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超蝙】读书时有感而发系列 ·一(au 短一发完 含h情节)

脑洞来源:《战争与和平》、《飘》

部分对话与人物描写出自托尔斯泰的大师之笔。


安娜·斯莱特里的晚宴像纺车一样开始了,穿梭在娇小的身材穿梭在一群群客人之间,她不时的应和着别人的问安,巧妙的化解别人谈话中的尴尬或者争端,她能敏感的听出纺线不和谐的声音,并及时地加以修补,这也正是大家都莱斯莱特里的晚宴的原因之一。

 

当布鲁斯·韦恩年轻的未婚妻告诉自己的女伴们她的未婚夫打算上战场时,一位黑色卷发的青年人从门厅走了进来。这位高大结实的青年立刻引起了安娜·斯莱特里的注意,虽然这是个陌生的面孔,但安娜还是友善的向他点了点头,青年向她走近,

 

“克拉克·肯特。”他微笑着向女主人自我介绍,随后他便融进了讨论的兴高采烈的人群里面。

 

布鲁斯·韦恩刚进门就听到了大家对克拉克的责难,他吻了吻安娜的手背,悠闲地背着手走向站在长桌末端的那群人。

 

“哈,又是一位反奴隶制者!”一位种植园主讽刺道,“难道你以为就凭你的嘴唇动动就能让棉花自动采摘,让甘蔗自己扎根?”

 

“但是先生们,这是不人道的行为。”克拉克反驳道:“我曾亲眼见到奴隶贩子像装货物一般将黑人带离他们的家乡,拉向遥远的美洲,船上要有谁患了病,不管人的死活,船主一律将人扔进海里,结局好点的淹死,结局不好的活活被鲨鱼撕成碎片!”

 

大家将信将疑的议论开来,话题不一会又从奴隶制转向了关于南北战局的讨论。克拉克正准备转身离开,余光瞥到了倚着装饰柱的布鲁斯,他们的目光交汇,布鲁斯冲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

 

“布鲁斯,好久不见!”克拉克快步走到布鲁斯身边,给他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好久不见。”布鲁斯拍拍克拉克的背,“刚才的演讲很精彩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晚上借宿我家,给我好好讲讲你这几年在欧洲的见闻?”

 

“当然。”克拉克贴着布鲁斯的鬓角,在暗影处轻轻地吻了吻他的侧颊。

 

克拉克坐马车先行到了布鲁斯的家,他就像自家人一样走进了布鲁斯的书房,同走廊上的老管家亲切的问了好,他习惯性地躺在沙发上,从书架上随便拿起一本书,他用臂肘支撑着身子,从中间开始读了起来。

 

“你真登上过奴隶贩子的船?”布鲁斯走进来,随手将额发捋到脑后。

 

克拉克将整个身子翻了过来,沙发被他弄得轧轧作响,他将面孔转向布鲁斯,微笑了一下,

 

“当然,我作为名义上的随船医生,但只给那些白人老爷看病。”

 

“看来你的经历还真丰富。”布鲁斯坐到了克拉克旁边,“那有没有遇见让你心动的姑娘?”

 

“还真是。。”克拉克凑到布鲁斯耳边,“没有呢。”他低笑出声,舔了一下布鲁斯的耳廓,“倒是你,多了一个未婚妻。”

 

“这自然是没办法的事情,”布鲁斯用肩膀撞撞克拉克,“谁让你这五年连寄回来的信都屈指可数呢。”

 

“那我从现在开始是不是要好好补偿一下?”克拉克意有所指的抚上布鲁斯的大腿。

 

“玛莎把你托付给我,”布鲁斯握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拉离自己的大腿,“你可有想过回来后应当怎么办?要不你带着我这封信去亚特兰大找乔治·洛克菲勒,到时候你写信告诉我你的情况,我会帮助你的。”

 

“北方和南方是不是要开战了?”克拉克撇开了话题。

 

“依我看,是的。”布鲁斯点点头。

 

“我只是觉得,废除奴隶制是合理的。。。”克拉克犹豫着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布鲁斯对这种稚气的言谈只是耸耸肩膀而已,“倘若人人都为了信念而战,这世上就没有战争了。”

 

“这就好极了。”克拉克说道。

 

“这只是你我这样想。”布鲁斯苦笑了一下,“你看大多数农场主还是持反对态度。”

 

克拉克叹了口气,伸长手臂环住了布鲁斯的肩膀,蹭了蹭布鲁斯的头发,“但你为什么要去打仗。”

 

隔壁房间里传来女人穿连衣裙的沙沙声响,布鲁斯仿佛清醒过来一般,抖了抖身子,克拉克也将搭在布鲁斯肩上的手臂拿了下来。戴安娜走了进来,坐在布鲁斯为她拉开的安乐椅上,优雅的翘起腿,她冲克拉克挑了挑眉,“想必您就是肯特先生了,布鲁斯经常向我提起你。”

 

“您好。”克拉克吻了吻戴安娜的手背。

 

他们又闲聊了一会儿晚会上的趣事,当书房里的钟表指向十点一刻时,她礼貌地告辞了。

 

“她真迷人。”克拉克微笑着评论。

 

“哦,男孩,”布鲁斯插上书房的门,转头看向克拉克,“你吃醋了。”


一段阿福极不赞成的书房play,链接点我


戴安娜和布鲁斯订婚也是各取所需罢了。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