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超蝙】Good or Evil (流质善恶)下(中世纪 AU )

克拉克在今后的岁月中走过了欧洲的大部分城镇,认识结交了形形色色的人,看过经历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战火纷飞,成为了一个有许多故事的人,他渐渐被别人称为游吟诗人克拉克,但他讲的最好的还是一个名叫布鲁斯的巫师的故事。

 

“布鲁斯最后被教会烧死了吗?”围绕在他身边的小孩往往在故事结束的时候问,克拉克往往温柔的摇头。

 

“他是一个好人,他会活得长久。”

 

一种新的传染病像乌云一般渐渐笼罩在了欧洲上空,死神挥着镰刀毫不留情的收割着大批的生命,清晨的抬棺人在晚上便躺进了别人为他准备的棺材,街上一下子冷清起来,户户紧闭窗门。克拉克日复一日地哼着新编的歌谣故事走在荒芜的街上。

 

“先生先生,您是游吟诗人吗?”街边的窗户从里面推开,一个小女孩探出头向他打招呼。

 

“是的,小姐。”克拉克扬起一抹微笑。

 

“你能不能给我讲一段最有意思的故事?”女孩恳求。

 

克拉克点点头,讲起了那位烙印在他记忆里的黑袍巫师,讲起他神奇的魔法,英勇地与密林深处的恶魔搏斗,讲起他豪华的厨房和那双橘色的美丽眼睛。

 

女孩双手支在窗台上,听得入了迷。她的母亲走了进来,将女孩抱下了窗台,狠狠地拉上窗帘。克拉克听见女人恐吓着她的小孩:“巫师只会带来黑死病,他们恐怖又邪恶,应该全部被烧死!”

 

第二天早上,在枯树下休憩的克拉克看见那个女人扶着小小的棺材走到村口的荒地里,克拉克飞走了,回来时手上拿着朵小小的白花,他将花放到刚填的新土之上,坟墓小小的,没有墓碑。

 

克拉克决定去找传染病的源头,最后他来到十年前他离开时的那个小镇。国王的军队在森林边缘集结,士兵叫嚷着烧毁这片森林,杀死森林中的邪恶巫师。

 

克拉克飞过河流,第二次进入到这个幽暗腐朽的森林。他闭上眼睛,呼喊着布鲁斯的名字,声音吸进浓雾中,没有人出现。克拉克捏碎了挂在脖子上的黑色晶石,他惊惶地扶起出现在他面前的,半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布鲁斯。

 

发生什么了,他问。

 

毁灭日,克拉克,它和你来自同一个星球,布鲁斯推开克拉克,拾起地上的长矛。我必须阻止他,否则它会杀死我们每个人。

 

你伤的很重,布鲁斯。克拉克拦住布鲁斯,他听见了恶魔来自地下的怒吼。你会死的,他说。

 

巫师都得死,布鲁斯无所谓的笑笑,只不过是死法不同罢了。

 

不行。克拉克坚定的摇摇头,你得活下去。我替你杀死他,这是我欠你的。

 

你疯了吧?氪石会杀死你的!布鲁斯怒吼。

 

相信我。克拉克吻了吻布鲁斯沾着血的唇角,拿过布鲁斯手中的氪石长矛,义无反顾地向深渊飞去。

 

在毁灭日的嘶吼中,在地动山摇的轰鸣声中,布鲁斯闭上了双眼。

 

我将永远的失去克拉克了。这个想法让布鲁斯难过的想流泪。

 

军队烧毁了腐朽的森林,军队俘虏了勇士尸体边邪恶的巫师。教皇亲自为勇士举行了盛大的葬礼,降圣水滴在他的额头上。他的事迹被刻在宫廷的壁画上,他的画像流传在大街小巷。

 

我们认识他。喝酒的醉汉说,嬉戏的孩子说,纺织的妇人说,耕作的农民说,他是游吟诗人克拉克。

 

英雄下葬的那天,中央广场上架起了高高的十字架,熊熊的大火吞噬了巫师的黑袍,疾病中幸存下来人民欢呼着:勇士杀死了恶魔,我们将邪恶的巫师埋葬!

 

一个年轻的母亲抱住人群中哭泣的孩子。你为什么不高兴呢,孩子?她问

 

他有橘色的眼睛,他是布鲁斯!小孩哭泣着,克拉克说他最爱布鲁斯!

 

很久之后,孩子们踩着灰烬上重新长出的青草,欢唱着勇士杀死恶魔的歌谣。

 

“最后人们为他报仇,杀死了操控恶魔的巫师?”孩子围在游吟诗人的腿边,仰着天真的小脸问。

 

“不,勇士唯一的愿望是。。”克拉克望向远方,笑的苦涩。“他的爱人能长久的活下去。”


END

——————————————————————————————

流质善恶: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善恶的界限超越了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