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幼蝉 · 第十章 (布兰登超×贝尔蝙)

克拉克卡着贝恩的脖子将他提到了半空中,双目猩红。愤怒如同滚烫的岩浆般从深埋的地底不可抑制的喷发出来,花了半生时间精心精心栽培的心田在此刻被灼烧的寸草不生。他看到流着血的布鲁斯,昨晚他还温柔吻过的脊背如今却被生生折断。

 

“你怎敢?!”滔天的恨意充斥着克拉克的双眼,细小的赤色裂痕从他的眼眶向周围外蔓延。

 

“哈,超人还真关心他的男朋友!”贝恩粗哑地狂笑,“但是,当我折断布鲁斯·韦恩脊椎的时候你在哪儿?当我拧断无数哥谭人的脖子时你又在哪儿?”他在克拉克渐渐抓紧的手中一个一个字的艰难吐出:“你即使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我不会杀了你。”克拉克猛然扯断贝恩面具上的管子,松开手,面无表情地看着痛苦的吼叫着的男人从半空中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布鲁斯不乐意我插手蝙蝠侠的工作。”

 

克拉克遥遥的望着孤独的耸立在沙漠中的监狱,最终还是回过头,向相反的方向飞去。

 

成群结队的在黑暗中厉声尖叫的蝙蝠又一次密不透风的席卷了布鲁斯每晚的梦境,他在睡梦中痛苦的挣扎着,渴望扒开厚重的黑雾,让一丝光亮透进来。突然他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那干燥温暖的手掌中细腻的纹理一如既往地平复了他紊乱的心跳。

 

“克拉克。”布鲁斯张开眼,声音沙哑的呼唤。

 

但黑暗的牢房空无一人,寂静的只有囚犯们在睡梦中的鼾声。布鲁斯坐起身,白天刚被治好的脊柱还在隐隐作痛,但他已经恢复了应有的训练强度。他趴在石板地面上做俯卧撑,看见了月光下自己映在地面上的黑影,无需抬头,他便能想象出天井上方那一轮满月的景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念头带着初春的青草香气和克拉克的体温,毫无征兆的挤进了破碎的、堕入黑暗的、孤立无援的布鲁斯的脑海里,当布鲁斯还未意识到它植根有多深的时候,他已经为此而微微咧开了嘴角。

 

“你不害怕死亡。”隔壁的老人对着惊醒的布鲁斯说,“你认为这让你变得强壮,其实它让你变弱。”

 

“为什么?”布鲁斯偏过头问。

 

“以超乎常人的速度前进,以超乎常人的体力战斗,都是受到了恐惧的驱使。”老人慢慢的说。

 

“我当然害怕,”布鲁斯望着头顶的岩壁,“我害怕死在这里,看着我的城市燃烧。”他伸出手,屈起手指,“我还害怕那个傻子会等我一辈子。”

 

“那就爬上去。”

 

布鲁斯无奈的笑了声,“怎么爬?”

 

“不带绳子。”老人浑浊的眼睛望向布鲁斯,“恐惧自然会找上你。”

 

布鲁斯望着头顶的台阶,要么跳上逃脱,要么摔下死亡。头顶惊叫着飞过一群蝙蝠,布鲁斯蹲下身子,再次站起的时候,下面人群的呼喊已渐渐模糊,他想到自己俯视过无数次的夜晚的哥谭,想到瑞秋弯着眼睛的笑,想到哈维坚毅的目光,想到站在蝙蝠灯下的戈登局长,想到阿福榨的蔬菜汁,最后他想到克拉克,一种油然而生的镇定取代了骨头里窜胜出的恐惧:克拉克会抓住他。

 

布鲁斯纵身一跃,双手紧紧扣住了石阶边缘。下面的人群爆发出了欢呼,布鲁斯爬出井口,将原本拴在井边的麻绳扔了下去。

 

他仰头,淡蓝的天空显得如此高远。

 

“嗨,克拉克。”他眯起眼睛,朝着天空喊道:“方便搭个车吗?”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二代太美好,想怎么谈恋爱就怎么谈恋爱,最后还可以一起私奔,我爱他们。

《幼蝉》结尾布鲁斯战胜了自己,他有了信心、希望,对自己的,对克拉克的,对他们的未来的。布鲁斯往前看了,我也就无需多言了。(主要还是因为我懒。。。)

二人相遇相知是因为所背负的责任、孤独的命运、不被理解的苦涩。相离也是因为布鲁斯深埋在心的恐惧。这种感情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描绘得很清楚:“阿玛兰妲令皮埃特罗遭受的那些不公正的折磨,并非是所有人想象的那样出于报复心理。令马尔克斯上校日夜煎熬的徒劳等待,也非是处于痛苦的怨恨。实际上,这两种行为都是出于无穷的爱意与无法战胜的胆怯之间的殊死搏斗。最终胜出的是阿玛兰妲毫无理由的恐惧,恐惧对象是自己饱受折磨的心灵”。但我相信布鲁斯的坚韧、克拉克的理解与恰到好处的执著、一息尚存的希望以及他们之间刻骨的羁绊终究可以把他们两个拉出孤独的泥潭。与其说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如说是在无声无息中共同生长出的信念,将他们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评论(4)

热度(60)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