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all蝙/超蝙】谎言、背叛与占有欲 · 中2(正联A 蝙O)

被上中下折磨疯了的我还没有写到结局

all蝙预警,会有海蝙,洁癖请绕道。ooc,错归我。


Summary:布鲁斯从未刻意隐瞒过自己的Omega性征,性别对于布鲁斯与其说是累赘不如说是另一种达成目的的手段。

究竟超得逞了没有,上摇摇车吧

有的小可爱说链接挂了,用图片吧。↓



【all蝙/超蝙】谎言、背叛与占有欲 · 上(正联A 蝙O)

all蝙预警,会有海蝙,洁癖请绕道。ooc,错归我。

昨晚突然想到DCEU中好多小狼狗,好可爱……又转念一想很可能以后就没有本蝙了,而且海王也会结婚,突然又很悲凉。另,我其实挺喜欢修罗场的,而且我挺喜欢大家都宠老爷。


Summary:布鲁斯从未刻意隐瞒过自己的Omega性征,性别对于布鲁斯与其说是累赘不如说是另一种达成目的的手段。

 

亚瑟凑到布鲁斯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你身上沾着超人的气味。”他不满的抱怨,像个年轻的、极具领地意识的狼。

 

布鲁斯嘟囔了一声“不关你事。”

 

“那他为什么没有标记你?”亚瑟的舌头舔过布鲁斯后颈的腺体,熟悉的触感却带着截然不同的alpha信息素,布鲁斯不可见的瑟缩了一下,将亚瑟搁在他肩头的脸推开,翻身下床朝浴室走去,顺手捡起被丢在地上的避孕套扔进了床脚的垃圾桶里。

 

“我不允许。”布鲁斯打开水阀,热水冲过欢爱后的身体,他的手覆上后颈的腺体,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的呼出,“克拉克·肯特”他仰起脸,水流淌过他的嘴唇,这个名字在他的唇齿间回味了几番,但终究还是未能宣之于口。

 

飞机上。“所以,你是说,没法再联系上这个所谓的……海王了吗?”阿尔弗雷德扬声问。

 

布鲁斯用剃须刀将下巴上的胡须刮干净,拿过旁边的毛巾将水擦干,“我在他外套上放了追踪器,但他最后脱掉外套游走了。”他又抬眼看了看镜子,将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的一颗,他整了整衣领,但高处的吻痕依然显眼的烙在侧颈裸露的皮肤上。

 

“但最起码我很欣慰你没有滥用抑制剂。”阿尔弗雷德将酒杯递给布鲁斯,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布鲁斯脖子上鲜艳的吻痕,“要知道那些后遗症、紊乱的热潮迟早会把你逼疯。”

 

布鲁斯抿了口酒,“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吗?”他抓起卢瑟留下的图纸,挡住了阿尔弗雷德探寻似的目光。

 

戴安娜的来访让布鲁斯有些措手不及,同时大战将即的意识也让他瞬间变得紧绷。

 

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扳手,转身望向走进来的戴安娜。

 

“嗨。”布鲁斯垂下眼,露出了一个自然而然的笑。

 

戴安娜仰头对上布鲁斯的视线,勾起嘴角,挑了挑眉。

 

“你的新玩具?”

 

“军队运输机。”布鲁斯指了指头顶正在改装的原型机。

 

“不。”戴安娜摇了摇头,她往前走了几步,握住了布鲁斯搭在架子上的手,“我说的不是它。”

 

“戴安娜。”布鲁斯皱了皱眉,本想纠正一下她的用词,但最终只是舔了舔嘴唇,“他是我们的新同伴,”他顿了顿,补充道,“也许。”

 

戴安娜笑了笑,拉起布鲁斯的手,吻了下他的手背,“敌人已经来了,布鲁斯。”她沉声说。

 

戴安娜和布鲁斯并肩走在湖边,她知道的远远超于布鲁斯所能猜测,关于荒原狼、母盒和上一次荒原狼对地球的入侵。布鲁斯偏过头去看身边这位年长的alpha,相对于他自己鬓角的白发,岁月偏心的只是让她增添了一份沧桑的睿智与成熟。戴安娜见过他狼狈地陷入发情期不能自已,但她给予了布鲁斯足够的安慰与尊重,布鲁斯还记得戴安娜将抑制剂注射进静脉后一搭没一搭的顺着他汗湿的头发,身上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温和而强大,抚平了身体中欲望与药剂冲撞撕扯的痛苦。但她失去了她最亲爱的人,布鲁斯想,也许我们可以组成那种心理学上的互助小组,布鲁斯垂下眼帘,为自己新奇的念头勾了勾嘴角。

