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菊耀】未启之言(第二章)

王耀坐在飞机上,将黑色的毛呢大衣叠好放在腿上,他的额头抵着舷窗,鼓膜随着海拔的上升发出阵阵悲鸣。他旁边坐着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那小孩总是想用手拽他的头发,哪位教养良好的年轻母亲只能尴尬的不住道歉,王耀不在意的摇摇头,将长发尽数拨到肩膀的另一边。他和本田菊本来也想领养个孩子,王耀叹了口气,看着窗外延伸的云层,本田菊有耐心,而且很会照顾人,他一定特别适合养孩子,这是王耀最初的幻想。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一个是杀手,一个是黑帮,小子肯定也不会比老子强上多少。王耀将遮光板拉下,闭上双眼。

“先生,先生。”王耀张开眼睛,一位留着齐耳短发的青年蹲在他身边,手放在他的肩上。王耀挥挥开青年的手,“我没事,别管我。”“但是您正好挡着在下的家门。”“是吗。”王耀挣扎着站起身,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再次陷入了黑暗,“应该是轻微脑震荡。”这是留在他意识里的最后一句话。当他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手中拿着枪,指着对面同样端着枪的青年,他狼狈的不敢眨眼睛,眼窝里聚起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他握枪的手颤抖着扣动扳机,对方亦然。但疼痛迟迟没有来临,王耀崩溃似的翻出窗台,顺着滑索溜下高楼,他只清楚的记得自己瞄准的是本田菊的心脏。“我杀了本田菊。”这个念头像梦魇一般缠绕着王耀,以至于他看到目标身后的青年时愚蠢的快速否决了远程狙击计划,他必须搞明白本田菊的身份,最重要的,他的生死。然后忽置身于一片一片的爆炸,王耀抓住直升机的绳索,尽管背后刀伤的疼痛啃食着他每一根神经,他还是转过头向火光冲天的大楼顶部看去,他看见一袭白衣在猎猎冬风中飘动,他看见青年架起机枪,他感受到侧腹被贯穿的疼痛,他松开双手,他暗骂了句本田菊吃/屎的枪法,他闭上了双眼想到的还是他能活着,真好。

“先生,先生!”王耀猛的惊醒,伤口尖叫着疼痛,额头上冷汗涔涔,他扯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少妇怀中的宝宝扁着嘴,酝酿着一场嚎啕大哭,王耀坐直身子,擦掉汗水,朝小孩眨眨眼,而后向推着餐车的空乘员说:“一杯水,谢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