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露中】旧忆 (短一发完 国设 时*政*背*景)

“你家上司打来电话,催促你赶快回国。”伊万推开书房的门,脱下拖鞋,赤着脚走上灰白色的厚毛地毯。

 

王耀躺在沙发上,伸长手臂将手中的书搁在旁边矮脚桌上,懒洋洋地看向在他面前盘腿坐下的斯拉夫男人,“嗯哼,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他们都知道小耀和露西亚关系最好。”伊万垂着眼睛,温和的注视着东方男人琥珀金的眼睛。

 

王耀笑了笑,任由伊万握住了他垂下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


“我猜。。。”王耀将一缕头发抚到耳后,“他们一定很头疼。”

 

“不用管他们,小耀。”伊万吻着王耀温热的指尖。

 

 “我知道。”王耀叹了口气,别开了视线。

 

“小耀要喝伏特加吗?”伊万放开王耀的手,站起身,走到书桌旁边,将琥珀色的酒液倒进方杯。

 

王耀嗯了一声,坐直身子,几缕黑发散落在肩上。

 

伊万坐到了王耀旁边,将酒递给他。

 

“谢谢。”王耀接过杯子,甘洌的酒香窜上他的鼻尖,他浅浅的抿了一口。

 

暖气将室内的空气烘烤得让人昏昏欲睡,王耀靠在伊万的肩头,轻轻哼起了遥远而亲切的旋律,伊万低声和着。

 

“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她歌唱草原的雄鹰,她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情书。啊,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飞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伊万环上王耀的腰,亲吻着东方人柔软的黑发。

 

“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王耀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近乎耳语的,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小耀在想他吗?”伊万问道。

 

王耀阖上眼睛,攥紧衣角,“你就是他。”

 

“当年可是小耀你亲眼看着我死掉的呦。”伊万在王耀的耳边低语。

 

王耀回过头,对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粘稠而沉重的感情流动在含笑的表层之下。

 

“你很他们吗?你恨我吗?”他干涩的问。

 

“不。”良久,伊万摇摇头,“这终归是历史的大势,没有人能违背。”

 

“但很多人都在尝试。”王耀望向窗外,“阿尔弗雷德、亚瑟、你、我。。。”

 

“人类的生命毕竟短暂。”伊万打断王耀的话,上翘的嘴角噙着淡淡的嘲讽。

 

“是呀,”王耀叹了口气,窝进伊万的怀中,“我们也不便多言。”

————————————————————————

背景一直加不上(讽刺笑),小可爱们看看谐音吧

眉毛子脱欧什么的,阿尔家船普经济上弄的啥大家懂吧,伊万家葡京备受崇拜对吧,王耀家,近期政治书上关于先法的内容要改了吧。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