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杰佣】星河未满 1、2

大哥:金纹×刺客

三哥:玫瑰爵|二哥:原皮(杰克)×原皮(奈布)

弟:白纹×弹簧手(弹簧)

 

1

 

'遇上什么麻烦了?'奈布夹着手机,将橄榄油倒进平底锅,磕了两个鸡蛋进去。

 

'没有。'干脆的否定。

 

奈布没说话,将煎蛋翻了个面,'滋滋'的声响弥漫在厨房里。

 

对面小小的'戚'了一声,'是遇到了点麻烦,但还没大到解决不了。'

 

奈布叹了口气,'你知道,刺客,还是那句话,别把你的命折进去,不值得。'

 

'我知道。'刺客顿了顿,‘那就得看他们不给我个金盆洗手的机会了。’

 

'奈布叹了口气,关上煤气灶,从锅里捞出意面,浇上酱,每盘里铲进了一个煎蛋。

 

'弹簧他怎样?'

 

'我准备把他送去寄宿初中。'

 

'哈?'电话那头明显的呛了一声,'你终于受够了当老妈子了?'

 

'哪有。'奈布放下手机,扬声叫弹簧来吃饭。‘只是觉得这样对弹簧来说更好。’

 

'你觉得可以就送去吧,那里可能会更安全。'刺客沉默了片刻,'不聊了,你们赶紧吃饭。'

 

'你吃过了?'奈布问。

 

'嗯嗯。'

 

'吃的什么?'

 

'呃……三明治。'

 

'别编了,你也得好好吃饭,不能……'

 

'行行,挂了。'不等奈布说完,刺客便掐断了电话。

 

'大哥?'弹簧抬头问。

 

'嗯。'奈布拉开椅子,坐在了弹簧对面。

 

'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奈布顿了顿,'等他处理完那边的麻烦就回。'

 

'对了,今天晚上局子里有事,我走之后记得锁好门。'奈布说。

 

'别人敲门也不要开。'弹簧接上。

 

'如果有人想强行闯进来……'

 

'先开枪再问他是谁。'弹簧抬眼,'你都重复过几千遍了。'

 

奈布笑了笑,将盘子放进厨房的水池里,'走了啊。'

 

弹簧送他到了门口,挥了挥手,在他身后反锁上了大门。

 

2


'嗨,我来你这里喝一杯。'刺客扬声道。

 

金纹有些无奈的的叹了声气,将手枪放到了旁边桌上,伸手打开了吊灯的开关。

 

'每次来你家都要颇费一些力气。'刺客晃了晃酒杯,佯装不满的埋怨道。

 

'这里的安保系统确实不是来陪你玩家家酒的。'金纹将西装外套搭到了椅背上,松了松领带,接过来刺客递来的酒。'下次来走正门。'

 

刺客哼了一声,'那多没意思。'然后顿了顿,打开电脑,'几处安保漏洞给你标出来。'末了,他撕下了一张写字台上的便签纸:'把钱打到这个新账户上。'他向金纹样了杨手中的便签。

 

金纹沉默了片刻。'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他问。

 

刺客摩挲着便签纸的边缘,避开了金纹灼人的目光。一时间诺大的书房只剩下了挂钟指针行走的'咔嗒'声。

 

最终刺客的嗤笑声打破了长久的沉默,他抬眼看向金纹。'做我们这一行的,麻烦还算少吗?'

 

金纹垂下了眼。

 

刺客仰头喝尽了方杯中的酒,将杯子搁在了圆桌上,'走了啊。'

 

'所以你来这一趟是干什么的?'金纹斜向前了一步,拦住了刺客的去路。

 

'只是想喝酒了,想到你的酒柜,就来了。'刺客拉上了兜帽,侧身绕过了金纹,拉开了落地窗子,金纹转身,夜风吹起了他的额发,他微微眯起眼睛,望着那抹暗红色的身影从窗边一跃而下。

 

刺客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金纹想,而且他无法保证能在其中全身而退。他走到窗边,望着下面幽暗的庭院,波澜不惊的夜幕掩盖起了刺客的踪迹,他合上窗户。与其说刺客隐匿于黑暗,倒不如说是黑暗私心遮隐了了那个和它拥有相同气息的男人。

 

这次突兀的拜访到像是一个告别。任何有意贫开的心思都绕不过这个令他不快的结论。金纹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目光停留在了园丁今早新插在花瓶中的两束玫瑰上,比起以往,他更中意这两支已略显疲态的花朵,也许是刺客意外的来访为它们增添了一份值得回忆的色彩,那暗红勾银的身影,竟与它们是如此的相配。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