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自省】

填坑是件体力活,第一铲子土尤其的重要,其实很多故事我已经在脑海里构想出很多种结局了,但是实在是很难静下心来形成文字。

最近十分不务正业,浑浑噩噩,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要倒时差,但最重要的,不愿意正视的,是我自己的性格。得过且过是我的人生信条,目前为止像我这种重度拖延症患者能活到今天也是拜托了众多死线和周围人带来的巨大压力。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画画,唱歌,作文,逻辑推理,甚至长得赏心悦目也算是一种。但我常常会想,我自己到底擅长写什么呢?青少年时期在家长的引导下我也算是涉猎广泛,但我真正擅长什么呢?我真正热爱什么呢?到目前为止,给我带来最大满足感的,给我最多为人处世时的自信的,是我的成绩。这恰恰也是给我带来最大焦虑的,最终负担的东西。我擅长学习吗?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我只是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拿来看书罢了。但我其实上不是一个勤勉、热爱学习的人,这就是我常常感到煎熬的原因,一旦脱离了周围人的影响,我便会无比的懈怠,但内心又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声音折磨着我说我是多么的不思进取,别人又活的那么优秀。

我喜欢写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这些脑洞让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健全的,拥有感知力的人。把他们写的有血有肉的同时,自己也变得充实起来。

我心惊胆战的走在应试教育的钢丝上,唯恐哪天一叶障目落下万丈深渊。浅浅的一摔自是十分熟悉,怕就怕是叠的粉骨碎身。但毕竟没有彻底的绝望,像王尔德所说,在泥潭中仰望星空,美好幻想的破碎让他在备受煎熬的现实中写下了哀而不伤的故事。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多一种绝望的经历从某些方面上将也不算是坏事。

永远都有办法自我蒙蔽,自我欺骗。

我就是我,我也只能是我。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