 

“布鲁斯?”戴安娜用手肘撞了撞身边明显跑神了的男人。

 

“怎么?”布鲁斯停住脚步,视线重新对焦上了戴安娜的眼睛。

 

“你是不是还在尝试者复活超人?”戴安娜抱起双臂,语气太过笃定以至于盖过了最后疑问句的上扬语调,布鲁斯望着她,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你想多了。”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又一个年轻的alpha,布鲁斯偏过头看了一眼旁边抓住吃披萨的间隙喋喋不休的年轻人,奶酪芝士的气味与他身上活跃的信息素分子混杂在一起。他当然可以忍受巴里的呶呶不休和无时无刻的进食,要知道这些小缺点与亚瑟或者是克拉克的占有欲、守护情结比起来简直要变得讨人喜爱了。布鲁斯将车停到路边,按下巴里那侧的车窗,“你可以把披萨盒扔进路边垃圾箱。”布鲁斯抬了抬下巴。

 

“哦,谢谢。你真是太贴心了。”下一秒,巴里已经重新系上了安全带笑着对布鲁斯说,布鲁斯点了点头,踩下油门。他闻见了湿纸巾的茶香味,最起码阿福不会唠叨在车上把食物吃得哪都是的问题了,他想。

 

他对戴安娜撒了谎,但这无关紧要,反正戴安娜知道那是个谎言,布鲁斯想,她知道自己对克拉克近乎粘连般的执著,是她亲眼看着自己在克拉克的坟墓周围埋下最严密的防护系统,也试图阻止过布鲁斯做的标记清除手术。“你知道超人已经死了。”当时的布鲁斯面向戴安娜,语气里怀着莫名的怨恨与恼羞成怒,“他以为他还有什么方法再继续拴着我?”然后时间的流逝冲淡了布鲁斯对克拉克使小性子的埋怨,悲伤开始长时间的盘踞于他的心脏之上,他开始意识到克拉克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退出了他的生活,而布鲁斯则把与他联系的最后一点痕迹也擦拭的干净。当他明了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时,超人的3D投影已经立在蝙蝠洞内了,他注视着飘动的红披风,“我要复活超人”,他想,“无论如何。”

 

“你还爱着超人。”亚瑟抱着双臂倚在门框上,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着布鲁斯。

 

布鲁斯扭头瞥了一眼亚瑟,面不改色的将酒斟满酒杯,亚瑟走到布鲁斯身边,拿过他手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你在骗我。”亚瑟哐的一声将方杯砸在桌面上,眯着眼睛望向布鲁斯,“你让我觉得……”他皱着眉头,绞尽脑筋的组织着合适的语言。

 

“无论我让你觉得什么,那都是你自己的感觉。”布鲁斯打断他的话。

 

“不不,你在利用我。”亚瑟拽起布鲁斯的领子,将他狠狠地抵在了墙上,“在超人已经没有了用处之后。”

 

布鲁斯的眼睛毫无波澜,清楚地倒映着亚瑟的面孔,这让亚瑟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小鬼,即使他明白在这段关系里布鲁斯从来不是心甘情愿的屈从的那方,他自己才是。亚瑟吻上布鲁斯的嘴唇,他们的牙齿狠狠的磕在一起,布鲁斯在这个凶猛的吻中咬破了亚瑟的舌尖,血液淡淡的腥气弥漫在他们的口腔中。亚瑟回过神,发觉自己释放的信息素蛮横地将布鲁斯堵在了他与墙壁之间,但他不打算让步,执拗地瞪着面前垂着眼帘的男人。

 

“我没有在利用超人,”布鲁斯舔了舔嘴唇,“也没有在……利用你。”他抬眼,亚瑟看见他橘色的眼睛中跳动着异样的神色,“我只是……”布鲁斯皱了皱眉,嘴唇颤了颤,“我只是……”他又一次沉默了,亚瑟感到了手掌下的颤抖,一抹惊惶的神色闪过了男人的瞳孔。

 

“好了好了。”亚瑟妥协般的叹了口气,将布鲁斯揽进怀里,吻了吻他汗湿的鬓角,“我们帮你把那个该死的超人复活。”

 

布鲁斯将下巴搁在亚瑟的肩膀上,瞳孔微微缩紧,他想起戴安娜的话,“你没有告诉他克拉克曾经标记过你,但这瞒不了多久,你知道结果的,布鲁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