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幼蝉 · 第三章 (布兰登超×贝尔蝙)

克拉克刚就任星球日报记者的时候就去过哥谭做过一次采访,他没有顾及别人对他的提醒,直到夜幕降临也没有离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充斥着他的耳膜,是那种让克拉克产生无能为力之感的稠密,同时他也发现,生活在哥谭的人同样也拥有一套生存法则,只不过和大都会市民的迥然不同罢了。克拉克暗暗赞叹哥谭的韧性,普通哥谭市民的韧性,哥谭圈住了黑暗、邪恶,在某种意义上保护了和她一江之隔的大都会的皎洁月光。现在的哥谭加上了布鲁斯和蝙蝠侠,对克拉克来说,这无疑又为她增添了无限魅力。

 

比如说今天,克拉克看见了酒店门口的布鲁斯,和他对面的棕发女孩。

 

克拉克站得远远的,但他能清楚的看见名叫瑞秋的女孩脸上的表情也能清楚地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

 

“靠你一个人拯救不了这个世界的。”布鲁斯说。

 

“那有什么办法呢?”女孩讽刺勾起的唇角不自然的转成了一个安慰的微笑,“谁叫你在这儿忙着游泳呢?”

 

“瑞秋,这、这一切,”克拉克看见布鲁斯不安的挪动了一下支撑点,他昂贵的西装正往下滴着水,头发一缕一缕湿漉漉的搭在脑后,“你看到的,不是我。。。”布鲁斯慌忙地解释着,克拉克捕捉到了他尾音的微微颤抖,“在内心,其实,我高于。。。”

 

两个披着浴衣的名模从轿车里探出头,“布鲁斯,快点!我们还等着你再多买几家酒店呢!”

 

女孩微笑着摇摇头,“在你内心,你也许还是从前那个真诚的男孩。”她叹了口气,“但关键的不是你的内心,还是你的所作所为。”

 

布鲁斯一直目送着她走远,但女孩始终没有再回头。当他转过身走向车里向他招手的两位模特时,克拉克看见布鲁斯又戴上了那副花花公子的微笑。

 

一种莫名的感情催促着克拉克拿出手机,按下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他握着手机盯着荧光屏了许久,却迟迟按不下接通键。算了。他想,也许这事对布鲁斯来说算不了什么。他将手插进口袋,往相反的方向迈开脚步。但布鲁斯的背影和申辩的话却时时萦绕在他的大脑中挥之不去,克拉克明白布鲁斯拼命地想向那女孩证明些什么,他究竟想证明些什么姑且不论,最让克拉克过意不去的是女孩对布鲁斯的不理解,甚至是责怨,已经深深伤害到了布鲁斯的内心。她无法感觉到布鲁斯与众不同的一点,她无法读懂布鲁斯深藏于放浪不羁外表下的深沉内核。

 

她说的不对,克拉克下意识的反驳,心比行动要重要得多,一个人的灵魂如果坚毅果决,向善向好,他必会被自己的灵魂催促着去完成些什么。但如果你只看到了一个人能干了什么而对他大加赞赏、追捧,那人身上的压力必将越来越大,倘若他的内心不够坚强,他便会畏缩不前,守着以往的功绩大吹大擂,或者是在一次重大挫折之后彻底崩溃,走向毁灭。克拉克舔舔嘴唇,更糟的是像这种人的毁灭往往不是他自己一人的毁灭,可能他会拉着成百上千的人一起摔得粉身碎骨。

 

克拉克重新掏出手机,一口气按下号码,拨通电话。

 

“喂?”布鲁斯的声音连同车内女郎的欢笑一齐传入克拉克耳内。

 

“你好布鲁斯,我是克拉克。”克拉克清了清嗓子,“今天我在哥谭,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带我看看哥谭的夜景。”

 

“当然,没问题。”布鲁斯爽快地答应了,“半小时后我们在韦恩大厦正门见面。”

 

“好。”电话挂断之前,克拉克仍能听见车内的欢声笑语。

 

