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难言之隐 · 第二章

Summary:布莱尼亚克企图夺走超人最珍视的东西,攻击他的死肋,抹去那个给他的世界带来最多光明的人,而超人和蝙蝠侠还未做好准备。

 

“超人,香蕉松饼。”蝙蝠侠平板的电子音从超人的通讯器中传来,严肃的不像是玩笑,其实,克拉克心想,蝙蝠侠从不开玩笑。

 

“好。我马上。。。”频道被超人突如其来的痛苦的吼声所占满,蝙蝠侠拉着操纵杆的手猛然一顿,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中,屏幕尖叫着显示侧翼被击中的警告。

 

“超人?超人!”蝙蝠侠操控着飞机躲闪着新一轮的进攻,“你还好吗?!”他吼道。

 

没有回答。

 

你得镇定。蝙蝠侠想,首先你要在这个两栖外星人派来的杀手中活下来,然后去灼烧星域找到那个生死未卜的氪星人,惊慌失措只会让自己暴露出更多的破绽。但事实上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急剧加速的心跳和呼吸,无意识的,他一遍一遍呼唤着克拉克的名字,希冀着下一秒克拉克的声音能从通讯器中传出来。

 

没有回答。

 

而且蝙蝠侠质疑飞行器和装甲能够抵挡灼烧星域的辐射。他发现自己的手在无法控制的颤抖。

 

超人从昏迷中挣扎着醒来,刚刚受到的氪石攻击让他虚弱到甚至无法挣脱捆绑着他的锁链。面罩掉在了离他不远处的地面上,他能听见蝙蝠侠担忧的呼唤从通讯器中传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刚刚用氪石攻击他的长着连在一起的白头发和胡须的老头便走进了房间。

 

“超人,别挣扎了。你反抗不了的。”随着那人的靠近,他手中的莹绿色氪石对超人的影响便越大,超人咬紧牙关,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滚落。“如果不能从力量上战胜对方,就动动你的脑子。”蝙蝠侠的话猛然挤进了超人的脑子里。

 

“你会说氪星语,你怎么还能握住氪石?”超人用氪星语回问道。

 

“我是达克萨姆人,我小时候去过氪星。”老达克萨姆人露出了一抹回忆似的、安详的神色。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抓过来?”超人望向他。

 

“那群人,知道你会来,他们向我保证,如果我帮忙抓住你的话,就放我自由。”老达克萨姆人有些愧疚的撇开视线。

 

超人摇了摇头,“你看看自己,你身上的细胞因为过度转化太阳的辐射而正在迅速的衰老退化,他们能利用你的时候不多了,所以想找到一个代替品。”

 

“我明明。。。我刚。。。不!!”老达克萨姆人看着自己的双手,绝望的吼叫出声,强烈的光芒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

 

当愤怒的老达克萨姆人用热视线融掉手中的氪石,将超人身上的铁链扯断时,超人便知道蝙蝠侠的方法又一次证明了它自己的可行性,这点他要承认,他从蝙蝠侠身上学到了很多,从心理战到格斗术甚至是他向布鲁斯讨教的约会技巧,从某种意义上,蝙蝠侠是他的导师。

 

“蝙蝠侠。”超人呼唤。

 

“我在。”蝙蝠侠回答。

 

超人在那一如既往的镇定的语调中听出了蝙蝠侠如释重负的心情,他微微扬起嘴角,这比他昏迷前听到的那声颤抖的呼喊要好上太多了。

 

像以往无数次那样,超人和蝙蝠侠,这一对世界最佳搭档最终会将坏蛋绳之以法,维护这个星球的正义。

 

他们将老达克萨姆人带回了地球,向他转告了星际法庭对那群里用他转化黄太阳辐射的罪犯的宣判。

 

“谢谢你们。”老达克萨姆人说道。

 

“不用谢。”蝙蝠侠回答。

 

“你会说氪星语?”超人惊喜地一扬眉,拽住了蝙蝠侠的披风。

 

“会一点。”蝙蝠侠盯住超人的手,微微皱起眉头。

 

“啊,抱歉。”超人笑笑,放开了蝙蝠侠的黑色披风。

 

他们陪着老达克萨姆人坐在山丘上,看完他人生中最后一场落日。在绛紫色的晚霞中,老达克萨姆人静静地化为了灰烬。

 

黑暗一点点把天空中最后的色彩蚕食干净,几粒星子调皮的点上了光。夜风中夹杂着青草和石楠的香气,归巢的鸟呼朋引伴的鸣叫着飞向他们身后的树林。

 

“你知道,”布鲁斯摘下蝙蝠侠的面具,望向克拉克,“我也想在结束在原野上,而不是带着氧气罩死在急救室里。”

 

克拉克垂下眼睛,“你可能要遗憾了,我的朋友,我想绝大部分人都会坚持让他们所爱的人抢救到最后一刻。”

 

布鲁斯笑了笑,曲起腿,再次把目光转向了天空的尽头。

 

“我不想失去你,布鲁斯。”克拉克突然说。

 

布鲁斯惊讶的扭过头,对上克拉克的眼睛,一瞬间他发觉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当克拉克温热的气息拂过他面颊时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也许他们应该接吻。虽然这个古怪的念头在闪过布鲁斯大脑的瞬间就被无情的绞灭了,但留下来的悸动、酸涩与遗憾却久久的卡在了他的唇舌之间。

 

“我该走了。”布鲁斯错开视线,站起身,抖掉披风上的泥土。

 

“当、当然。”克拉克眨了眨眼睛,“这已经很晚了。他边说边站起身,升到了半空中。他望着布鲁斯远去的身影,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道再见,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询问布鲁斯要不要搭个便车。他只顾着沉溺在刚刚的气氛里,沉溺在那种就像他撬动了蝙蝠侠坚不可摧的围墙的一角的感觉中。克拉克向东北方飞去,云朵拂过他的面孔,他想到今天蝙蝠侠的那声“超人”,想到那颤抖的呼喊声中饱含的担忧与隐隐的恐惧,一种异样的感觉漫上了他的心脏,是他以前不曾感受过的,甚至是连露易丝也不曾给予过他的这般新奇的感受,就像玛莎用甜牛奶煮成的麦片粥,或者是投在他床铺上悬挂的小太阳上的第一缕朝阳。

评论(5)

热度(112)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