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心静自然凉

【600fo点梗】

感谢小可爱们,感谢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每一条评论。最近三次元事很杂,所以评论经常来不及回,我的错(•̩̩̩̩_•̩̩̩̩),但我有很认真的看每一条评论呦。
【DC】超蝙 亨超本蝙  二代 all蝙
【APH】all耀 米英 米耀 朝耀 露中 菊耀 (想要国设的小可爱请注明具体历史时期事件)
【漫威】冬叉 锤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剧透,请容我看完电影5.11之后)
很大可能性会ooc,短篇可能沙雕,小可爱不要抱太大期望。
最后占tag致歉。

【露中】旧忆 (短一发完 国设 时*政*背*景)

“你家上司打来电话,催促你赶快回国。”伊万推开书房的门,脱下拖鞋,赤着脚走上灰白色的厚毛地毯。

 

王耀躺在沙发上,伸长手臂将手中的书搁在旁边矮脚桌上,懒洋洋地看向在他面前盘腿坐下的斯拉夫男人,“嗯哼,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他们都知道小耀和露西亚关系最好。”伊万垂着眼睛,温和的注视着东方男人琥珀金的眼睛。

 

王耀笑了笑,任由伊万握住了他垂下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


“我猜。。。”王耀将一缕头发抚到耳后,“他们一定很头疼。”

 

“不用管他们,小耀。”伊万吻着王耀温热的指尖。

 

 “我知道。”王耀叹了口气,别开了视线。

 

“小耀要喝伏特加吗?”伊万放开王耀的手,站起身,走到书桌旁边,将琥珀色的酒液倒进方杯。

 

王耀嗯了一声,坐直身子,几缕黑发散落在肩上。

 

伊万坐到了王耀旁边,将酒递给他。

 

“谢谢。”王耀接过杯子,甘洌的酒香窜上他的鼻尖,他浅浅的抿了一口。

 

暖气将室内的空气烘烤得让人昏昏欲睡,王耀靠在伊万的肩头,轻轻哼起了遥远而亲切的旋律,伊万低声和着。

 

“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她歌唱草原的雄鹰,她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情书。啊,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飞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伊万环上王耀的腰,亲吻着东方人柔软的黑发。

 

“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王耀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近乎耳语的,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喀秋莎站在高峻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小耀在想他吗?”伊万问道。

 

王耀阖上眼睛,攥紧衣角,“你就是他。”

 

“当年可是小耀你亲眼看着我死掉的呦。”伊万在王耀的耳边低语。

 

王耀回过头,对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粘稠而沉重的感情流动在含笑的表层之下。

 

“你很他们吗?你恨我吗?”他干涩的问。

 

“不。”良久,伊万摇摇头,“这终归是历史的大势,没有人能违背。”

 

“但很多人都在尝试。”王耀望向窗外,“阿尔弗雷德、亚瑟、你、我。。。”

 

“人类的生命毕竟短暂。”伊万打断王耀的话,上翘的嘴角噙着淡淡的嘲讽。

 

“是呀,”王耀叹了口气,窝进伊万的怀中,“我们也不便多言。”

————————————————————————

背景一直加不上(讽刺笑),小可爱们看看谐音吧

眉毛子脱欧什么的,阿尔家船普经济上弄的啥大家懂吧,伊万家葡京备受崇拜对吧,王耀家,近期政治书上关于先法的内容要改了吧。

【点梗】

谢谢小可爱们!按照江湖规矩点梗的时候到了(微笑),小可爱们想看什么梗可以在下面留下评论,详细一点就更好了(微笑)。会写三个,吃的cp如下:

【DC】亨超本蝙、 不义超蝙

【漫威】锤基、 冬叉

【APH】露中、 朝耀、 米耀、菊耀、 all耀、黑三角(如果是历史向的小可爱最好能详细的给出起止时间或者具体事件)

听说点梗能涨欧气?新的一年仍然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呢(手动再见)

最后,占tag致歉。

【all耀】国境线(第一章)

warning:CP混乱

本田菊呷了口茶,看向对面的俄国人,漆黑的眼睛中野心压抑在沉稳之下。血统纯正的斯拉夫人:浅金色的头发,高大身材,紫罗兰色眼睛,静静地微笑。这笑和大和民族虚伪疏离的笑又大相径庭,这笑带着西伯利亚的严寒和斯拉夫人战斗而暴虐的因子。

 

他将茶杯,垂下双眼,看着平放于双膝的手指,静静开口:

 

“在下对nini确实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但诚如您所知,在通常情况下像我们这些可悲的存在是无法左右自己的情绪和所为。在下只是顺应了大部分人的意愿,天皇、军部、士兵、那些百姓,将nini一点点地再次玷污了而已。”

 

本田抬眼,将手放于桌面,身体前倾,“只要在下想,便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不加怜悯的侵犯他、贯穿他、扯过他黑色的长发让他湿漉漉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人,让他沾着津液的唇只能吐出我的名字和求饶的话。”

 

“但只有一次,”本田阴狠地笑了,“他朝在下喊您的名字——伊”

 

“够了!”俄国人如同被激怒的雄狮般暴起,掀翻了桌子,掐住日本人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

“你要再敢动王耀一根手指头,我必要你生、不、如、死!”

 

本田只是病态的笑,“没有用的,您无法对在下怎样,正如在下亦对昔日施与nini以暴行的你无可奈何一般。”

 

日光灯惨白的光线投在室内二人身上,伊万眼中的盛怒渐转为厌恶和疲惫,他松开手,走向门口。

 

“在下的本意并不如此,伊万,”本田倚着墙壁,微微摇头。“如果在下消失,nini也能免于不必要的折磨和痛苦,但可以做到么,让四岛永沉于太平洋之下?”本田看着自己张开的双手,似乎被自己突兀的想法逗笑了,悲哀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门外伊万的脚步声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