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超蝙】所爱 (一发完)

可以和you're gonna need someone's love to fall into 一起食用,独立成篇亦然。

布鲁斯张开眼睛,床头电子钟银蓝色的夜光显示着凌晨四点整,他说不清自己是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是浑浑噩噩的从昨晚到现在都一直没有睡着,他偏过头去看落地窗外安静的大雪初霁的景象,漆黑的湖面上升腾着雾气,湖边覆盖着厚厚的雪,在月光下反射着银白的微光。他想起圣诞树下面放着的礼物,它们个个都被包扎的顶好,就连杰森的那个也翘着可爱的浅红色丝带。但唯独有一个,阿尔弗雷德最后放上去的那一个,只是裹着简陋的牛皮纸外衣,突兀的躺在花花绿绿的包装盒旁边,也许这就是它从一开是就吸引住自己视线的原因,布鲁斯想,没有别的了。

 

布鲁斯光着脚走到客厅,壁炉的火已经熄灭了。虽然大宅早就安装了现代供暖装置,但迪克杰森提米和达米安,甚至是没有在大宅中生活过的芭芭拉都对这个古老的供暖工具情有独钟,他们像一群小鸟一样挤在长沙发上叽叽喳喳,达米安的猫在它们的膝盖上跳来跳去。克拉克也很喜欢这个壁炉,布鲁斯想着,将引火物放进炉铲里伸进了壁炉内部,看着暖红色的火焰摇晃着蹿来蹿去,虽然他没有特异的表示过赞美,但布鲁斯不止一次的看着克拉克把扶手椅移到壁炉旁边,也许氪星人喜欢一切温暖的事物,布鲁斯这样揣测。

 

阿尔弗雷德会逮到每一个在平安夜企图偷偷溜到圣诞树下拆礼物的小孩,难后把他们遣送回各自的卧室,但他没料到布鲁斯也会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所以当布鲁斯转身与阿福的视线相对时,后者也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转身将布鲁斯一人留在了客厅。布鲁斯拿起那个牛皮纸包裹着的礼物,用小刀平整的将封口裁开,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黑胶唱片和一张小小的圣诞贺卡。布鲁斯扫过了贺卡上短短的几行字,视线又一次落在了壁炉的火光中,他将卡片和包装纸放到桌子上,拿起那张唱片,放到了唱盘上,拿下唱头套子,解开唱臂,将留声机的唱针缓缓的放到了唱片上。在短短几秒的颤动之后,熟悉的旋律淌了出来。

 

布鲁斯垂下眼睛,看着黑色的唱片慢慢的旋转着,许久,他从酒柜里拿出红酒,斟满了高脚杯,然后拿起桌上的贺卡,坐在了壁炉旁边。他先是看了看贺卡上头笑的慈祥的圣诞老人,然后飞速的扫了一眼贺卡的内容,最后长久地注视着落款:克拉克·肯特。布鲁斯叹了口气,手垂下了扶手椅的边缘,他抿了口酒,又将视线转到了壁炉里跳动的火苗上,看着火焰跳动着伸长,将赤红和橘黄温和的融合在一起。

 

他想起他送给克拉克的那束花。当季风减弱时,大都会已过了雨季,进入了天高云淡的秋,而哥谭依然挣扎在无休无尽的阴雨之中,不堪重负的排水系统在泥泞中苟延残喘。他站在克拉克公寓楼对面的街道上,突然发觉了一家刚开业的花店。也许是绿植与花朵太过于喧嚣的生命力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当他回过神来时,那位花店姑娘已经在询问他需要些什么了。他甚至还清楚地记得那姑娘瞳孔的颜色,怡人的绿色,泛着浅浅的灰。他说,我要去拜访一位……朋友。

 

女孩笑了笑,似乎准确的抓住了他话中微微的停顿,扎好的花束中黄色的跳舞兰和红叶石楠围簇着石榴红的火焰康乃馨和黄色针垫菊。布鲁斯付了钱后接过花,“真适合今天的天气哈。”他在女孩温暖的视线里微笑着评论。

 

傍晚的时候他和克拉克一起乘车去了中央公园,他们并肩走在林荫道上,初秋的阳光穿透布鲁斯的衬衫将足够的热量烙印在布鲁斯的皮肤上,克拉克喜欢这太阳,布鲁斯偏过头去看他,他的皮肤仿佛愉悦到要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了。“今天天气很好。”克拉克微笑着对上布鲁斯的视线,他的眼睛和身后的天空蓝在了一起。布鲁斯心满意足的走着,他的胳膊不时的与克拉克的碰在一起,今天的太阳美好到烤干了他身上那些属于哥谭的透进骨子里的湿冷,只是单纯的和克拉克并肩行走,漫谈一些没有主旨的话,布鲁斯就生发出由内而外的充实感,他想到阿福做的松饼,他用勺子将蜂蜜浇进金黄色的小格子里,那些金黄色的饱满甜蜜的蜂蜜会满的溢出来,他感觉到的确有什么东西要满的从他心脏里溢出来了。他是如此的欣喜,以至于当克拉克握住他身侧的手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踮起脚吻了吻克拉克的嘴唇。

 

当天完全黑下来时,他和克拉克坐在露天剧院的阶梯观众席上看着剧团出演的仲夏夜之梦。布鲁斯枕在克拉克肩头,看着克拉克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想起你送给我的那幅画。克拉克凑近布鲁斯的耳朵低声说。布鲁斯懒洋洋的嗯了声,他知道克拉克说的是那幅画,但他们还未知晓对方秘密身份时布鲁斯借口说是从意大利度假回来带的,画被克拉克不偏不倚的的挂在了床对面的墙壁上,布鲁斯每次在克拉克那里过夜之后睁眼看到的就是威尼斯恬静的小城和洒满阳光的湖面,而这一切都始于一个谎言,它既然并非是布鲁斯从一个街头画家手中买下的,布鲁斯就认为克拉克在知道真相后应该把它取下来。但直到现在它都散发着威尼斯虚假的光和热,耀武扬威的挂在那里。克拉克说不必在意,我喜欢威尼斯,喜欢画里的水城的阳光,再说如果把画取下来,那里就会突兀的长一个钉子,如果把钉子取下来,那里就会突兀的留一个小洞。布鲁斯想想着从克拉克的床上醒来看见墙上那个黑色小洞的情景,他将脸埋进克拉克怀里闷笑出声。

 

布鲁斯扬了扬唇角,火焰的影子在他的视线中渐渐模糊,他吸了吸鼻子,将壁炉的火播的旺了些,借着跳跃的火光,他慢慢读着贺卡上的话。亲爱的布鲁斯:我很抱歉不能陪着你过这个圣诞节了,一想到以后所有圣诞节你身边都没有我的身影,我都不免有些难过,但其实更让我难过的是你,我一想到你伤心难过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心疼。所以赶快忘了我,布鲁西宝贝可是哥谭的宠儿呢,但我又自私的想让你能记着我,长久些,再长久些,记住我超人的模样,记住我普通人的模样,记着我们并肩的战斗也记住我们脱下铠甲时的相守。李斯特的巡礼之年是我们的开始,所以现在这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处,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耐心等到早晨,现在肯定还是深夜呢,你一定是开着唱片机,坐在壁炉前,很可能手上还端着一杯酒,借着壁炉的火光在读这贺卡。无论如何,布鲁斯,我爱你,圣诞快乐。永远爱你的:克拉克

 

布鲁斯将贺卡贴近嘴唇,留声机播完最后一个音符已经不再发出声响,他听见壁炉内火焰燃烧的声音,也许窗外又开始下雪了,他闭上眼睛,要不怎么会这么冷。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