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薛晓无差】痛 (只是脑洞)

霜华剑贴着他侧颈的动脉,他仰脸注视着晓星尘——那赤裸裸的否定突然让他很委屈。他很难过,绝望毫无征兆的席向他,将他的胃拧作一团,他擅长玩弄人心,但独不得贴近晓星尘的要领。一反常态的,创伤的疼痛淹没了他的感官。

 

“很疼吗?”晓星尘微微移开剑锋,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他望着晓星尘,惯性让他不觉想抓住晓星尘一时的松动反转全局,但到底他没有,他仍然仰面躺在地上,侧颈的鲜血流进泥土里。他舔了舔嘴角,熟悉的铁锈味混入了泥土的腥气,一霎间他突然想知道如果霜华剖开他动脉时晓星尘的会是什么表情。

 

“不是这儿疼。”他歪歪头,剑锋在皮肤没入些许后被慌张的抽开,他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这位一尘不染的男子,指了指心脏,“我想让你抱抱我。”


——————————————————————————

突然翻到高三笔记本,真是越忙碌越脑洞大开呢。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