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超蝙】是多么爱他

Summary:庆幸和遗憾沉淀在心脏中,随着血液泵至四肢百骸。

 

布鲁斯希望有一位类似与上帝那样的位高权重者去庇护着人类,这念头从那个漆黑的小巷子里产生,反射在母亲溅着血的白珍珠上,浮现于每次被疼痛折磨得借酒入眠的凌晨,尽管他千方百计的扼杀这念头,但每次正视自己之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如此希望着。

 

但超人出现在大众视野之时布鲁斯却丝毫没有美梦成真之感。想终归是幻想,当这位位高权重者出现于现实之际,蝙蝠侠首先感到的,是直觉上的危险,绝对优势、专制独裁、引发外太空对地球入侵的祸端……他有一万种理由将收集起的莹绿色小石头打制成各式各样的武器封存在漆黑的蝙蝠洞中,同时他也有一万种方法将超人隔绝在哥谭之外,隔绝在蝙蝠侠之外。

 

到后来布鲁斯发现超人并不是那种所谓的位高权重者,一个来自堪萨斯的大男孩,带着土气的黑框眼镜的平凡记者。他有自己的脾气秉性、困惑迷茫,他甚至比自己活的还要像一个人类。当疑虑和戒备逐渐淡去,超人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特质,曾在布鲁斯孤立无援时,即使他本人极力否认,给予过他莫大的安慰。

 

超人偶尔会在深夜到访蝙蝠洞,风尘仆仆,带着大自然或者是硝烟的味道,走过蝙蝠侠的工作台,熟稔的掀开餐盘盖子,拈起阿福准备的小甜饼放入口中,然后端起蝙蝠侠旁边空了的咖啡杯,上楼重新续满。

 

“不加糖和奶。”布鲁斯曾几次要求到,但到后来也不再对那杯牛奶和少量咖啡因混合的热饮有所抱怨,也许是习惯了,但布鲁斯更愿意把它归因于是自己不愿意浪费口舌。

 

布鲁斯对自己已经活过了父亲的年纪而心满意足,对自己能儿女满堂、遗年安享没有丝毫渴望,但他认为克拉克应该有自己的人生,他是地球的明日之子,但他也是人,他值得有自己的人生。他这么对阿福说,不解老人眼中的怜惜与隐痛。

 

然后他西装革履的出席了克拉克的婚礼,拿着早已倒背如流的稿子站在雪白的台子上致伴郎贺词,他夸奖了克拉克的正直勇敢,对新娘的美貌做了玩笑又不失风度的赞扬。玛莎在台下笑的欣慰安详,在她身后天空一碧万顷。

 

布鲁斯在那天喝的很高,酒精将意识从大脑皮层中逐渐剥离时的晕眩感,舒适的让他有了一种上瘾的冲动。然后那天晚上他独自回到了韦恩大宅,站在韦恩塔顶俯视着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哥谭,属于他的城市,一如既往的满足感填充了他的心脏。

 

有一种感情在他的心底蠢蠢欲动,但布鲁斯给予了它恰到好处的遮挡,以至于到现在他本人也不甚明了,不愿深究。

 

一星期后的那个夜晚,布鲁斯习惯性地拿起放在手边的咖啡杯,放至唇边时忽觉杯中已空而无人再续,他握着冰凉的陶瓷手柄,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是多么的爱他。

评论(1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