“啊,我好像迟到了。”布鲁斯朝克拉克跑过来,带着歉意的笑。

 

“你的衣服怎么是湿的。”克拉克皱起眉头。

 

“我去。。游泳了。”布鲁斯不太自然的摸了摸头发。

 

“你可以先回家换一换衣服。”克拉克建议。

 

“我不想回去。”布鲁斯抿起嘴,略带任性的说。

 

“好吧。”克拉克叹了口气,将搭在手臂上的薄风衣递了过去,“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先穿上这个。”

 

“在被狗仔发现之前,我们最好先移动起来。”布鲁斯拍了拍克拉克,迈开脚步,边走边脱掉西装,在克拉克诧异的目光中拽开衬衫,然后赤着上身拽过克拉克手中的风衣,穿上,将扣子一粒粒扣到最上面,但克拉克还是能从对于布鲁斯来说略有些宽大的领口中看到布鲁斯形状姣好的锁骨,这让他突然感到喉咙发紧。

 

布鲁斯走在克拉克身边,一言不发。

 

“发生什么了?”克拉克问,“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布鲁斯还是沉默着,只顾闷头往前走。直到他们走上了哥谭大桥,布鲁斯在桥的中间停了下来,他将手搭在栏杆上,眺望着河上的船只。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喝酒,谈到关于我们的旅行到底值不值得的事情,还有你说的改变。”布鲁斯混乱的絮说着:“你说你的这五年是必须的,我其实也一样。但是。。。”布鲁斯狠狠地砸了一下栏杆,“我有时。。我有时。。”

 

“还是忍不住后悔。”克拉克想起露易丝桌上放着的家庭照片。

 

“是啊。”布鲁斯扭头望着克拉克,眼角悲伤的下垂着,“会后悔。毕竟这么长的时间里,一切都变了,你没有在她的这七年人生中留下丁点回忆,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一辈子,你可能就在也走不进她的生活了。”

 

布鲁斯张开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乍的距离,“就这么短短的七年!”

 

“没人觉得七年时间短,布鲁斯。同样五年时间对于露易丝来说也是。。。”克拉克猛地收住话头。

 

“露易丝是谁?”布鲁斯还是听到了问题的关键。

 

“超人的女朋友,我的同事。”

 

“哇哦,”布鲁斯没什么精神的感叹了一声,像是不称职的演员走了个过场,“她一定很辣。”

 

“她和别人订婚了。”

 

“所以超人先生被人甩了。”布鲁斯嗤笑了一声,“没想到他还有今天哈。”

 

克拉克附和地笑了两声,内心祈祷布鲁斯不要听出什么异样。

 

“所以,你看,她不理会你是情有可原嘛。”克拉克又将话绕回了布鲁斯身上。

 

“不不,最主要的不是那七年的问题,虽然那七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布鲁斯将下巴搁在手臂上。“她不能理解我。”布鲁斯悄悄抱怨道,“她甚至不能像你一样理解我。”

 

“我想露易丝也不能理解超人。”克拉克尴尬的憋出了一句安慰的话。

 

“但我远没有超人那么伟大。”布鲁斯挥挥手,“这没法类比。”

 

他们又沉默了好一会,江上的风大了起来,克拉克害怕布鲁斯着凉,调高了一点体温,布鲁斯向热源凑了凑,他们的胳膊贴在了一起。

 

“你看天上的月亮,”布鲁斯说,“我们只能看见月球的一面,但另一面却是看不到的。所以月球就被可怜的一劈两半,一面闪耀着清辉,叫做月亮,月弯月圆都被人评品,但他们看不到的是月球的另一面,那永远尽在黑暗里的一面。没有人会在意。”

 

“但有人却会被这种不完整吸引。”克拉克望向布鲁斯,“就像潮汐,它追逐的是整个月球。”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伸手拿掉了他的眼镜,他从那双蓝眼睛里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面影,完整的面影。

 

自然而然的,他们靠近彼此,在这不完整的月球之下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一个,能让人变得完整的吻。


评论(10)

热度(84)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