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杰医】胜负难分

开局遇见了一个刚烈的医生姐姐,当然选择杀三放一了,她太美好了,很厉害,可惜匹配的队友emmmmm……

部分描写与游戏有出入。

“她明明是个医生,”杰克砸开眼前的木板,愤愤的想,“为什么她不能安分守己一点?”他顺着血迹绕过了几堵围墙,眼前一片开阔的草地,不见了人影。“在草丛里藏着呢,小东西。”他选了一个距离足够远又可以看到全景的地方,抄着手臂等待着,不多时,远处铁床边站起了一个小小小的身影,真有意思,明明怕得要死,腿都抖个不停,还偏偏要来这种地方。面具下的杰克勾起嘴角,重新向她走去。

 

杰克看见她放弃了治疗,朝远处跑去。有意思,一个残血的小医生企图把他带离密码机集中的地区?杰克冷笑了一声,掉头朝那个再次炸机的倒霉蛋走去,他敲晕了那个笨手笨脚慈善家,将他绑上气球,往地下室走去。将慈善家绑上狂欢椅后,杰克回到了地面上,寻找下一位求生者。只要他离地下室不远,求生者大多都不会冒险去救第一个被绑在地下室的同伴,偶尔也有二三个同伴痴心妄想的希望发挥一下团队合作的精神,但事实证明这也只是加速他们被团灭的过程罢了。

 

哦不,那个小医生。杰克用余光望见地下室上方的房屋中跑出了两个人。他忘记检查地下室的柜子中是否藏人了。那个小东西。杰克冷笑了声,瞥了一眼晕倒在地上的幸运儿,转身向医生的方向走去。

 

医生一定没有料到杰克会放弃将人绑上狂欢之椅的机会转而再去抓他们两个,她望向渐渐走进的杰克,身体无法抑制的微微颤抖,但她为慈善家疗伤的手却一直没有停。

 

“快走!”她推开慈善家,因为惊恐而拔高的声调惊起了树上的乌鸦,下一秒刀刃划开了她的脊背,她趔趄了一下,杰克以为她又要狼狈的逃跑的时候,突然一阵强光照上了他的眼睛,她没有跑,杰克听见了鲜血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光线颤动着,但准确的亮到了最后一秒。

 

她在为同伴争取时间。还剩最后一条密码,慈善家救走了残血的幸运儿。杰克将医生逼进了墙角,抬手补上了迟来的最后一刀。杰克低头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医生,她的白帽子掉了,棕色的头发沾着血散落在肩头,长时间的奔跑已经耗尽了这个娇生惯养的上等人所有的力气,她张着棕色的眼睛望向杰克,嘴唇微微颤了颤。

 

“我们会赢的。”当杰克抄起她瘦削的身体时,他听见了她破碎的低语。她开始挣扎,明明她那颗小不点心脏已经跳动到几欲炸裂,她还是拼命做着无谓的努力。电闸声响起,杰克几乎是同那三个求生者一同到达了门边。

 

“是他们会赢的。”杰克将医生的额发轻轻拨开,将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她放到了地上,“你可以看着他们赢。”他弯下腰在她耳边说道。那三人看到杰克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后来他们发现杰克并没有抓他们的企图,园丁便又尝试着开始输入密码,另两个人躲在了不远处,杰克收回了视线,饶有兴趣的看着医生自我治疗,其间慈善家半蹲着企图靠近,但杰克稍微挪动了一下脚步,他便又缩了回去。

 

呵,一群脓包。园丁不时的回头,极大拖延了输入密码的时间,医生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摇晃着往前走了两步,杰克便也跟上,被惊动的园丁再一次做好了跑的准备。

 

“你们先走。”已经沙哑的声音响起,医生看了旁边的杰克一眼,掉头一瘸一拐的向反方向跑去。杰克轻笑了声,慢悠悠的跟在了她的身后。她踉跄的走着,被草丛里的废弃物绊倒在地,乌鸦盘旋在她的头顶,她爬到墙角,背贴着墙,抱着膝盖,脸埋进臂弯里,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杰克在她面前蹲下,他听到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的声音。他无奈的呼出了一口气,将医生抱进了怀里,她安静的像死了一样,没有丝毫的挣扎。杰克抱着她四处溜达着,怀里的人渐渐停止了哭泣。

 

“我认输,你把我放上椅子吧。”医生闷闷地说。

 

杰克没有搭理她,再次踢开了一个箱子,看见了箱子底部放着的治疗针管,满意的哼了一声。他将药剂住射进医生的血管,用绷带止住了她后背的鲜血,“下次你可长点心吧。”他佯装不耐烦地向坐在铁床上的医生说道,“现在谁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你不用教训我。”医生小声嘟囔了句,“哪个屠夫会被医生拍两次板子?”她抬头,朝杰克咧开了嘴角,“现在头还疼吗?”

评论(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