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关于《幼蝉》,到现在我还未认认真真看完诺兰执导的黑暗骑士三部,所以我在写这篇二代的时候心里很没底。

小可爱们尽管嘲笑好了:其实黑暗骑士三部曲对于我来说一部比一部复杂、黑暗、暴力、血腥,我甚至无法很好地连贯的看上两小时,不带闭眼的那种。

一点点的看,一点点的写,感觉就像陪着布鲁斯一点点的成为各位心目中的那个蝙蝠侠。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无外乎蝙蝠侠。

说实在的,我现在卡文卡的严重,拿起笔,写不了一个字,翻开笔记本,看见Word文档都不想点开。诚然,段子和小甜饼让作者和读者都感到身心愉快,而这种长篇有时是写的一时爽,但更多时候感到的是纠结和苦涩。

二代超蝙没有同框过,这是一个最让我抓狂纠结的原因,各位小可爱想必看到了《幼蝉1-6》是超人归来和黑暗骑士第一部:侠影之谜。这里的布鲁斯是可以认认真真的和超谈恋爱的,把他们的故事结合在一起是可以在尽量不违背原作的情况下,在尽量尽量不ooc(并不)的情况下写出恋爱那种温馨的氛围,再加上一点点相互救赎的意味。但到二三部布鲁斯更孤僻、更破碎、更多的阴暗猜忌、更少的希望光亮,而布兰超就像是一盏过于明亮的灯,他对布鲁斯的呵护实在是太温暖了,以至于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将他添进布鲁斯的故事里,或者将布鲁斯拉进一个明媚许多的世界。

说到底的问题是:究竟淡不淡化布鲁斯的伤痛以及那些伤痛对他的影响,究竟要不要超人在关键时候帮忙,究竟要不要那些布鲁斯所珍视的人、那些不应该牺牲的人死亡。

毕竟二代蝙最终结局是极好的,每每想到这儿我便又燃起了些许希望。最后我想到村上写到的一句话:“有时苦思冥想却写不出一字来,有时奋笔疾书三小时却发现写的风马牛不相及,但尽管这样,写文章也是一种乐趣。因为较之生之维艰,在这上面寻求的意味确实太轻而易举了。”

打扰了,抱歉。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