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难言之隐 · 第四章

露易丝死亡预警。真爱子弹之后超人与布莱尼亚大战时露易丝死亡。


Summary:布莱尼亚克企图夺走超人最珍视的东西,攻击他的死肋,抹去那个给他的世界带来最多光明的人,而超人和蝙蝠侠还未做好准备。



四周前。

 

“我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你带过来,莱恩女士。”蝙蝠侠将蒙在露易丝头上的黑色的头套拿下,“但情况紧急,我想超人应该需要你的一点帮助。”

 

“发生什么事情了?”露易丝向后捋了捋黑色的卷发,目光变的坚毅起来。

 

露易丝·莱恩是个优秀的人,从他发现超人和她的关系开始时布鲁斯就这样认定了。露易丝执著正义,拥有不输于男子的勇气和担当,布鲁斯敏锐地感觉到她和那些需要被保护的角色不同,无论超人同意与否,布鲁斯认定,露易丝是必然要参与此事的。

 

“超人招来了一个小丑,一个无情、偏执、精神错乱的杀人犯。他还掌握着连超人都无法识破的致命科技,一种速度极快,事后无法追踪来源的子弹。”蝙蝠侠低下头,看着相握的双手,错开了视线,“根据以往的经历。。。你肯定会在他的死亡名单上。”

 

“所以你想让我当那个诱饵?”露易丝抿起嘴,弯了弯嘴角。

 

“是的。”蝙蝠侠点了点头。

 

“超人不会同意。”露易丝摸着卷发,弯着眼睛望向蝙蝠侠。

 

“重要的是你的决定,莱恩女士。”蝙蝠侠站起身,朝露易丝走近,“你很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但我能从他手上救下无数的人。”露易丝打断蝙蝠侠,“你知道我的心意从未动摇,只是,”她抬眼看着面前背负了太多的男人,“你知道,如果我死了。。。”

 

“超人不会原谅我。”蝙蝠侠沙哑的机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起伏,“我知道,莱恩女士,但超人是这个世界的救星,我们只是需要让他把这点看得更明白。”

 

布鲁斯在医院里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断了十四根骨头,肺叶被错位的肋骨刺穿,脊椎压迫性骨折,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撕裂般的疼痛,他扯掉连接在身上的导管,挣扎着起身,没有成功。于是他重新在床上安静下来,盯着惨白的天花板,阿福走了进来,在他的示意下扭开了广播的开关,音乐传了出来,阿福坐在了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拿起搁在矮柜上的书,从夹着书签的那页开始缓缓的往下读。

 

这样就好。布鲁斯试着放平了呼吸,闭上眼睛。

 

布莱尼亚克赢了。布鲁斯的眼皮抖了抖,手指紧紧地曲了起来,他杀了超人最重要的人,他夺走了露易丝。

 

这都是我的错。布鲁斯想,我是最了解这种人,我应该及时看清布莱尼亚的诡计,但我没有,我没有。他不得不承认,哪怕羞愧、内疚、自我厌恶已经深深刺穿了他的心脏,他也得承认,他完全落入了布莱尼亚的圈套中去,他凭什么该死的认为自己是超人最重要的人。布鲁斯叹了口气,张开眼睛,冲阿福摇了摇头。阿福合上书,站起身,走出门时担忧的望了布鲁斯一眼,但还是关上了房门。

 

窗外的天空已经暗了下去,布鲁斯按灭了房间里的灯,黑暗也许能给他平静。他的脑海中还盘桓着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超人抱着缓缓倒下的露易丝的身体发出的绝望的吼声,布鲁斯在痛苦中陷入了黑暗,痛苦,心脏被黑暗扯开,流出来那些畸形的怪物。“我宁愿死去”——他清楚地记得最后定格在他意识中的那句话,他也清楚的记得在爆裂般歪曲的乞求之下,是他潜意识中不得不承认的他将会活下去的既定事实。

 

我的确活下去了,布鲁斯想,布莱尼亚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痛苦的人去高筑他胜利的荣光。广播里传来对超人失踪的报道,“你对我失望了吗?”布鲁斯攥紧拳头,嘶哑的声音回荡在病房中,“不不,你应该对我厌恶至极。”

 

布鲁斯记得秋收时克拉克曾经邀请他到堪萨斯的农场上做客,他们并肩站在田垄上,望着一望无际的金黄麦浪。“你知道吗,布鲁斯,”克拉克对他说,“每当好事降临,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金黄的麦田。”布鲁斯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回答他的了,但当那枚子弹绕过露易丝,击中他胸口的时候,克拉克的话和那片暖洋洋的金蓦的闪现在布鲁斯的脑海中,他掉下悬崖,看着克拉克迎面朝他飞来,伤口的疼痛早已忽略不计。

 

为什么我会毫无半点怀疑、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是超人最重要的人?布鲁斯想。紧接着,他便想到了那块电子手表、那未被及时拦下的陨石,布鲁斯咬紧了牙关,将那声嘶吼死死约束在了唇舌之间。那时的他应该看得更远一点的,从一开始他对克拉克试图贴近他的纵容与默许就是错误的根源。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