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亨本|超蝙】错位 · 第三章

summary: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当了自己的助攻


“有什么问题吗?”布鲁斯从蝙蝠洞上来,向坐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的男人问道。

 

“你有安眠药吗?”亨利扯起了一个疲惫的微笑,“我不太能睡着。”

 

“我不确定安眠药对氪星人会起作用。”布鲁斯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将药瓶丢给亨利,“但你可以试试。”

 

亨利道了谢,倒出了两粒药片,放进嘴里仰头咽了下去。

 

“晚安。”他攥紧手里的药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腿因为久坐而微微发麻,布鲁斯盯着他的视线一直等他走到走廊尽头才消失。

 

亨利关上房门,再一次躺在了床上,大脑在各种噪音的撕扯下精疲力竭的陷入了空白。“不知道本那边怎样。”他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从睡眠中醒来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电子钟的机械声,水管的流水声,人的脚步和交谈声,由近到远,越来越多的声音涌入耳膜。

 

温暖的掌心盖上了亨利的眼帘,“深呼吸,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声音上。”男人沉声道。

 

也许比上次容易些,亨利敏锐的捕捉到了男人的心跳,他长长的吸气,缓缓地吐出,直到心中的惊悸慢慢平复下来,他眨了眨眼睛,睫毛扫过男人的掌心,布鲁斯放开手。

 

“早安。”他道。

 

“早。”亨利挣扎着坐起身,“看来我还没有回去。不过无论如何,谢谢你。”亨利将汗湿的T恤脱下来,望着将手搭在门把手上准备离开的男人,“没有你我肯定熬不过去。”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布鲁斯为这不合时宜的笑声挑了挑眉,“你知道,”亨利磕磕巴巴的解释,“如果我没有遇见你,那么超人就会失控,那你就可以提前上演蝙蝠侠大战超人……”

 

布鲁斯弯了弯嘴角,“想象力丰富。”他评论道。

 

“演员嘛,有时就需要点儿想象力。”亨利回以微笑。

 

“容我提醒一句,先生们,在慢悠悠的吃下去,你们的白班可能要迟到了。”阿福打断了布鲁斯艰难的咀嚼蔬菜沙拉的动作。

 

“啊,对,我不能丢了克拉克的工作。”亨利站起身,“我想我至少应该向佩里请个假。”

 

“你会当记者吗?”布鲁斯问道。

 

“我会演。”亨利摩挲着下巴,“但如果我长时间的回不去,那该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布鲁斯站起身,硬着头皮顶着阿福不赞成的目光将沙拉盘推远,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你跟我来。”他对亨利道。

 

“你最好还是回超人家里一趟。”布鲁斯递给亨利一个手机,“等等,你知道克拉克的住址吗?”

 

“呃……”亨利接过手机,撇了撇嘴,老实的回答:“不知道。”

 

“我把地址发给你。”布鲁斯打开电脑,“钱在门口柜子最上层,待会儿我用车载你到码头,你从那里坐船回大都会。”

 

“像养了个孩子。”亨利插嘴道。

 

“什么?”布鲁斯皱紧眉头问了一句。

 

“呃,没什么。”亨利心虚的笑了笑,他可是黑暗又暴躁的蝙蝠侠呀,亨利心想,在他面前你可不能像对本那般口无遮拦,指不定哪天你还没回去就被忍无可忍的蝙蝠侠一刀斩了。

 

可能因为亨利脑补时的面部表情过于丰富,布鲁斯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我不滥杀无辜。”

 

“真的?”

 

布鲁斯点点头,“但我有点小心眼儿。”他半开玩笑道。

 

亨利歪了歪头,“所以我要小心行事?”

 

“对,就是那样。”布鲁斯转过椅子,掩饰笑容般,他用手指擦过嘴唇。

 

他已经多久没有笑过了,布鲁斯滑动着鼠标漫不经心的想,无依无挂的来这世上,他就像个小孩。

 

“所以我敦促超人,来到人民的壁炉前,看看那些遭受过苦难的人,公众有权利知道那天在沙漠中所发生的一切。”屏幕上金发的女参议员对着话筒侃侃而谈,摄像头转向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亨利按下了暂停键,扭头对布鲁斯道:“你还记得这个人么?在超人与佐德将军的战斗中你救下的一名员工。”

 

布鲁斯看向屏幕,“有印象。”

 

“他的轮椅里藏着炸弹。”亨利抱起手臂,“卢瑟要陷害超人,在明天的听证会上。还有那位黑人女士,她会被推下地铁,那个参议院,她被卢瑟下了毒。”

 

布鲁斯点点头,脸又转了回去。

 

“拜托,给点反应好不好,我说的实话呀,明天很多人都会死掉。”

 

“卢瑟为什么需要陷害超人?”布鲁斯敲着键盘,“超人本来就是个威胁。”布鲁斯加强了超人两个字的重读。“他引来了佐德,为地球引来了一场灾难,和这相比,他救的区区几个人,几只猫,又算得了什么呢?”

 

亨利愣住了,他突然意识到布鲁斯对超人仍然怀着强烈的戒备与敌意,他两手空空的来到这个世界,钻到布鲁斯曾经的敌人身体里去,口说无凭的一昧的为超人洗白,布鲁斯凭什么相信他,他又该如何说服顽固的蝙蝠侠?

 

亨利舔了舔嘴角,一种力不从心的惊惶攥住了他的心脏,他能改变那些惨案,挽救那些本不该死去的无辜的人,他能这么做,他应该这么做,他只是无法袖手旁观,超人不应该被冠上这些,他不能被裹挟着涌向那注定悲剧的结局。

 

铁质的工作台在他的掌下被捏的吱吱作响,他回过神,收回手,眨眨眼睛,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眼前男人身上,看着他的嘴唇一开一合,“你刚才说什么?”他问,声音沙哑。

 

“我说你不用参加明天的听证会,你不是超人。”布鲁斯重复。

 

“不,我必须去。”亨利一口回绝。“我知道克拉克想要什么。”

 

亨利没有避开布鲁斯严厉的视线,抿紧了嘴唇。

 

“你不要认为作为一个演员,你就真的能身临其境的体会那个氪星人是怎么想的。”

 

“这是他应得的,你们欠他一个清白。”

 

“你他妈不要再给我说什么那个该死的氪星人是清白的!”布鲁斯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亨利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意识到自己的语调过于强势,布鲁斯深吸了口,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你爱怎么怎么吧,你说的那三个人我会帮你留意的。”忽然又想到什么,布鲁斯站起身,有些气恼的对旁边笑的傻气的男人喝到,“电话地址都发你手机上了,该死的我还要载你去码头。”

——————————————————————————

其实亨利还是天真了,很多事情还是注定要发生的。


评论(11)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