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复问】吴先生和他的爱人李问1-5

群梗:史密斯夫妇

1

 

“老板,李先生的电话。”一个花臂光头的马仔将手机递给吴复生,后者点点头,斜睨了一眼跪在旁边叩头求饶的男人,男人立即噤了声,战战兢兢的勾着头缩着身子。

 

“阿问啊,”吴复生放柔了声音,双眼含笑的听着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声音,“嗯嗯,好,下班回家要买牛奶是吧,嗯。晚饭想吃什么?”吴复生翘起腿,右手转着枪,等电话那头的回答。“行啊,那就牛肉粉吧,冰箱里还有骨头汤。嗯,好。我也爱你。”

 

吴复生挂了电话,视线重新转向跪在地上的男人,眼里的笑意还未消。

 

“您刚才有机会说清楚的话,现在可没时间说了。”吴复生俯身亲昵的拍了拍男人的脸,“大家都是有家室的男人,心里自然是明白家人金贵的。但您这么不配合,我不是也没有法子嘛。”

 

不顾男人恳求的哀嚎,吴复生起身,弹了弹西装上落的灰尘,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婚戒戴上了无名指,走出仓库大门,身后枪声响起。

 

2

 

“秀清你不要再笑了。”李问挂了电话,对着镜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从口袋里掏出圆框眼镜带上,拉平皱巴巴的衣领,“等你什么时候成家就也变成这样啦。”

 

“变成小媳妇样?”秀清一搭一搭的磨着她最中意的那把黑金匕首,揶揄道。

 

“我哪有?”

 

秀清翻了个白眼,捏着嗓子学着刚才李问的腔调,“我好爱你啊,大佬。”听的李问缩着脖子打了个激灵,“真的好嗲。”他默默的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3

 

“Winston,你说阿问是不是只会吃闲饭啊?”

 

李问刚进家门就听到了在厨房做饭的吴复生这么诽谤他。

 

Winston是他们在温哥华的大宅里养的狗,好大一只的金毛寻回犬。约摸是三年前一个礼拜日傍晚,窗外雨下的挺大,天阴沉沉的,他和吴复生裹着毯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放的是BBC的纪录片,李问不感兴趣,将脑袋埋在吴复生怀里拱来拱去。然后他听见细小的刮擦声,混着雨声,从落地窗那边传来,李问站起身,赤着脚踩着长毛地毯往餐厅那边走。吴复生也只是抬了抬眼,就当怀里窝的一只宠物觅见了感兴趣的东西跑掉了。

 

一会儿,李问又“蹬蹬蹬”的折了回来,“大佬,外面有只小狗。”他趴在吴复生耳边道,说的神秘又有趣,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个隐秘的惊喜偷偷的拿来跟他吴复生分享。

 

但吴复生既不觉得有趣,又不觉得神秘,只忽然觉得头好疼,想到了踩满泥爪子印的长毛地毯和永远除不尽毛的西装外衣,以及多了一张的、讨食的嘴。

 

“这狗肯定是别人家的啦,”吴复生企图好言好语的跟李问讲明道理,但李问就是执拗地张着一双黑眼睛,眉毛下弯成委屈的弧度,“它好可怜的啊,大佬,都湿透了,外面可是下着大雨啊,我们就收留它一晚好不好。”他咕叽咕叽的说个不停,吵吵的吴复生脑子疼。

 

“就一晚,明天我们就去找它的主人。”

 

李问蹦跶着走了,抱着湿淋淋的狗一路跑到了浴室。亏李问还是长脑子了的,没让裹着泥的狗在宅子里疯跑,挽救了两条狗命。

 

谁知第二天去社区服务中心发现这狗身上还真没植入芯片,回家路上,李问已俨然以狗主人自居了,唤它“Winston”,不知怎么的,这名字张口就到了李问嘴边,还是个洋名。吴复生哼了一声,想到昨晚电视上放的Winston Churchill的纪录片。

 

那狗也颇给李问面子,一人一狗一唱一和的在汽车后排玩的不亦乐乎,吴复生从后视镜中看小狗扑到李问怀里去舔他的鼻子,不由得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反正喂两个也是喂,不差一张嘴。”他想。

 

然而没过几时,狗便和吴复生亲热了,吴复生很少有叫Winston全名的时候,一般都唤Win,一来二去变成了“问、问”的叫,狗也照样摇着尾巴向吴复生哪儿跑。李问老不高兴了,但他又不能叫狗吴复生,他不敢。

 

4

 

吴复生和李问是在河内认识的,吴复生那天端了个仇家的老巢,心里爽快得很,连热带湿黏黏的夜雨也没败了他的性子。庆功宴结束后微醺的吴复生驱车到住处,远远便望见大门廊下缩着个黑影,他一脚油门把车开到那人脸前才堪堪刹住。在明晃晃的大灯下带圆框眼镜的青年用胳膊护着头,黑眼睛里满是怯意。

 

瘦,太瘦了。吴复生隔着挡风玻璃打量着往后缩的青年。半湿的麻布短袖挂在他的骨架子上晃荡,两条细麻杆般的腿蜷缩着,打湿的黑发一缕一缕的贴在他额头上,难民似的在凄风苦雨里哆嗦着。

 

吴复生将车往后倒了半寸,下车,拽起缩在他家门前的青年,“你在我家门前做什么?”他问。

 

“避、避雨。”青年缩着脖子,结结巴巴的小声回答,“我、没钱付车钱,被师傅赶下车了。”他说的声音极小,又是勾着头,吴复生不得不弯下腰把耳朵贴在他嘴边才差不多听了个大概。

 

“我、我很抱歉,打扰您、您了。”

 

青年佝着背,小心翼翼地从吴复生和他的越野之间的空隙中钻出去。吴复生的目光扫过他细瘦的脚踝,青年赤着脚,一瘸一拐的走过院子的石板路。

 

“欸——你等等。”吴复生叫住了他,“你在我这里过一夜吧,明天我送你下山。”

 

青年感激涕零的表情让吴复生很是受用。

 

5

 

“你在河内失联的那几个小时就钓了个男人?!”秀清不可置信的盯着李问无名指上的婚戒,将档案砸在了李问头上。

 

“大佬多好啊,”李问舔舔嘴唇,哼哼唧唧的掰着指头向秀清夸他家那口的好,“长得帅,有钱,做饭又好吃。”他装作糊涂的会错了秀清的意——人家那么好,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只会吃闲饭的。

 

秀清撇撇嘴,“那你的宝贝大佬知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啊?”

 

李问一个机灵,“当然不,我藏的这么好……哪里会发现……”他嘟囔着,将匕首放好,“我回家了啊。”

 

“滚吧滚吧。”坐在电脑桌前的秀清朝李问摆了摆手,“明早晨会不能再翘了啊,再这么散漫下去,上头该不高兴了。”

 

李问胡乱嗯了两声,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按开了电梯门。

 

 


评论(30)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