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复问】热梦

summary:在一切皆已无可挽回之后,他仍痴心想得到救赎。

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李问再细心经营下去了。秀清望着倚着柱子坐在廊下的男人,默默的下了结论。所以当她发觉李问一声不响的离开之后,只是平静地切开了一整只鸡,将其中的一半放进了冰箱,她是不惧怕死亡的,准切来说,她不认为吴复生会专门费心思搞他,那男人眼里只装得下他的阿问,从未施舍给别人分毫。

 

李问去了维尔京群岛,刚下船就撞进了热带毫无征兆的暴雨,他凭着记忆趟过岛上泥泞的土路,扒开滚落着雨水的肥厚的芭蕉叶,疲惫潮湿沾着泥的推开了那扇被白蚁蛀的稀松木门。

 

“阿问。”

 

李问的手一缩,身子便僵在那里不动了。天边又炸起一道雷,一阵雨随之以更猛烈的阵势砸到了泥土里。许久,雨中的男人缓缓扭过了头,望进身后空无一物的雨幕中,他的眼神比方才更张皇了,雨水冲刷进他的瞳孔中又顺着他的眼眶溢出去。像一只被主子丢弃了的狗,暴雨声掩盖了喉咙眼里的呜咽。

 

“阿问,阿问,睡着啦?”吴复生弯下腰拍了拍蜷缩在羊绒地毯上的李问的面颊,后者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扬起手揪住了吴复生剪裁得体的裤脚。

 

“你说哪里了,大佬?”

 

“我说——温哥华的冬天太冷了,”吴复生托住李问的腋窝,把他抱上沙发,手指拂过柔软的黑发,“我们应该去温暖的地方。你喜欢热带的海洋吗,阿问?”

 

李问咕哝了一声,侧脸压在吴复生的大腿上,稚气尚显。

 

他走过被雨水打的衰败的紫罗兰花丛,细碎的野草裹着他沾着泥的鞋和裤脚,踩着嘎吱作响的木楼梯上到二楼卧室,李问将自己摔在潮湿的长着青苔的腐旧被单上,用手堵紧耳朵。狂风暴雨的声音隔绝掉了,唯一剩下的,也愈发清晰起来。

 

“我待你如此好,你喜不喜欢我呀,阿问。”

 

男人将新鲜的番石榴汁递给李问,带着笑意坐在了旁边的柳木摇椅上,眼角弯弯的望向木棉树下的李问。

 

“喜、喜欢啊。”

 

李问下意识地回答,仍是笨拙的学不会滑舌的模样。吴复生笑了,朝李问招招手,男人垂下头乖乖的走过来,他拈起掉落在石桌上的艳红色花朵,插在了男人鬓角。

 

李问砸开了楼下的酒窖,他浑身哆嗦着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四五个还有分量的酒瓶,一股脑的抱上了二楼,他已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将那些辛辣的液体倒进咽喉的,唯一留在他印象里的,便是那些滚烫的,粘稠的液体从他的指尖掌心涌出,最后和脸上的鼻涕眼泪混在了一起。

 

AO3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