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jaydick|superbat提及】父亲节礼物 (一发完)

“嗨,小翅膀,你睡了吗?”迪克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到提姆的耳朵里,被吵醒的青年发出了一声类似于抱怨的粘稠的鼻音,不满的翻了个身。

 

“明天父亲节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迪克无视了提姆的不满,自顾自的兴冲冲地问道。

 

“红头罩的无死角写真。”提姆嘟囔了一句,看那头没有什么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为什么你要送红头罩的写真?!你从哪里拍到的红头罩的写真?!”刚消化完这一信息的迪克失去控制的对着手机喊道,“别挂电话,啊啊啊,等等等等,小翅膀……”

 

迪克将手机扔到床上,“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提示音回响在房间内。迪克跳下床,朝门口走了几步,半晌又不确定的折了回来,“搞什么,”他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为什么小翅膀要送杰森的照片……难道……”迪克睁圆了双眼,“小红以为布鲁斯暗恋杰森?!”

 

“你|他|妈最好是给我一个吵醒我的理由。”杰森带着千钧的起床气恶狠狠地冲电话那头吼道。

 

“大红,平心而论,你是不是真的和B有一腿?”迪克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冷静,言之凿凿的逼问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你给我等着。”杰森丢下了一句言必信行必果的威胁,掐断了电话。

 

迪克当然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当红头罩从公寓窗户翻进来后,他下意识地闪到了沙发后面,一梭子弹擦着他的发尾打进了他身后的墙壁。

 

“冷静,大红,冷静。”迪克投降似的举着手,颤颤巍巍的从沙发后面冒出了头,“没关系的,大红,我能接受,我能接受。”

 

“你能接受什么?”杰森“咔”的又装上了一夹子弹,瞄到这一切的迪克又“嗖”的缩回了沙发后面。

 

“我能接受……”迪克舔了舔嘴唇,“你和B在一起……真的真的,我自动退出。”迪克补充道,“天地良心,你不需要杀我灭口。”

 

“退出什么?”杰森皱了皱眉头,天知道在短短的半分钟内他已经像一个傻子一样问了两遍什么,而且他|妈|的还真是越问越迷,“难道你喜欢布鲁斯?”他走近了一步,把迪克从沙发后面揪了出来。

 

妈|的,杰森看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迪克带着尴尬而不失讨好的微笑被他压在了沙发后背,内心一阵咆哮,这家伙睡觉不穿睡衣吗?!

 

“我不喜欢B……”迪克往后缩了缩,“哦,不对,不是不喜欢,我当然喜欢……”看着杰森越来越黑的脸色,迪克保命的本能刹住了他的话头,“但我绝对没有想睡B的心思,我发誓。”迪克五指并拢,一脸真诚。

 

杰森哼了一声,但就当迪克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的的时候,杰森又突然恶狠狠地问了一句:“所以你到底喜欢谁?”

 

迪克心虚的撇开了视线,不自觉的小幅摇晃着身体,企图避开这个咄咄逼人的问题。但杰森显然不吃他兄长这套,不退反进,抓着迪克腕子的手指又紧了紧。

 

“你真是个小混蛋。”半晌,迪克咕哝道。

 

“什么?”杰森辅以一脸你敢再说一遍我就弄死的表情威胁道。

 

“我说你就是一个小混蛋。”迪克依旧嘀嘀咕咕的,拉下杰森的衣领,抬头吻了吻他的嘴唇。

 

杰森愣了两秒,还没等迪克脸上的表情全部转化为失落,便狠狠的回吻上去。

 

“卧艹你就是个傻|逼。”杰森将迪克扔回床上时愤愤的咒骂道,“你让我浪费了这半月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好觉,半升汽油,一梭子弹,就|他|妈|的来艹你一个屁股。”

 

“我才是吃亏的那个好吗?”迪克抽着气断断续续的控诉,“有种你躺平让我来呀。”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二人无意义的对话,迪克挣扎着要起身开门,但杰森只是换了个姿势将迪克重新拉回了怀里。

 

最后他们还是要解决那恼人的持续不断的撞门声,迪克拉开门,门外站着他的邻居和两个警察。

 

“我好像听到了枪响。”邻居尴尬的笑了笑,视线扫过迪克布满咬痕的脖颈。

 

“呃……我想你是听错了,”迪克偏过头吻了吻杰森的侧脸,“我和我男朋友做的可能有些……”

 

邻居理解的点点头,尴尬的道了歉,迪克礼貌的关上了房门。

 

“也许我应该考虑搬到你那里去住。”在下一轮开始前,迪克含糊不清地说。

 

“然后在享受着你的男朋友的同时享受的保姆的服务?”杰森鄙夷的扫了一眼乱糟糟的客厅,哦,该死,他是不是压碎了一包沙发上的薯片。

 

“那是限量版的抹茶脆脆。”迪克带着哭腔呻吟道,“你毁了我为B准备的父亲节礼物。”

 

最后他们一致认为送给布鲁斯一个超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这是夜翼和红头罩在观察了布鲁斯拆开红罗宾的礼物时做出的英明决策,但此后他们遭到了现任罗宾长时间的追杀。“你们怎么能将我的父亲拱手送给那个氪星人?!”

 

今天的大米也依就为父亲的贞操而深深忧虑着呢。


评论(7)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