滢溪

复问 DC APH

【超蝙】难言之隐 · 第五章

Summary:布莱尼亚克企图夺走超人最珍视的东西,攻击他的死肋,抹去那个给他的世界带来最多光明的人,而超人和蝙蝠侠还未做好准备?


克拉克漂浮在距离地球七十六万光年的另一个恒星系中,在这里他真正意义上的摆脱了与地球的任何联系、与布鲁斯的任何联系。沐浴在黄太阳的光照下,他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了,克拉克承认,超人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比如救下露易丝,比如理清他和蝙蝠侠的关系,比如学会向前看。

 

他从未试图衡量过蝙蝠侠与露易丝在他心里孰轻孰重,直到布莱尼亚克将这个问题以选择题的形式呈现在了他的面前——他选择了去救失去意识的布鲁斯。他不清楚那瞬间自己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冲向在他面前缓缓倒下的布鲁斯,然后心脏撕裂在露易丝最后的尖叫中。

 

在露易丝死后,这个问题更是无解,从某种意义上露易丝成为了他心头的朱砂痣、白月光。他怀着无比内疚的心情去祭奠她、缅怀她,任由时间和回忆将她原本就美好的模样打磨的熠熠闪光。但布鲁斯才是让他变得无比真实的存在,连接着鲜血的铁锈味、骨骼断裂的清脆声响、爆炸中烧得焦糊的蛋白质以及刺穿耳膜的尖叫求救,连接着酒馆中甘冽的酒精香气、哥谭海港的咸腥、凌晨四点的薄雾水汽以及堪萨斯农场上一望无尽的金。布鲁斯就像他的锚,把他这个氪星遗孤稳定的栓在了这颗需要他守护的脆弱纤巧的蓝色星球上。

 

布鲁斯从瓦砾堆中爬出来,啐出一口血,盯住对面大他三倍的金属人,也许超人只需要闪亮亮的飞过来,然后把他砸进地里,但蝙蝠侠做不到,他深知自己被受压迫的脊骨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左眼眶火辣辣的肿胀着疼,面具左扇被击碎,血液顺着眉骨流下眼角。他的脑神经突突的跳着疼痛,一个个方案在实战面前被击得粉碎。蝙蝠侠摇摇晃晃的撑住身体,看着金属人在电网的高压电流中咆哮着倒下,挣扎着举起发射器,他深知自己无论如何也避不开那最后鱼死网破的一搏,他呛着血咳嗽着,“克拉克……”他听见自己破碎的低语,但又好笑的咬住了舌尖。

 

克拉克在大气层外听见了布鲁斯的呼唤,也听见了他喉间呛血的声音。他又一次绝望的意识到了自己的力不能及,绝望地听着布鲁斯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渐趋于无。克拉克抱起躺在废墟中的布鲁斯,手掌覆上了他胸口被高能粒子束洞穿的圆洞。克拉克站起身,热视线灼穿了金属人的机芯,他用披风裹起怀中的尸体,飞向拉萨路池,他不允许布鲁斯死亡,单就布鲁斯双手平放在胸前躺在铺着白色花朵的木棺中的想象就让克拉克愤怒几欲嘶吼。

 

他脱去蝙蝠侠的盔甲,将布鲁斯小心翼翼的放进池水里,他注视着布鲁斯的面孔慢慢沉于池水之下,身上的血迹稀释成淡红。也许布鲁斯醒来会失去神智,也许他会变成一个怪物,但他终究会好起来的,克拉克注视着沾满鲜血的手掌,我会帮他好起来。

 

他搂住从水面下窜出的布鲁斯,双手轻柔地按着他的肩胛骨,“你很好,布鲁斯,没事的,你活过来了。”他贴着布鲁斯的鬓角,压低声音,近乎诱劝的安慰着。

 

“你…是谁?”布鲁斯本能的抱着克拉克温暖的身体,上下牙齿打着颤,问话断断续续地从他的齿缝中挤出。

 

“我是克拉克,我回来了。”克拉克升高了体温,但布鲁斯的身体依旧冰凉僵硬。

 

“你骗我,你骗我。”布鲁斯开始拼命挣扎,他的手肘毫不留情的砸在了克拉克的眼眶上,“克拉克不会、不会……”他似乎是被自己呛到了一般打了个激灵,“他恨我。”

 

“我不恨你,布鲁斯,从来没有。”克拉克松开手,布鲁斯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克拉克望着布鲁斯一直退到后背紧紧贴在石壁上,望着他像一个被噩梦吓破胆的小孩一样缓缓蹲下身子,蜷起腿,将脸埋进臂弯里。

 

“那克拉克为什么会恨你呢,布鲁斯?”克拉克坐在布鲁斯旁边,悄声问。

 

半晌的沉默,就到克拉克以为布鲁斯不会开口时,布鲁斯朝他抬起了脸,“露易丝死了。”克拉克看见了他湿漉漉的睫毛和眼睑和那双他熟悉却又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不知所措的眼睛。

 

“那不是你的错,布鲁斯,是我没有来得及救下露易丝。”克拉克望着布鲁斯,温热的手掌握住了他的肩头。

 

“我骗了你。”布鲁斯转过脸,抖掉了克拉克的手。

 

“为什么你要这样想?”克拉克皱起眉头,不安蚕食着他的心脏,他急欲搞清楚布鲁斯的脑子里究竟混杂了些什么,迫切地想将他拉出禁闭他的长着幽暗苔藓的深潭。

 

“你觉得布莱尼亚克赢了吗?不,布鲁斯,是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抓住了你,我复活了你,是我们赢了,布鲁斯,你得知道这个,”克拉克扳过布鲁斯的脸颊,深深地注视着那双眼睛,企图透过那些混乱直视到布鲁斯的灵魂,“我最珍视的人一直是你。”

 

布鲁斯眨着眼睛望着克拉克,尽管他听不清克拉克说了些什么,但他喜欢从克拉克一开一合的双唇和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太阳般的热力。也许我们应该接吻,他想。这个念头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它叫嚣着压过了所有的混乱恐惧与不安,他碰上了克拉克的嘴唇。我们需要这个。布鲁斯在克拉克的怀里叹息,我们需要这个。

 

那些看似似是而非实则笃定珍贵的感情、那些落在心头沉重万分的执着与承诺、那些游移不定怯懦猜忌、那些莽撞大胆自以为是,早已发酵在了心底,荡成了唇舌间那抹苦涩的香味,烙印在彼此的双唇间。


END

————————————————————————————

妈耶,我再也不想带露姐玩了,太肝了。

逻辑可能已经离我而去了,大概就是布鲁斯以为真爱子弹其实是个陷阱这让超人疏于了对露易丝的保护以至于露易丝死亡。而超觉得布鲁斯就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救了蝙蝠侠,

露易丝死后超觉得他需要透透气,但布鲁斯醒来后就是觉得超对他又失望又生气,所以超在外太空游荡时布鲁斯就不要命的去阻止进攻大都会的金属人,结果超没来得及救下布鲁斯,但他带布鲁斯泡了池子。


布莱尼亚克:搞毛呀,弄得老子也很糊涂好吗?本来想着趁超人不在悄咪咪的戳一下蝙蝠侠的,但怎么还带池子这种设定?喵喵喵?



评论(6)

热度(85)