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You're Gonna Need Someone's Love to Fall into


summary:超人的凡人名字是克拉克。


身陷尴尬落魄时便越能记住别人施舍的好意,这种感动、欣喜甚至是眷恋、依赖都到来的如此水到渠成。

 

布鲁斯抬眼,看着餐桌对面的男人将麦片倒进牛奶里,默默地撇了撇嘴。他们都无意开口,任由咀嚼的“咔嚓”声弥漫在沉默中,克拉克伸手打开了餐桌末端靠着墙的收音机。女播音员恰到好处的声音回荡在了客厅中,布鲁斯起初并不在意,直到信息层层的在大脑中堆叠起,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关于超人的报道。

 

“关于超人是不是已经凌驾于了法律之上,谢尔顿议员有他的看……”

 

克拉克伸手换了个频道。

 

“在失踪五年后突然回归,超人是否……”

 

克拉克“咔”的又按了下调台键。

 

“我想我们需要超……”

 

在克拉克忍无可忍的想要关掉广播之前,布鲁斯伸手将收音机拨到了特定的频道。钢琴的乐声取代了之前呶呶不休的新闻报道。

 

克拉克推了推眼镜,抬头对上布鲁斯含着笑意的视线,也微微咧了咧嘴角。“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又重回到了狭小的客厅中。布鲁斯用勺子搅着牛奶中的麦片,在一串追赶着走高的琶音中他听出了这是李斯特的《彼得拉克十四行诗No.104》,“所能救我的,只有我爱的人”他想到诗的原文。用勺子捞起漂浮在牛奶上的麦片,布鲁斯慢慢咀嚼着。鲜牛奶的淡淡腥味,泡皮了的麦片,劣质收音机中放出的古典音乐,对面坐着的好脾气的黑发男人,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十四行诗,混杂着宿醉后的头疼和强烈的错位感鲜明的烙印在了布鲁斯的记忆之中,以至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当他触碰到其中的一种元素,那狭小客厅中的场景就会蜂拥进布鲁斯的脑海里。

 

“对于超人,你怎么看?”克拉克接过布鲁斯的碗,放进水池中,问道。

 

“我是哥谭人。”布鲁斯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碗,漫不经心的回答,“但超人在哥谭绝不会受到欢迎。”

 

“为什么?”克拉克拧紧水龙头,偏过头去看布鲁斯。

 

“因为……”布鲁斯吸了口气,“我们不需要。”

 

“你在错开问题。”克拉克拉开橱柜,将擦干的碗一个个放进去,明显不满意布鲁斯的回答。

 

“也许吧”布鲁斯用毛巾把手擦干,“但为什么你要这么执着于我,一个陌生人,对超人,另一个陌生人的看法?”

 

克拉克沉默了,布鲁斯转身走出厨房。

 

“谢谢。”临走前布鲁斯扬声道谢。

 

“不客气。”克拉克倚在厨房门框上抱着双臂回答。

 

极强的孤独感驱使着我们去做一些打破生存法则或者是超越理智边缘的事情,他轻易地卸下一个人的精心打磨的伪装,当他感觉自己找到同类的时候。

 

克拉克很难定义他和布鲁斯的关系,撇去他们记者与采访对象的这重身份,克拉克不确定他们是否是好友,或者……恋人。白雾缠绕在他和布鲁斯的连接点,每当他偏过头注视着布鲁斯,他往往有一种错觉:自己是在注视着更深层次的陌生人。克拉克曾试图将那个蜷缩在布鲁斯花花公子外壳下的那层人格完整的剥离出来,因为这是他认为自己能够固定他们恋情的唯一方法,但他总是不得要领,每当他旁敲侧击,那种感觉便“倏”的一下子消散了。

 

他们维持着精心雕琢的平衡,布鲁斯依然沉溺于酒醉金迷的世界,克拉克也过多苛责,因为超人依旧和露易丝暧昧不清。他们喜欢肩并肩的行走,走过哥谭的海港,走过大都会繁华安全的夜晚,或者他们在哥谭难得放晴时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追逐着鸽子跑来跑去的小孩。他们会去克拉克的单身公寓作爱,也会去布鲁斯湖边的玻璃房里,他们会在夜深时候加热后分享玛莎的苹果派和阿福的小甜饼,两人都彼此承诺过要带对方去自己家吃真正意义上刚烤好的甜点,但至今两人都还没开口做正式的邀请。

 

克拉克有时会怀疑他对布鲁斯,或者布鲁斯对于他水到渠成的默契和陪伴是否符合常理,但这种想法如果深究起来往往会让克拉克的太阳穴突突跳着疼痛,大都会记者和哥谭宝贝的恋情显然令人匪夷所思,而且前途暗淡惘然。但布鲁斯,克拉克能感觉到,对这段若即若离的感情感到满足,他一样能从静默的陪伴、毫无主旨的聊天或者温存或粗暴的性|爱中卸下一些无形的重量,汲取一点光和热。直觉告诉克拉克,他和布鲁斯的感情并不仅仅始于那晚雨夜的留宿,也许在更早之前,早到他们决定踏上那条路开始,他们身上散发出的独特的残缺感便铸就了往后天定般的相互吸引。

 

但相对于克拉克对感觉的放任自流,布鲁斯给予他的直觉深刻的信任。他像一个偷窥狂一样监视着克拉克的一举一动,程度狂热到了连阿福也不得不出声制止他想往克拉克的卧室装针孔摄像头的企图。

 

但真相往往来的令人猝不及防,当布鲁斯被狠狠撞出韦恩大厦时,他仰面望着破碎的玻璃奕奕的在阳光下折射出的虹影。在坠落中他单手扣住了蜷伏这凸出大厦的滴水兽的趾爪,肱二头肌为阻止这达二十米每秒的下落而爆发出的撕裂般的疼痛。

 

但下一秒,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须后水的味道窜上了他的鼻尖,他抬眼,注视着那双熟悉的蓝眼睛,伸手捋上去了超人额前的那缕卷发。

 

“嗨,克拉克。”布鲁斯听见这名字脱口而出,但他眨了眨眼睛,并没有收回的企图,相反的,他加深了唇角的微笑,在克拉克一如既往的亲吻中喃喃着说:“我是蝙蝠侠。”




评论(5)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