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D5

【杰佣】将心比心 19-22

19

 

“嗨,艾米丽,玩的开心吗?”奈布用肩膀夹着手机,将盒子放进衣柜。

 

“天哪,太棒了,在加勒比海边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灿烂的阳光。”

 

奈布不自觉的笑了,海涛绵长的声响一波一波的从电话那头传来,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他和艾米丽扒在旅行社窗边偷偷看到的那些明信片,金黄的沙滩,蓝的透明的海,生长旺盛的棕榈树与椰树林,以及那烤透到骨子里的阳光。

 

“你那边怎样?”

 

“嗯嗯,还像往常那样。”奈布舔了舔嘴唇,“圣诞节前,买点东西。”

 

“发生了什么事吗?”过了一会儿,艾米丽低声问。

 

“想什么呢。”奈布的指甲抠着木制衣柜的裂纹,“没事。”

 

“好吧。”艾米丽小小的叹了一口气,“无论怎样,哥,我永远都在你这边。”

 

20

 

“你知道艾米丽是奈布·萨贝达的妹妹。”杰克转着银制的台式打火机,抿了抿嘴。

 

“我知道。”玛尔塔拿着手机,起身瞥了一眼坐在花园里面对着大海的艾米丽,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这就是,杰克。”

 

“你知道,玛尔塔,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杰克拨开了火机盖子,滑动螺丝,明黄的火苗蹿升在黑暗中,他用肩膀夹起手机,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支带滤嘴的香烟,点燃,夹在指尖。

 

“你绷的太紧了杰克,”玛尔塔叹了一口气,望向落地窗外的月光,“畏首畏尾,患得患失,弄巧成拙。”

 

电话那头的杰克突兀的笑了,“说得轻巧,玛尔塔,你选择脱离家族之后,你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对待我的,怎么……”他突然顿住了,毫无征兆的沉默砍断了爆发的顶峰,烟灰落在了他熨的整齐的衬衫上。

 

“准备娶海伦娜·亚当斯?”玛尔塔撇开话题,问道。

 

“不。”杰克干脆的否定。

 

“海伦娜是个好姑娘,”玛尔塔顿了顿,“她值得你的一个解释。而且,她喜欢的人,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美智子小姐。”

 

“她们家族的首席杀手。”杰克笑了一下,“我知道。”

 

“还有,那把枪的来源好像有点眉目了,但具体情况请你去问瑟维吧,”玛尔塔看到艾米丽转身走来的身影,“听着,杰克,我不奢望自己能明哲保身,但我要你保证这件事情艾米丽绝对不会被牵扯进来。”

 

“我尽力,”杰克垂下眼,“没有人知道我们将会面对什么。”

 

玛尔塔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祝你好运。”她道。

 

“你也一样。”

 

21

 

从昨天晚上开始,女人便没有再回过家。走的孑孓一身,连手机都留在了沙发上,奈布给她打电话,看着屏幕亮起灭掉,听着很久之前女人录的语音信箱,直到她的手机电量完全耗尽,失去了最后一点声音。第二天奈布打印了寻人启事,累在客厅的茶几上足足有七厘米高,他拿着传单去酒馆、赌场、大麻交易的黑人街区,后来他即使躺在床上,耳边还是会想起风吹动纸页的声音。

 

语音信箱里躺着整整齐齐的属于杰克的未接来电,但他不想理会,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呢?奈布·萨贝达想。

 

第三天他去了最近的警察局,报了警,填了失踪人口的调查单,写外貌特征时奈布微微愣了一下,她的眼睛究竟是什么颜色的,在阳光底下应该是浅棕,但太久了,奈布认为她一直生活在阴影里。但他清楚地记得女人左侧乳房上那枚五分硬币大小的鲜红印记,在哺乳期就烙在他脑海里的,关于母亲最直接的联想。

 

22

 

雨水顺着发梢流进外套领口,衬衣领子湿漉漉的贴着脖颈,滴水的铁楼梯被踩的吱吱作响,楼梯尽头黑色的身影让奈布收住了脚。

 

“谁?”他攥紧了楼梯扶手。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长久的沉默后男人的嗓音带着一丝不难听出的偏执的喑哑,他从靠墙的姿势慢慢直起腰,朝奈布迈了一步。

 

奈布梗在那没有挪动分毫,他没有开口,垂着眼也不去看走到他面前的男人,手指捏着揣在怀里薄薄的一叠打印纸。

 

风尖利的吹过破旧建筑外的铁楼梯,将雨水吹进他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奈布眨了眨眼睛,水珠顺着他的睫毛从鼻翼边滚下。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操着相同的语调,杰克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近乎咄咄逼人的质问。

 

奈布松开了抓着栏杆的手,慢吞吞地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了钥匙。

 

‘我要把这该死的门打开。’这是他拧成一团的脑海里唯一一个清晰、并且可以充分执行的念头。他现在又湿又冷,胃袋一阵一阵的抽搐着让他想吐,‘出门前不应该穿这双浅口鞋的。’他想,袜子完全湿透了,每走一步仿佛都能听到鞋里往外挤压的水声,‘也许我也不应该让女人一个人在家呆着,最起码出门前我应该把大门反锁上。’他又想着,拿着钥匙对准锁孔。大门上悬挂的暗黄的白炽灯风烛残年的闪烁着,最后的光亮也随着一声凄厉的风声熄灭在了大雨之中。‘没事,反正平时熟悉的摸黑都能开。’他疲惫的扬了扬嘴角。

 

钥匙捅到了锁孔边缘,金属摩擦的刺耳声响让青年顿了顿,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攥紧了钥匙又试了一次,依然没有对上。

 

奈布攥紧钥匙的拳头被杰克握住了,“你怎么了?”他问。

 

“我……”青年微微仰起脸,左手抓上了男人的手腕。打印纸掉在了地上,被风吹散,被雨水打湿。

 

“我们不合适。”青年低声道,像是自言自语,“我们不合适。”他对着杰克的脸,一词一词的吐出。

 

“为什么?”杰克的手扣在了奈布肩膀上,“你告诉我为什么。”

 

“那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奈布垂下眼,“她和……我觉得……”他皱了皱眉头,眼皮抖了抖,“我认为……我们没有将来。”

 

杰克松开手,后退了一步。青年收回了视线,将兜帽下湿淋淋的鬓发捋到了耳后。

 

“你认为我们离得开对方。”杰克的声音冷的可怕。

 

奈布低着头默不作声,大衣下的身体细微的哆嗦着。

 

‘也许我就要失去杰克了。’奈布想,这个念头疯狂的盘旋在他昏昏沉沉的大脑之中,冲撞的他的耳膜嗡嗡作响,‘就像我丢了母亲一样。’

 

“我……”奈布咬着嘴唇,将额头抵在了冰凉的铁门上。

 

手中钥匙“咔嗒”一声扭开了大门。

 

“我想是的。”他几乎是从齿缝之间挤出了这个避开了所有思考的回答,并且在有所犹豫之前,他几乎是仓皇的关上了房门,最后留在印象里的,是杰克那抹几欲灼穿他的视线。

 

“我想我不能。”

 

奈布蹲下身子,将脸埋进膝盖之间,喉咙和鼻腔哽的难受,后悔和决绝拉锯着他逐渐衰弱的神经,

 

“我想我不能。”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