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超蝙】You are Gonna Need Someone's Love to Fall into


summary:超人的凡人名字是克拉克。


冬末春初,大都会迎来了漫长的阴雨天气,街上任何行人都免不了陷入鞋袜全湿,裤脚溅着泥水的尴尬境地。克拉克撑开雨伞,走出星球日报的大楼,他因为佩里安排的体育版而加班到了错过末班车的深夜。这很可笑,克拉克想,他竟然说不清的喜欢用一些平凡琐碎枯燥无味的工作去打磨他敏感尖锐的神经。就像有些人执著于手磨咖啡,烘焙糕点,有人热爱长跑,或者是在加长泳道中游来游去,而有些人喜欢将整个晚上贡献给浴缸中那池温水,或者是将衣服翻来覆去的熨得平整。没有人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事物,在一遍遍对烂熟于心或者是已形成肌肉记忆的事情循规蹈矩的重复之中,任何人都会因此而变得心平气和。

 

克拉克有点怀念堪萨斯的农场,脚踏在干燥的田垄上,阳光将土地晒的坚实,不似现在的他狼狈而徒劳的斜过雨伞去阻挡借着风力来势汹汹的雨,踩着积着污水的街道,走向他简陋的孤零零的单身公寓。迎面走来一个穿着深色呢子大衣的男人,他垂着头,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离克拉克几步远时,他突然一头栽倒下去。克拉克下意识的窜到他身边伸手揽住了男人的腰,雨伞落在了水洼中。

 

雨水浇湿了克拉克的头发,即使隔着湿漉漉的水汽他还是鲜明的感受到了怀中男人身上混合着酒精的香甜和昂贵古龙水香味的温热气息。克拉克撩开男人滴着水的额发,拍了拍他的脸颊,“先生,先生?”他低声呼唤。

 

下一秒,克拉克的手腕就被紧紧攥住了,怀中人张开蓝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盯住了他,也许只持续了一秒,甚至更短,他便重新闭上了眼睛,克拉克怀中又多了几分心安理得的重量。雨还是持续不断的下,克拉克眯着眼睛就着路灯昏黄的灯光翻遍了陌生男人的所有口袋,除了几张皱巴巴的零钱外一无所获。好吧好吧,克拉克推了推滑下去的眼镜,好人就做到底吧。他将男人背到背上,本想去捡那把伞,但浑身湿漉漉的感觉让他烦躁的甩了甩头发。索性淋个透彻,他想。

 

他顶着风往家中走去,冷雨吹了满怀,与此相对的则是侧颈源源不断传来的热烘烘的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但这莫名的让克拉克感到充实与安足,在雨夜里,沙沙的雨声体贴的为克拉克筑起了一个小小的隔间,安静的只能听到背后人绵长的呼吸。

 

他往上托了托想要滑下去的男人,拿出钥匙,打开公寓的门。他踢掉鞋子,将男人放到了沙发上。他看见沙发罩上渐渐晕开的水渍,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走进浴室,将淋湿的外套衬衣一股脑的脱下来,扔进洗衣篮里,赤着身子站在淋浴底下,他打开水阀,感受着冲刷着自己身体的水从凉变热,反正超人从来不会感冒,这样可以节省水费。克拉克叹了口气,想起玛莎新房子的按揭,农场上寿终正寝的收割机和摇摇欲坠的谷仓,想起今早未能及时阻止的枪击案,想起媒体对超人的众说纷纭。每个人多少都会在深夜生发出一种人生无常世事沧桑的感慨,克拉克也不例外。等到浴室氤氲起水汽,克拉克擦干身子走了出去。

 

“你要不要去洗个澡?”他摇了摇沙发上躺着的那个长手长脚的男人,未发觉自己语气中的随意与熟稔。

 

男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任由克拉克把他领到浴室,克拉克重新打开水闸,布鲁斯一抻腿跨进淋浴间。

 

“拉奥呀,”克拉克揉了揉太阳穴,“你要先把衣服脱了。”

 

布鲁斯在窗外刺眼的阳光中醒来,注视着天花板带愣的三秒后,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站起身时醉宿的偏头痛让他趔趄了一下,他摇晃着走出卧室,“你是谁?”他瞪着从厨房走出来的男人,因为语气没有达到预期中恶劣程度而让他有些心有不满。

 

“我是克拉克·肯特。”男人好脾气的笑了笑,将盛着煎蛋的碟子放到桌上,“昨天晚上你喝醉了,然后我把你领了回来。”

 

“把一个陌生人领回家?你心可真大。”布鲁斯抱着手臂撇了撇嘴。

 

“或许你应该自我介绍一下?”克拉克将盛着水的玻璃杯递给布鲁斯,提醒道。

 

“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点点头,转身又回到了厨房。布鲁斯挑了挑眉,拉开椅子做到了餐桌旁边。

 

“我要咖啡。”过了一会儿,他扬声说。

 

克拉克倒牛奶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咖啡,牛奶行么?”

 

“凑合吧。”布鲁斯变得更闷闷不乐起来,该死的大都会,该死的醉宿,该死的牛奶,他暴躁的想。


————————————————————————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