旅程。”

 

他们笑着,伴随着玻璃杯轻碰发出的声响。

 

“那你后悔吗?”布鲁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我是说。。。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你还会选择与世隔绝的去外面流浪五年吗?”他眯着眼问克拉克。

 

克拉克沉默着,小口小口的喝着酒,“这五年对于我来说是必须的,布鲁斯。”他闭上眼睛,“也许这对于别人来说很难理解,但。。。”

 

“它是必须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无论自己到底会失去什么,它都是必须的。” 

 

克拉克点点头。

 

“有点沉重哈。”过了一会儿,布鲁斯打破了沉默。“出去走走怎样?”他建议道。

 

“好主意。”克拉克笑着从座位上拿起自己的大衣,“大都会有迷人的夜景。”

 

他们刚出大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便缓缓在路边停下,老管家走下车,对着克拉克点点头:“您好,肯特先生。”然后便面向布鲁斯,“我想少爷您该回家了。”

 

“哦。”布鲁斯不情愿的撇撇嘴,“那只好下次啦。”他抽出口袋里的笔和纸,用左手垫着刷刷写下一串电话号码,对折插进克拉克胸前的口袋,轻轻拍了拍,“布鲁斯韦恩的私人电话号码,当然,如果你拍卖的话应该能抵得上十次酒钱。”

 

布鲁斯坐上车,笑着朝克拉克挥挥手,“再见。”

 

“再见。”克拉克站在原地,看着黑色的迈巴赫消失在闪烁的车流之中。

 

评论(2)

热度(71)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