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超蝙】难言之隐 · 第三章

Summary:布莱尼亚克企图夺走超人最珍视的东西,攻击他的死肋,抹去那个给他的世界带来最多光明的人,而超人和蝙蝠侠还未做好准备。

 

蝙蝠侠半蹲在韦恩大厦的滴水兽上,俯视着这个笼罩在黑暗与白雾之下的,他深爱的,同时又是给予他深刻疼痛的城市。周期性的安宁更给人以和平的假象,布鲁斯深谙此道,平稳的河流下涌动的暗流时时冲刷着他的脑神经。他猛然发觉克拉克已经许久没有来拜访过他了,无论是以超人的名义还是以朋友,在那天日落之后。蝙蝠侠显得冷酷不近人情,像一棵僵死在慢慢长夜中的孤零零的树,但这不代表着布鲁斯对他的四周无动于衷,他清楚的感知到了他和克拉克之间关系的变化,审视过去,布鲁斯便发现,其实在更早之前,早到他与克拉克的第一次相遇,在他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时,这人便在布鲁斯的脑海里占据了坚固的一席之地。

 

当时布鲁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哈维葬礼上的丧钟声音还久久的盘桓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不远处是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孩子,围在一起,虐待一只猫,布鲁斯能听见颤颤巍巍的哀嚎,尖尖的,小小的,消散在深秋的冷风中。布鲁斯闭上眼睛秋雨后泥土的腥气,枯叶腐烂在泥土中。他听见了一声呵斥,接着是孩子一哄而散的脚步声,布鲁斯张开眼睛,望见了躺在沥青路上,垂着脑袋蜷着身子,血块黏住黑色毛发的猫。他站起身,走到那个半跪在地上的男人身边。

 

“它快要死了。”男人抬眼,对布鲁斯说。

 

布鲁斯沉默着,从男人手上接过小猫,他用指腹轻柔地摩挲着小猫脖子,感受着越来越微弱的脉搏,闭上眼睛,猛地扭断了猫细瘦的脖子。

 

“你做了什么?”男人皱着眉头,质问道。

 

“给它安宁。”布鲁斯垂下眼睛。

 

男人摇了摇头,抱着猫走过草地,在一棵橡树下停住脚步,蹲下身子,拔去土地上的草,用手挖开湿润的泥土。布鲁斯用手帕擦干净指尖的血迹,将它扔进垃圾桶里,双手揣进大衣口袋里,目光从猫转到了男人身上。与他的淡漠不同,男人蓝色的眼睛中沉淀的却是真心实意的哀伤,布鲁斯猛然发觉,男人正在为及时救下一只猫而感到内疚自责。布鲁斯熟悉这种气息,就像他对自己的父母,对哈维,以及对无数哀嚎着在蝙蝠侠眼前逝去的人们一样。

 

也许在超人眼里,所有的事物都是平等的。蝙蝠侠想,他试图抓住挽救他眼前的所有生灵,他不应该承受这么多,布鲁斯知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极限,包括克拉克。对于各大媒体上关于超人应不应该存在的激烈讨论已经无形在超人撑起太多的肩头上又压下了不可估量的重量。超人当然是个不可预测危险指数的隐患,所以即使布鲁斯信任克拉克,他还是会有氪石储备。但那些人算什么,布鲁斯撇撇嘴,他们怎么有资格?

 

“嗨布鲁斯,你夜巡完了吗?”布鲁斯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滑开手机屏幕,克拉克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事?”布鲁斯问。

 

“想出来喝一杯吗?”

 

“你明天不去星球日报工作?” 布鲁斯挑了挑眉。

 

“我向佩里要了公休假。”

 

“我还以为你要将你少的可怜的假期用来陪露易丝。”

 

“哦,布鲁斯。”布鲁斯听见克拉克在电话那头笑出了声,“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要在用这件事打趣我了吗?”

 

“嗯哼,”布鲁斯敷衍的哼了一声,“老地方见。”

 

凌晨四点的酒吧度偶多少少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克拉克坐在角落的那张桌子上,朝刚进门的布鲁斯招了招手。布鲁斯笑了笑,朝他走去,拉开椅子,坐到了克拉克对面。

 

“如果你喝醉了,我会把你送回去的。”克拉克指了指布鲁斯杯中的琥珀色的白兰地。

 

“不劳你费心,我酒量好的很。”布鲁斯抿了一口琥珀色的液体,沉浸在馥郁的芬芳中。

 

克拉克不会喝醉,但他十分享受这个过程。凌晨四点的哥谭罪犯已经在即将到来的阳光中隐去,而大都会还没有开始繁忙的一天,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属于普通人的空闲时光,最重要的一点,他可以和布鲁斯待在一起。克拉克望着对面的男人,他半侧着身子,托着高脚杯,凝视着窗外,克拉克看到了他鬓角的几根白发。

 

“布鲁斯?”克拉克突然开口。

 

“嗯?”布鲁斯回过神,看向克拉克。

 

“也许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露易丝。”

 

“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的感情,你自己的心,我没法告诉你明确的答案。”布鲁斯晃了晃杯中的酒。

 

克拉克叹了口气,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干,“我知道。”他说。

 

“那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很复杂,”布鲁斯耸了耸肩,“要是我就不会明确的追求一个答案。”

 

“那你会怎么做?”克拉克问。

 

“顺其自然,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绝不钻牛角尖。”

 

“听起来像逃避哈。”克拉克扬了扬手,酒保将他的酒杯续满,“这不太符合你一贯的作风。”

 

“放心吧,他绝不会遇到这种问题。”布鲁斯在头上比了两个尖尖的角,克拉克大笑出声,“对于布鲁西宝贝,这种问题由金钱,首饰,地位什么的掩饰过去就行了。”

 

到最后布鲁斯还是喝醉了,他安静的伏在克拉克的肩头,乖乖地让克拉克把他背回去,他的头发蹭的克拉克的侧颈痒痒的,他偏了偏头,嘴唇无意间扫过了布鲁斯的侧脸。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