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亨本|超蝙】错位 · 第四章

“您不必如此担心,卡维尔先生明显知道他自己应该替肯特先生说些什么。”阿福望向坐在副驾驶上的布鲁斯,微微叹了口气。

 

布鲁斯盯着手上的pad,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卢瑟费尽心思的去和超人作对,他肯定……应该不会只将希望放在planA上。”过了一会儿,他缓缓道。

 

阿福皱起眉头,目光里带了些责备,“既然您这么想,那您就不应该让卡维尔先生去冒险。”

 

布鲁斯掩饰性的瞥了一眼车窗外的国会大厦,目光又转回了屏幕。

 

爆炸来的是那么猝不及防,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响一瞬间爆发的火光掀起层层热浪充碎了国会大厅。布鲁斯扔下pad拉开车门冲了出去,挤过围观的人群,在一片混乱中他不得不与几个特警周旋了几番才冲进国会大厅。

 

在硝烟中一个红蓝相间的身影从他身边略过,将怀中受伤的女人交给了救护人员。

 

“你跟我走。”布鲁斯在局势进一步升级前斜踏一步,拦住了又要往里冲的亨利,黑色的硝烟呛得他咳嗽了几声。

 

“我……”

 

布鲁斯摇了摇头,不容置喙的盯住亨利,企图扒开对面那双蓝眼睛里的震惊惶惑,把这个被莫须有的担子压住了的年轻人从一味的自责中拉出来。亨利垂下眼帘。

 

布鲁斯解下了红披风,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亨利的肩头,伸手揉乱了亨利的头发,将口袋中的黑框眼镜递给了亨利。他们绕开了人流,布鲁斯拉开了停在旁边的不起眼的黑色轿车车门,将亨利推上了后座。

 

阿福瞥了后视镜一眼,抿了抿嘴,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踩下油门融进了前方大路拥堵的车流之中。

 

“确保一下没有媒体拍到超人离场的画面。”蝙蝠洞内,布鲁斯头也不抬的朝走到他身后的管家说道。

 

阿福把纸袋中的仪器零件一件一件放到工作台上,布鲁斯因为长时间的没有应答而抬起脑袋看了这位老人一眼。

 

“我认为您应该去看看卡威尔先生,从回来到现在他一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布鲁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钻头,“他是个成年人了,阿福,不需要我再婆婆妈妈的开导他些什么。”

 

阿福推了推玳瑁色的眼睛,未置一词,但神色明显的不悦起来,半分钟过后,布鲁斯妥协似的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手揉了揉后颈,站起身,走向了电梯。

 

布鲁斯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我知道这很艰难,亨利,这种……无能为力,这不是你的错,像卢瑟这么处心积虑的人,炸弹不止有一处。”布鲁斯舔了舔嘴唇,抱起手臂斜倚在门框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知道,有些事情……你明知道它会发生,但你却尽全力也阻止不了。看着你,想到克拉克·肯特,那个小记者,你说的超人的那个伪装,”布鲁斯笑了笑,望向了自己张开的手掌,“也许我对他的敌意有失偏颇,他可能就像你一样拼了命的也想做正确的事情……天知道,他还那么年轻,他的野心、梦想……”布鲁斯顿了顿,叹了口气“不像我……你应该清楚,我的动力,来自我的愤怒、那个蝙蝠洞,我……”

 

“嗨,你可是在安慰我,”亨利拉开门,虽然脸上的疲惫与心事重重还未褪尽,他还是笑了一下,摆了摆手,“说的怎么这么像本的剧本剖析。”

 

布鲁斯顿了顿,脸上闪过一抹懊恼的神色,“我以为你没有在听。”

 

“我当然在听,隔门倾诉什么的,这不是电影里的老套剧情吗?”

 

布鲁斯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对这个“倾诉”的肉麻词汇有所不满。但亨利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抹了把脸,继续道:“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你独特的安慰方式……”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真甜。”

 

布鲁斯准备离开的脚步顿住了,他回过头,眉毛不可置信的挑起,“你说什么?”

 

亨利摊了摊手,“我说,祝你今晚夜袭卢瑟成功。”

 

这次布鲁斯选择了直接走开不给予回答,对于这位青年一语双关的娴熟运用以及时不时地无差别荤话攻击,布鲁斯认为今晚的行动对于能否有力的威胁他闭嘴来说至关重要。

 

“还算顺利吧?”布鲁斯走进客厅,窝在沙发上的男人抬头问道。

 

“还好。”布鲁斯将小桌上的苏格兰威士忌倒进方杯中,夜光电子表显示着现在的时间十二点四十三分。

 

“所以你现在就有能力杀超人了。”亨利盯着电视屏幕,突然嘟囔了一句。

 

“杀现在的你是轻而易举的事。”布鲁斯将玻璃杯放到茶几上,坐到沙发上,语气平板的陈述。

 

亨利佯装恐惧的哆嗦了一下。多半是他自己演出来的,布鲁斯翻了个白眼,翘起腿。

 

“你觉得我能改变些什么吗?”过了一会儿,亨利问道。

 

“你知道,每个世界都应该有既定的轨道,你所能改变的,微乎其微,当然这也只是宇宙学家们的设想。”布鲁斯比了个手势,“你的出现,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错误。如果这个宇宙还想再平衡的运转下去的话,你应该会自动的回到你的那个世界。但也不排除你不会自动归位的可能。”

 

“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把你送回去。”布鲁斯顿了顿,补充道。

 

“当然,我相信你。”亨利接的不假思索,“毕竟你是蝙蝠侠。”

 

“总之是不会放弃努力的,”亨利顿了顿,手指捏着抱枕的边角,“我相信本也这么想。”

 

“本对你来说很重要。”布鲁斯呷了口酒,突然冒出的这句话像是一个深夜谈心的开始,他自己感到有些意外。

 

客厅里电视机的声音压得很低,不时地传来解说员仍在激情澎湃的解说和观众爆发出的欢呼,布鲁斯心不在焉的瞥了一眼屏幕,是水牛城比尔和纽约巨人队的比赛转播,这种场景让他想到杰森,和更早之前的迪克,夜巡回来之后他们总是想再赖一会儿,咔哧咔哧抱着他们的宵夜,丝毫不去想第二天清晨阿尔弗雷德收拾客厅时他们的连声道歉和艰难打扫。布鲁斯偏头扫了一眼身边的年轻人,棉质宽松的睡衣裤,微卷的黑发盖住了修理的整齐的鬓角,电视屏幕幽幽的荧光照亮了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木柚的香味环绕在他们周围,是阿福买的洗发水的味道,布鲁斯想。

 

这是超人。他和超人坐在同一个沙发上看着橄榄球比赛夜聊。随即,布鲁斯便否定了这一闪而过的荒谬想法,理智的那部分在酒精和困倦的因子中拼命地抢过感性的方向盘。亨利是个普通人,他不是超人,这无法一概而论。他摇动着酒杯,冰块撞着玻璃杯壁发出叮叮的脆响。但如果超人的躯体里还住着克拉克·肯特这个普通人类呢?布鲁斯握着玻璃方杯,微凉的水汽沾湿了他的手指。

——————————————————————————————

我的手机坏到那地方了,回国后又拿去修,大费周章为的只是备忘录里面零零散散的脆皮鸭文学……这章衔接的有问题,篇幅不好把握,我的错。

评论(4)

热度(105)

  1. 冬雪是春天的衣滢溪 转载了此文字
    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