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超蝙】凛冬将至 · 第二章(权游au)

summary:布鲁斯对克拉克怀着复杂的感情,而克拉克对布鲁斯则是从一而终。即使他们都刻意忽视、拼命掩盖、努力忘怀,但事实就是如此。权力与感情,正义与邪恶本就应该交错互杂,我们都是人间之人。


“好了,该睡觉了。”玛莎低头吻了吻布鲁斯的额头,看着布鲁斯乖巧的闭上眼睛,起身吹熄了蜡烛。

 

“妈妈?”当玛莎正要离开时,布鲁斯睁着眼睛在黑暗中问道:“克拉克明天还在这里吗?”

 

“我的孩子。”玛莎叹了口气,回到布鲁斯床边,“克拉克不会一直待在我们这里的,他有他的家。”

 

“那我们以后能去看他吗?”布鲁斯有些失落的问道。

 

“我恐怕不能,孩子。”玛莎抚摸着布鲁斯的额发,轻轻地摇了摇头。

 

布鲁斯沉默了。玛莎慈爱的注视着她年幼的孩子,手指摩挲着他的脸蛋。身为一个母亲,玛莎自然能感受到她的孩子内心的柔软善良、对他喜欢人的亲近与依赖,但她同时也坚信:布鲁斯身体里流淌着的韦恩家族的血脉,坚韧执著、睿智冷静将终会让他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听我说,孩子。”玛莎握住了布鲁斯的手,“你们还会见面的,也许很快,也许要等上很久,但你们注定要走到一起。”

 

“为什么?”布鲁斯问。

 

“共同的使命,我的孩子,你们的血统不会说谎。”

 

失去克拉克的那天早晨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布鲁斯推开房门,没有熟悉的咿呀声,没有克拉克小小一团,没有他最喜欢的金色太阳,没有婴儿床,没有小衣服,没有散落满地的玩具。清早的风从半掩的窗缝里吹起轻纱窗帘,阳光将地板上窗户的影子拉得细长。布鲁斯走到窗边,手指扫过矮脚柜上一层薄薄的尘埃,看着它们在暖黄色的空气中沉沉浮浮,“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心想,“不过现在是该醒过来了。”

 

布鲁斯张开眼睛,盯着西南角天花板上的浮雕,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今天是他的父母下葬的日子,他的头脑昏昏沉沉,四肢陷在柔软的床铺上犹如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布鲁斯抬起手,指缝处是深沉的黑暗,父亲的求饶、母亲的尖叫、断裂的珍珠项链、血液粘稠的触感破碎断裂着轮番闪现在他的脑海里,无助的惶恐与恐惧再一次从尾椎骨处蹿升至全身。布鲁斯蜷起身子,就像那天晚上他蜷缩在他父亲的尸体上一般。

 

“我的孩子!”拉若跳下马,将布鲁斯搂进怀里。

 

“王后陛下。”布鲁斯微微闭上眼睛,缓缓伸出手,环上了拉若的脖颈。

 

“我很抱歉,布鲁斯。”拉若贴着布鲁斯的侧颊,布鲁斯感觉到了她滚烫的泪水在哥谭砭骨的风中渐渐变凉。

 

布鲁斯远远地看着站在他父母墓碑前的女人。他想起葬礼过后,阿福交给他的那封信。

 

我的孩子,托马斯写道,我希望你能尽可能的晚读到我这封信,你的母亲和我是多么想多陪你一段日子呀,看着你渐渐长大成人,为你遮风挡雨。但无论如何,你读到这封信时我们可能就已离开人世了。如果我和玛莎是意外死亡,想必你会怀疑这和艾尔夫妇和那个孩子脱不开关系。事实上确实如此,克拉克是乔和拉若的孩子,氪林普顿的下一任国王。

 

我无法干涉你的选择,布鲁斯,所以我把一切真相和盘托出。国王和王后的处境危在旦夕,一场不闻声息的阴谋已经展开,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但我们的时代终将过去,重要的是现在你们的选择。其实我希望你能和王室再无瓜葛,但布鲁斯,凛冬将至,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布鲁斯还清晰的记得当他将信纸扔进壁炉里,看着火焰将墨迹舔舐成灰烬,那股汹涌的愤怒拍打着他急速跳动的心脏的感觉,克拉克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映在玛莎胸口喷涌的鲜血之中。

 

但拉若到来时,布鲁斯胸中的怒火早已平息,他所看到的,是一个迅速衰朽下去的女人,她丈夫的穷兵黩武、氪林普顿内部的明争暗斗、她的连询问都不能的孩子、她的恐惧、悔恨、内疚、无能为力。。。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牢牢地卷入黑暗之中。布鲁斯望着她已经有些佝偻的背影,松开了捏紧的拳头,顶着寒风向她走去。也许他该说些什么,布鲁斯心想,告诉她她的孩子很好,安慰她事情总会好起来,善意的谎称这一切并不是她的错,但几番犹豫下来,布鲁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他承认他的内心盘踞着黑暗。而且这些话太过于沉重,他还没有准备好对任何人给出诺言。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