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杰佣】将心比心 0-6 (黑道paro)

0

 

“告诉我,艾米丽在哪儿。”奈布将匕首往后紧了紧,鲜血顺着玛尔塔的脖颈流了下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奈布·萨贝达?”玛尔塔咝声说,他们已经退到了光秃秃的悬崖上,身后二十四英尺下是咆哮着侵蚀着岩层的大西洋,海风尖锐的呼叫着穿过海岬,吹掉了奈布的兜帽。

 

“放开她。”熟悉的声音在佣兵耳边响起。

 

“好久不见。”奈布舔了舔唇角。

 

杰克将刀刃捅进佣兵的后心窝。佣兵割开了玛尔塔的咽喉。

 

奈布咳着血,一步步的后退,看着男人丢下他慌忙用手去堵空军脖颈上往外涌血的割痕。他的心脏依旧顽强地跳着,尽管神经疼的想死,他也不得不活下去,杰克让他不得不活下去。

 

他退到了悬崖边,在黑夜中他依然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正死死地盯住自己,他像很久以前他们之间无数次的告别那样,微微扯起嘴角,食指和中指并拢,抬过头顶,微微挥了一下。然后任由身体向后倒去,海风灌满了他的外衣,猎猎作响的像翅膀一样。

 

1

 

“喂,你站住。”

 

杰克回头,回头望向路灯下站着那个青年。二十分钟或者是更早之前,他们刚在地下拳场对过场子,他的右面门还火辣辣的疼着,左耳嗡嗡作响。

 

“什么事?”杰克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舌头顶了顶松动的臼齿。

 

“你是故意输的,这钱我不能拿完。”青年有些暴躁的说着,杰克不难从那双被路灯映亮的眼睛里看出挣扎和不情愿。

 

“你挺着劲儿不认输,让我觉得即使你被打成残废你也会挣扎着再站起来。”

 

“因为我缺钱。”

 

“但我不缺钱。”杰克微微勾起嘴角。

 

“屁,哪个不缺钱的会来打黑拳?!”青年呲了下牙,“你不要算了”他将那卷钱重新塞回口袋,扭头顺着马路向前走去。

 

2

 

“啊,杰克你这小子,今天不在状态呀。”小丑捶了一下杰克的肩膀,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帮我查个人。”杰克挥了挥手,酒保走来将两只酒杯续满,“今天那个不要命的小鬼。”

 

“哦哦,”小丑怪笑了两声,“你对他感兴趣。”

 

“嗯哼。”杰克的手指摩挲着下巴,似是而非的哼了一声。

 

“对了,近来你母亲怎样?”小丑随口问了一句。

 

“还是老样子,”恨意在他的眼里一闪而过,“那个老混蛋一直逼她吃药。”

 

“你觉得,她到底正常不正常呀?”

 

“我他妈哪里知道。”杰克仰头将方杯中的酒灌下肚,抹干嘴角,“我觉得他娘的我们全家都不正常。”

 

3

 

杰克从浴室出来,对着穿衣镜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擦上碘酒,然后躺倒在床上,拉过床头的pad,划亮屏幕,点开了小丑给他发的文件夹。

 

“果然才刚成年。”杰克嘟囔着往下拨着页面,“果然穷。”他叹了口气,将pad放到一边,关上灯,拉起被子。黑暗中青年身上汗水与鲜血混合着的气息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杰克张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异样的感情在他的胸腔里膨胀,像暴雨后浑浊的河水,漫过河道堤岸,吞噬一切目光所及之物。

 

4

 

奈布掏出钥匙打开门,在黑暗中他轻车熟路的推开房间的窗户,让夜晚的冷风吹走室内污浊的空气。

 

“小奈布,你回来了。”沙哑的女声从沙发处传来,“我就要死了,你再不管我我就要死啦——”

 

“艾米丽这周末就会回来,我们说好的,到时候你的表现的像个人样。”

 

“我们说好啦,奈布。”女人翻了个身,将手扬到了空中,“你只要给我一点钱,我保证乖乖的当个好母亲——”

 

奈布将口袋里的钱扔进女人怀里,走进厨房,用手接着水龙头喝了几口水,听见了女人细细索索穿外衣的声音。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别紧张,奈布,我只是去弄点儿让人快乐的玩意儿,保证在小艾米丽回来之前弄干净。”

 

大门哐的一声合上了,奈布在黑暗中静静站了一会,然后他艰难地弯下腰,从冷冻层中抠下碎冰,捂在了自己肿起的眼泡上。

 

5

 

“我们可爱的艾米丽终于回家了。”女人张开手臂,抱住了向她跑来的女孩儿,手指抚摸着她浅棕色的头发。

 

奈布在几步开外静静地看着,今天的阳光微暖明媚,仿佛烤干了女人身上那些腐朽潮湿的沼泽,风一吹,那些灰尘散尽了,女人用她漂亮的灰眼睛温和的注视的她的女儿,棕色的长发搭在肩头,阳光让原本干枯的头发再次闪起光亮,那件廉价的白裙子在此刻看起来也是如此的衬她高瘦的身材。

 

他们一同去餐馆吃了午饭,其间他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左眼眶的乌青是因为他在大扫除时不小心撞上了柜角。艾米丽笑着打趣他的笨拙,他同样回以微笑。他们分享了松饼、橘子汽水和草莓味的甜甜圈,香甜占据了他的味蕾,他沐浴在怡人的阳光下,听着艾米丽讲他们小时候的趣事。

 

下午奈布送艾米丽去火车站,微笑着告诉她一切都好。看着艾米丽隔着车窗向他挥手,直到列车启动载着她消失在远方。

 

奈布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着头看着飘在天上的云,这一天好的像魔法一样,他想,舌尖抵住了上颚,好想吃甜食。

 

6

 

“求求你,杰克,我没病,我不想吃药……”女人死死地抓住杰克的胳膊,指甲刺进皮肉里面。

 

“父亲是为了您好。”杰克抬手抚摸着女人的黑发,站在旁边的医生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将镇定剂注射进女人的后颈。

 

女人在杰克怀里安静了下来,就像幼时的杰克窝在她怀中一样。

 

“我爱你,妈妈。”杰克低头吻了吻女人的前额,将她交给了医生。

 

他走出大宅,阳光刺得他眯了眯眼睛。就像两个世界,他想着,游荡在街道上,他路过一家帽子店,一家钟表店和数不清的小餐馆,街角水果铺子前一框框新鲜饱满的瓜果吸引了他的视线,他拿起了一个黄澄澄的橙子,抛向空中又翻手接住,他付了钱,哼着歌,抛着橙子走进公园。

 

他看见了坐在长椅上仰着头的青年。

 

“奈布。”他开口,

 

青年懒洋洋的转过脸,眼眶的青紫还未消。

 

“要吃个橙子吗?”他问。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